七夕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推薦 精選

【晨曦冒險團】(27)【作者:逛大臣】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神女賦】(41)【作者:小隱者】

下一篇:【精靈姬遊記】(01)【作者:多人】


作者:逛大臣
字數:11678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二十七章:村莊的寶藏

  寫得感覺非常,極度糟糕,有好的構思來不及展開,還進入瞭賢者模式,沒什麼h…
…這章就當做鋪墊,希望下一章能弄好吧。
會不會停筆好一些?

  —————————————————————————————————
———————————

  庫曼村,一座蘭湖王國與斯琴王國交界處,倚靠大山而再普通不過的村落,
這裡沒有馳名天下的特產,沒有英雄賢者的事跡,山雖大卻不見多少魔獸與機遇
,就算是足跡遍佈大陸的冒險者與旅行商也鮮會來到此地。

  無疑,村民的生活閉塞而平靜,種田、勞作,偶爾離開村子賣掉作物並購回
村子裡沒有的生活必需品,日子就是如此簡單,就算是那些刺激嚇人的山賊、魔
獸也不會出現在他們的視野內。

  但這一日,一直保持著平靜的湖面卻掀起瞭陣陣漣漪,墜入湖面的並不是石
頭,而是那遠比湖還要美麗,堪稱絢麗奪目的寶石。

  這是兩名容顏傾世的女子,其中一名驕傲地走在前頭,淡金秀發在陽光下飄
揚並灑出炫目的星彩,將嬌軀緊緊包裹並勾勒出玲瓏有致身材的藍白冒險者裙裝
是村民未見的靚麗,也展現出瞭這名少女的颯爽英氣,而走在後面的另一名少女
,則有著深黑如夜的及臀長發,她著一件同樣墨黑的連衣裙地面無表情踏出優雅
的步伐,她的氣質、姿容、舉止隻能以完美來形容,就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與神女,高貴典雅。

  這樣的她們,根本就不是這小小村落應出現的景色。

  「簡直就是女神下凡啊……」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農咽瞭咽口水,年老還勞作
的他看上去黝黑幹瘦,怎麼看也不是年輕氣盛的類型,但有些松垮的褲子卻產生
瞭明顯的凸起,那幹巴巴的老臉也有些黑紅瞭。

  「要是我能有她們一半,不……百分之一的美貌就好瞭。」一名二十來歲的
村女望著少女的絕色容顏露出瞭無比羨慕的目光,這目光中沒有半分嫉妒,不是
她純潔善良到沒有瑕疵,而是在這種已不是一個層面的美貌面前凡女隻能產生敬
畏,根本就沒有嫉妒的資格。

  如果說有什麼美中不足的,那就是這兩名絕色女冒險者的身材固然妙曼,卻
因胸前的平坦顯得有些青澀貧瘠,略有些不符合村民的擇偶觀,但其他方面的魅
力點卻完全可以掩蓋這份不足,令她們擁有毋庸置疑傲視群芳的女性魅力!

  「看樣子龍香很受歡迎啊。」感受著四面八方投來的視線,依舊沒有絲毫表
情的黑發少女發出瞭清冷動人的聲音。

  「那是自然,本小姐的魅力可是舉世無雙的!讓他們看吧,就當做是本小姐
的恩賜瞭,反正這裡的村民又沒錢又沒實力,也不敢打我們的主意!」金發少女
昂起臉,驕傲地笑道。

  「媽媽,我要娶那兩個大姐姐做老婆!」就在這時,一旁傳來瞭稚嫩但充滿
渴望的童音。

  金發少女的笑容微微僵硬瞭一下,一旁的黑發少女則開口:「童言無忌。」

  「對,隻是小孩子的無心之言,不用在意。」金發少女連忙點瞭點頭。

  這一金發一黑發俱是絕美的少女,便是在晨曦冒險團分散之後結伴而行的龍
香與幽月瞭,作為愛好旅行冒險的少女,龍香積極地進行著高難度任務的挑戰,
也將視野放在過去不曾踏足的區域以便在爭取積分的同時更好地在這座大陸冒險
,而似乎對任何去向都不會表現出主觀好惡的幽月自然沒有反對龍香的想法,這
也令她終於能好好地滿足自己的探險欲望,在幽月的支持下她甚至挑戰瞭七階魔
獸盤踞的領地並且全身而退,這令龍香對接下來的冒險充滿瞭自信,以至於在短
短不到半個月內就離開瞭蘭湖王國的邊境,向更遙遠的國度探索。

  「等希雅回來,我們這一組的積分肯定是第一!」當初,龍香自信滿滿地對
幽月這麼說著。

  但又是為什麼?她們來到瞭這個不起眼的村莊呢?怎麼看,這都不是需要冒
險者執行任務的地方。

  「廢瞭這麼大勁,總算確定秘寶就在這邊的山裡,不過山這麼大,還是大海
撈針啊。」在庫曼村中走瞭一圈,龍香忽然嘆瞭口氣,她看似大發感慨,聲音卻
很輕,也隻有最近的幽月才聽得清楚。

  不過從她堅定的眼神就能看出,這名愛好探險的少女並沒有失去信心。

  「找一個村民作為向導如何?雖然他們未必知道秘寶的所在,但多少會有一
些線索。」幽月提議道。

  「好主意,不愧是幽月!」龍香頓時眼睛一亮,其實這隻是來到陌生區域尋
找寶藏很普通的做法,但不知為什麼,和幽月走瞭一路的她倒是漸漸對這個甚至
比自己還要完美的黑發少女產生瞭依賴感,盡管她大多數時刻都是一言不發。

  龍香與幽月來到這裡,並非是為瞭完成冒險任務,而是尋寶,關於這寶藏,
早在一年前還未加入冒險團獨自冒險的龍香就得到瞭一些傳聞,最近經過幾個城
市與酒館的時候又得到瞭一些線索,費瞭好大力氣調查後才總算確定寶藏應該處
於這庫曼村附近的山內,於是她便興致勃勃地來到瞭這裡。

  ——老實說,寶藏的正體根本就是不明的,也無法確定這秘寶究竟是價值連
城還是幹脆就不存在,但是這件事情令龍香在意瞭一年之久,無論怎麼說都是要
探個究竟的,就算所謂秘寶的價值並不是太高少女其實也不太在意,因為她享受
的是這種尋寶追求——以及和幽月在一起冒險的過程。

  當然,在此之前龍香可是拉著幽月連續完成瞭好幾個高難度也高積分的任務
,算得上是超額完成正常任務,說到就要做到,她可不會就這麼讓別人超過自己
呢!

  說找向導,倒也是輕車熟路,龍香很快就找到瞭這個村子裡最合適的對象。

  「放心吧,要說村子裡誰對山上最瞭解,除瞭霍格老爺子之外就是我瞭,不
過霍格老爺子快要七十瞭,所以不方便進山,而我也不比老爺子差太多,山上有
幾棵樹,有什麼花,哪裡有溪流,哪裡會長蘑菇,哪裡有山洞,我都一清二楚!
」健壯的中年人拍著胸脯,對自己的能力百分百肯定。

  在這個村子裡,擁有二階實力的格拉算是比較強大的一人,而且他藝高膽大
,敢於進入偶有魔獸出沒的山中采集藥材與狩獵,由於運氣不錯幾次遇到危險也
是化險為夷,並憑借自己的經驗與能力攢下一筆錢造瞭一棟兩層樓的房子,也算
得上是村中的一方富戶,且由於善良仗義的緣故頗得村民尊重。

  這樣的人,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龍香回想起之前打探到的情報,再將這個被
自己與幽月的美貌驚艷到且滿臉欣賞的男人上下打量瞭一番,暗自想著。

  嗯……雖然不喜歡男人,不過這個大叔看上去還是挺老實的樣子,隻是一個
鄉下人,不會和那些商人還要貴族那樣有那麼多花花腸子吧?而且以這種勉強算
是兩階的實力,根本就威脅不到自己。最重要的是,在這個村子明顯沒有善良女
子這類的角色能擔當向導。如此想著,龍香對眼前的男人點瞭點頭,發出那凜然
而又醉人的聲音:「那就麻煩你瞭。」

  「能給強大的冒險者,還是這麼漂亮的姑娘作向導,是我的榮幸。」格拉露
出憨厚的笑容,聽到這話龍香隻是輕輕地點瞭點頭,卻沒註意到自己的俏臉飄上
兩朵紅雲。

  對於登徒子的阿諛奉承,少女厭惡而鄙夷,但這個村民確實是發自內心地誇
贊著自己的實力與美貌,那麼也沒有什麼需要鄙夷與抗拒的理由瞭,畢竟優秀總
是需要得到承認的啊。

  「那麼,不知兩位冒險者小姐打算什麼時候進山呢?」格拉說道,龍香能感
覺到男人的目光不斷地在自己的臉蛋與身體間掃視,對此她已經是習以為常——
能不被自己美貌打動的男人還不存在呢!

  「先等等,你們村子的旅館在哪兒?我們得整理一下行李。」龍香對格拉問
道。

  聽到這個問題拉格微微一愣:「我們村裡……沒有旅館,但如果兩位小姐打
算留宿的話可以到我傢裡暫住,雖然條件不是很好,但休息還是可以的,我傢在
村子裡也算是比較大……」

  「這……」龍香聽到格拉的話後微微猶豫瞭一陣,居然沒有旅館?這個村子
的落後真是比想象中還要誇張啊……她倒不在意條件簡陋,但在一個陌生男人傢
借宿這實在是……本身對男性的排斥再加上曾經某些難以啟齒的回憶令龍香心理
上有些抵觸,同時又不禁想到——讓自己和幽月兩個超級美少女和你同居,想得
未免也太美瞭吧!

  想到這裡龍香卻不知聯想到瞭什麼,不禁紅瞭紅臉並且白瞭格拉一眼:「你
這大叔,不會是想占本小姐和幽月的便宜吧?你要是敢動什麼壞主意,那可別怪
本小姐劍下無情瞭!」

  金發美少女紅著臉一白眼在自己看來沒什麼,可對這輩子甚至沒有上過女人
的格拉來講卻堪稱風情萬種,令他不禁呆愣當場,過瞭好一會兒才在龍香逼視的
目光下連忙說道:「兩位小姐漂亮得和像公主一樣,我怎麼敢亂打主意?請放心
,我絕不會冒犯兩位小姐。」

  「看起來倒是可以相信。」一直沉默的幽月此時突然說道。

  龍香本也沒將格拉當做壞人,此時聽瞭對方的一番辯解卻感到頗為有趣,又
見幽月開口,也就下瞭臺階點點頭:「看起來你是不敢瞭……那麼走吧,讓我看
看你的豪宅到底長什麼樣!」

  格拉無奈地點著頭,可卻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得前所未有之快……

  「幽月,怎麼樣?還有這個大叔沒有偷窺吧?」伴著銀鈴般的笑聲,少女推
開瞭老舊的木門,接著炫耀似地轉瞭個身,展現著少女用於進山探索的新服裝。

  幹練的熱褲遮擋住瞭少女的大腿根及神秘地帶,卻露出瞭其下雪白無暇的半
截大腿,使之極具青春活力地暴露在空氣之中,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格拉看來
這份堪稱耀眼的白甚至令光線都微微扭曲,仿佛平常都藏在少女裙底的奢華玉腿
令光的精靈都流連忘返瞭。

  「很漂亮。」黑發少女平靜稱贊帶來的成就感遠比一旁男人那極度驚艷的目
光要強得多,驕傲的少女難得露出瞭甜美的笑容:「還是我傢幽月有眼光!」

  但剛剛說出這話龍香的臉一下就紅瞭:「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啦,幽月你明
白的吧?你也不要亂想!」

  「啊……是……」已是口幹舌燥的格拉愣愣地說道。

  既然要上山,那麼繼續穿著那套衣裙顯然是不適合的,而換上瞭一套更簡潔
清爽的冒險者服後,龍香的殺傷力似乎更加強大瞭。

  「那麼,留在村子裡收集情報的任務就交給幽月啦!」笑吟吟地對幽月說瞭
之後龍香拍瞭拍愣神格拉的肩膀:「好瞭大叔,出發吧!」

  在格拉木訥的應答聲中,尋寶少女與秘寶的邂逅,就此開始瞭。

  —————————————————————————————————
————————————

  身穿著純黑連衣裙的典雅冰山美少女獨自行走在村中,就算隻有一人,還是
顯得如此引人註目,而她不時飄然來到某個村民面前對其發出問詢,更是令後者
驚喜得幾乎窒息,卻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

  龍香與向導格拉已經進瞭山,而幽月則獨自留在村子裡探索情報,這麼做當
然不是因為兩人不睦,而是為瞭將效率最大化,畢竟作為離秘寶最近的地點,這
個村子多多少少應該會有相應傳聞,而說不定,這些傳聞就是找到秘寶的關鍵。

  此外作為一個周圍沒有什麼危險的村莊,一般而言有什麼危險隻憑龍香自己
的實力都足以輕松面對瞭,更不需要幽月陪同,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當龍香與幽月
在一起總會不免對後者產生依賴,而這種依賴,她可不情願被陌生的男人看去瞭


  而且一直這樣子,總歸是不行的吧?我也需要多多依靠自己,這才是本小姐
獨立冒險的精神啊——龍香這樣的想法,其實幽月看得一清二楚。不過對此,她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示,從來都沒有。

  不知不覺中,幽月走進瞭略微陰暗的小巷,這種巷子往往是城市內的灰色地
帶,在本身建築不多且稀疏的村莊倒是頗為少見,而相比起其他美麗少女進入這
種陰暗地帶的格格不入,幽月卻像是直接融入瞭這種陰暗或者說黑暗的氛圍,並
且融入墨色,宛若成為這黑暗之地的女王,不,是女神。

  就在這時,幽月的身後傳來瞭一聲有些試探的聲音。

  「這位小姐……」

  「有什麼事麼?」似乎毫不意外地,幽月直接轉過身去,俏臉不起絲毫波瀾
,轉身的動作不曾令裙擺揚起分毫,似乎正闡釋著這少女如黑夜一般深沉而無限
深邃的本質。

  「咕……」搭話者卻直接咽瞭一口唾沫,此時兩眼瞪得老大,目不轉睛地頂
著黑裙黑長直絕美少女的嬌顏連呼吸聲都粗重幾分,盡管之前遠遠就對這少女的
有瞭關註,並在搭訕之前做好瞭準備,但有什麼比得上如此近距離地欣賞這夢幻
美貌,並且得到這位少女的註視與搭話?

  隻是望著這塵世間難以存在的美貌,聽著那冰冷卻如天籟的聲音……他便感
覺到自己的身體僵硬,而又顫抖沸騰。

  似乎,隻是與眼前的美人對視已是令他得到瞭靈魂升華的享受與殊榮,作為
一名鄉野村夫此生都該無憾瞭。可人總是無法滿足的,已是得到這種殊榮的男人
不禁感到自己何等優秀成功,並期待著更進一步……於是他身體顫抖著勉強告知
自己鎮定,卻對黑長直的冰山美人露出討好的笑容:「小的名叫亞力克,在這庫
曼村也算是有些人脈,聽說小姐是在打聽關於」那件寶藏「的情報?」

  「對。」幽月隻是言簡意賅地說出一字,腦袋幾乎微不可察的一點,可就是
說出這一字就好像給亞力克灌瞭迷魂湯一樣又被眼前絕色美人的魅力震撼,以至
於他的身體由於激動顫抖得更加厲害,那帶著惶恐與欲望的笑容就像是皺起的老
菊花一般。

  這個男人看起來約有三十歲出頭,個子與作為女性的幽月相當,身材略瘦,
皮膚略黑——但相比起這村中的普通村民算稍白一些,大約是更少下地勞作的關
系,此時的他搓著雙掌,一臉神情具備流氓混混的流裡流氣,可在冒險者面前他
當然流氓不起來,隻是滿臉諂媚而已。

  「既然如此,那可再好不過瞭……啊,我是說,小的正巧有相關的情報,真
是榮幸不已……」亞力克的笑容愈發濃鬱瞭。

  「如果你願意將情報告知的話,這邊感激不盡。」幽月如此說道,盡管尋找
已久的情報在眼前出現,不過她依舊是神情冰冷,語氣不起一點波瀾。

  「能幫助到小姐就是我最大的榮幸,怎麼敢讓小姐感激呢?」亞力克笑容燦
爛:「但如果小姐願意支付一些報酬,小人更是樂意至極瞭……」

  「不過……」亞力克用手攏住嘴,做私密狀:「這件事事關重大,為瞭避免
泄露,不知小姐能否到我傢相談呢?」說到這裡,他的聲音已是激烈顫抖,一雙
眼睛一眨不眨地緊盯著黑發少女那絕世容顏。

  「可以。」當亞力克的心幾乎提到嗓子眼,幽月依舊冰冷的話語傳入耳中,
這一下子,令他感覺自己要升天瞭。

  ……

  「美麗的冒險者小姐,請!」笑容洋溢的男人將房門打開,黑發少女沒有絲
毫猶豫地便踏入其中,進入這坐落在村子最東面,與最近房子也相距近百米,地
處偏僻,陰暗潮濕的小屋,緊接著男人就帶上瞭房門,令這本便處在偏僻村落之
偏僻的陰暗小屋徹底顯出瞭猶如地下室般的黑暗。

  甚至,這黑暗令亞力克自己都有些愣神瞭,這是什麼情況?雖然自己傢窗戶
小,不朝陽,並且將它天氣陰還是下午,但也不至於暗成這樣吧?這種感覺倒像
是傍晚,夕陽已矣,月亮顯形的時候。

  難不成,是身邊這神秘的少女,帶來瞭這種黑暗?望著黑裙黑發的絕美少女
,亞力克驀然生出這種念頭,卻見這堪稱姿容絕世的美人就這麼俏立著,紫水晶
般的雙眸猶如夜空中的星辰,格外平靜地看著自己,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亞力克的心猛地一跳,一種強烈的沖動油然而生,但他強制地令自己冷靜瞭
下來,並回憶起先前準備的那一套說辭。

  「真是不好意思,寒舍簡陋,連張椅子也沒有,如果小姐不介意的話,就坐
在小人的床上吧?」說到這裡,極力保持著紳士般殷勤模樣的亞力克目光卻猶如
餓狼一般,油綠油綠。

  幽月沒說什麼,隻是平靜地走向瞭那張不大的木床,用淑女的坐姿坐在瞭床
沿,而緊隨其後的亞力克則裝作對少女美貌並不覬覦般,施施然地坐在瞭床上—
—接著便響起瞭木床不堪重負的嘎聲,亞力克有些尷尬地把屁股一挪,分明離得
幽月更近一分,兩人的大腿幾乎都要貼到瞭一起。

  接著,亞力克不禁欣賞起少女近在咫尺的容貌,望著那晶瑩剔透的雪白肌膚
,為連衣裙包裹的玲瓏有致身材,還有那堪稱完美的容貌,他不由得發出由衷的
贊嘆:好美!

  既不是奸詐的商人與貴族,也不是有豐富人生閱歷的老人,隻不過是一介村
中遊手好閑之輩的亞力克演技能高到哪去?恐怕也隻有最純情的村女才能被這種
灼熱視線註視著而察覺不到對方心意瞭,但作為精英冒險者,更有著絕美容貌與
神秘氣質的幽月卻隻是一臉平靜地任由這個男人以貪婪目光將自己打量,究竟是
渾然不覺,還是毫不在意?

  在這封閉的房間,如此接近的距離,莫說幽月是有著強大實力的冒險者,就
算她隻是一名普通少女也能清晰地聽到身旁男子不正常的快速心跳聲,並感受到
他撲打在自己如玉臉頰上的灼熱吐息,乃至於那淡淡的體臭味。宛若女神的無暇
少女對此卻毫不在意地偏過頭,用那雙澄澈絕美的紫眸平靜地註視著男人,隨即
開口:「可以說瞭麼?」

  冰冷的話語,乃至幽月輕啟紅唇的呵氣如蘭,幾乎要令男人為此瘋狂!

  一時間,亞力克分明感覺到有一股熱流自小腹而起,如同火山爆發般即將炸
裂的欲望根本就無法抑制!他的呼吸粗重瞭起來,伴著木床嘎然作響的明顯動靜
他將大腿挪得離幽月更近,這一回,分明令雙方的大腿真正貼在瞭一起。

  這一下,卻像是寒流穿過身軀,令亞力克身體一顫,接著眼中就湧現瞭濃濃
的驚喜。

  好嫩!好軟!好滑!

  怎能相信,這竟然是隔著自己的褲子再加上一層連衣裙能感受到的觸感?亞
力克曾聽說詩人將女子的肌膚比喻得如絲綢一般光滑,有幸摸過絲綢的他從不相
信,可現在他卻意識到原來的自己見識何等短淺,這位美人的肌膚豈止是如絲般
光滑啊,就連她的漆黑長裙也具備著如同神之造物的細膩美妙,而她本身的玉體
,隻怕更是任何凡物都無法比擬的稀世瑰寶瞭。

  而這一下,也算是亞力克的試探,而對於這試探,黑長直美少女依舊面無表
情,也並未挪動那修長纖細,嬌嫩光滑的美腿,任由亞力克用他的大腿接觸著,
感受那仿佛冰玉的絕妙觸感。

  這算是……好的開始?亞力克驚喜莫名。

  老實說,他對這美得簡直不像凡人的冒險者少女充滿瞭渴望,這很正常,那
個男人能抵禦絕色少女的誘惑?可他這種渴望卻異常強烈,並不是在路上見到一
個美女而進行意淫的感覺,而是很認真地,打算為此努力,付諸實踐的渴望之情
——或許這麼說有些純潔高尚,事實上這隻是一種猶如野獸,想要將最好的異性
占為己有的欲望!

  可區區一個一事無成的村民,有什麼資格擁有這樣的絕色美人?就算說他癩
蛤蟆想吃天鵝肉都算是抬舉瞭!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可就是有一種聲音在他心中響起,告知他與這名黑發少
女的緣分,他能夠接觸她,深入她,得到她,占有她!這未免太過玄虛,可偏偏
連神都不信的亞力克卻對這種奇異的預感深信不疑。

  「美麗的冒險者小姐,不要著急嘛,在提及那件事之前……我們先聊一聊,
彼此熟悉一下怎麼樣?小姐初來乍到,一定對庫曼村知之甚少吧?小的我從小就
生活在這裡,可以將每一件事都細細講給小姐,這對小姐的冒險,或者說尋找那
傳說中的」秘寶「,也很有幫助對吧?」亞力克諂笑著並觀察幽月的反應,盡管
充滿渴望,但他知道這個少女恐怕擁有著能將自己碎屍萬段的力量。

  對於亞力克這明顯的拖延與轉移話題,幽月那比明月更皎潔的美麗面龐沒有
代表憤怒與其他情緒的表現反映,卻令亞力克愈發緊張起來——他可是聽說有一
些強者不喜形於色,但一言不合就動手殺人的,誰知道這冰山少女是不是心狠手
辣的女惡魔?但接著,幽月的回答令他一下子放松下來,並如沐春風。

  「麻煩你瞭。」

  明明是不含一絲感情的聲音,在此時的亞力克聽來卻是如此悅耳,比天籟還
要好聽一百倍!

  「不麻煩,一點也麻煩,隻是能和小姐說話小的就無比榮幸瞭……」亞力克
幾乎傻笑著,這方面倒是非常實誠:「對瞭,不知小姐的名字是……?」

  「幽月。」即便提到自己的名字,這宛如從天上降下的聲音依舊如此清冷。

  「幽月……幽月……好名字!高貴冷艷,簡直就如同女神一般!」亞力克念
叨瞭兩遍,眼睛一亮便情不自禁贊嘆,本就堪稱完美的幽月在他眼中似乎更加美
麗瞭幾分。

  而對於這一番誇贊,幽月依舊是面無表情,可越是如此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姿
態就令亞力克的渴望愈發強烈。

  「那麼,幽月小姐我們就先從庫曼村的來歷講起吧,別看我們村子小,但我
們村子可是有五百年歷史的!五百年前這裡還不是斯琴王國的領地,而是一個小
國的領地,當時赤霽帝國偉大的紅焰將軍庫瓦丹率領帝國赤焰軍團以輕微代價便
將這個國傢摧毀,國民與王室全部降服,我們村的先祖庫曼就是紅焰將軍麾下的
一名什長,由於當時年事已高厭倦戰爭並且受傷,就與幾個戰友留在瞭在安全的
地方,並召集瞭一些流民建立瞭庫曼村……」

  為瞭盡可能地延長與幽月相處的時間,亞力克特意放慢語速,做出一種懷念
過去,敬畏歷史的姿態,並試圖觀察幽月的反應,見到幽月沒有絲毫不耐煩的樣
子,他姑且放下心來,繼續講述著那由他添油加醋的歷史,甚至是一些對尋寶與
瞭解村莊幾乎沒有幫助的雞毛蒜皮小事。

  平心而論,單單是能坐在這裡,嗅著幽月的體香,並以大腿感受著那玉腿的
滑嫩就已經是亞力克畢生難求的幸福瞭,但欲望總是會膨脹的,望著幽月那驚心
動魄的美麗,亞力克不禁想要更進一步。

  「其實我們村子也不是一直都這麼偏僻的,我爺爺,啊,就是我之前跟您說
的那位……他告訴我在兩百年前村子裡倒是有不少冒險者,當時村子裡還有用於
招待他們的酒館,不過當時發生瞭一件事情……」

  「這件事情要說的話,可能對小姐你有些冒犯……」說到這裡,亞力克變得
吞吞吐吐的。

  「請說。」

  「既然是幽月小姐的吩咐,小的就冒犯瞭……當時,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冒
險者來到瞭我們的村子,她穿著華貴的衣服,皮膚好像牛奶一樣又白又嫩,似乎
是一位貴族傢的大小姐,並且有著接近四階的強大實力,我們村裡從來沒有來過
這麼漂亮強大的女人……其實這也是第一個到這裡來的女冒險者……」說到這裡
亞力克露出向往之色,接著看瞭一眼幽月這幅神情立即變化:「當然我相信幽月
小姐一定比那位大小姐還要美麗得多……」

  幽月那雪白清冷的臉上依舊沒有絲毫表情,亞力克已是習以為常,幹笑一聲
繼續說道:「那一位大小姐非常驕傲,因為在酒館裡被喝醉酒的傭兵調戲就砍斷
瞭那個傭兵的手,所以當時村裡人都非常敬畏她,但後來……當初被砍掉手的傭
兵找來瞭同伴,在山中設計瞭陷阱,捉住瞭沒有防范的貴族小姐,接著……將她
輪奸瞭……」

  亞力克小心翼翼地看瞭幽月一眼:「被凌辱的大小姐揚言要殺光侮辱她的傭
兵,卻被帶到瞭村裡來,傭兵將貴族小姐的嘴捂住,並帶上面罩,邀請瞭村裡的
醉漢侵犯她,村裡人從沒玩過皮膚這麼嫩,這麼白,小穴這麼粉嫩多水的女人,
結果到後來村裡的每一個男性冒險者都把這位貴族小姐玩瞭一次,都在她的小穴
、後穴裡射瞭不知多少精液……一開始她還呵斥,怒罵,卻被艸得更加用力,被
侵犯到十幾次高潮,滿身都射滿精液的她隻好哭喊著求饒,並且含淚去舔傭兵的
雞巴,到後來她屈服瞭,迷戀上肉棒的她乖乖地為每一個男人擼、舔肉棒,甚至
成為瞭酒館的招牌……但是,這件事情最終被領主發現瞭,領主將傭兵一網打盡
,還殺瞭不少參與此事的村民,酒館也被燒瞭……後來,就很少有冒險者來到我
們的村子瞭……」

  可以說,說這一段話的亞力克是提心吊膽的,因為這件事實在是太侮辱女性
瞭,但幽月還是那麼平靜,沒有神態變化,沒有動作姿態,就連「哦」一聲也不
曾出現。

  這給亞力克傳遞瞭特別的信號。

  「聽到我說女冒險者被侮辱玩弄的事情還這麼認真地聽著,其實……心裡頭
是覺得這件事情很有趣的吧?對啊,不然她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此時應該惱羞成
怒並且警戒起來才對,被這麼明顯的暗示瞭還這幅清高的樣子……要麼她實在太
無知瞭,要麼,其實這個美得冒泡的小妞其實是一個悶騷,心裡是在期待這種事
情的?」

  「對啊!」亞力克一下子精神一震,挺直瞭腰板並差點歡呼出聲:「不然她
為什麼要跟我這個小人物在這裡浪費這麼多時間?就算是聖女也沒有這麼好的耐
心,早該拔出劍逼我說出情報,或者轉身離去瞭!她心裡是渴望著的,隻是不好
意思說出來,而且需要一個理由罷瞭……」

  自作主張的,亞力克不禁意淫起來,並以此賦予自己肆意妄為的勇氣。

  「很好……這樣的話……美麗的幽月小姐,你一定是屬於我的!」

  放在西大陸,亞力克隻是一個絲毫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可在庫曼村中,年輕
時曾經外出生存,做過吟遊詩人與各種職業的他卻能算是見多識廣之輩,平日裡
說大話,哄騙村民也不會被識破,這樣的他對自己的智慧不免產生瞭一些自信,
此時這種自信在某些玄虛預感的幫助下甚至膨脹到瞭足以將這美若天仙冒險者少
女玩弄於股掌,令她乖乖對自己寬衣解帶的地步。

  他該慶幸自己遇到的不是另一位絕色美少女龍香,不然別說撫摸玉腿甚至更
進一步瞭,此時的他早就被那令人垂涎的修長美腿一腳踹飛瞭。

  「啊對瞭,幽月小姐想要的是關於傳說中」秘寶「的情報對吧?」心中已是
有堪稱荒誕打算的亞力克臉上的表情與之前虛偽瞭許多,同時他做出瞭一個大膽
的動作——將自己的手掌抬起,輕輕地放在瞭幽月那由黑色連衣裙包裹的玉腿上


  好棒的觸感!亞力克激動得渾身打顫,手也一滑,竟然直接在幽月的大腿上
撫過一遍,銷魂的觸感令他流連忘返,早就頂成小帳篷的分身更是堅硬如鐵瞭。

  而對於亞力克這絕對算是冒犯到放肆地步的動作,幽月面無表情輕輕點頭做
出瞭回應。

  「嗯。」

  「嘿嘿……」亞力克不禁笑瞭起來,他繼續撫摸著幽月那格外光滑還有些冰
涼的美腿,甚至將自己的手指觸及瞭那格外私密的大腿內側……

  「幽月小姐知道嗎?以前那個被輪奸最終變成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模樣的貴
族小姐,來到我們村也是為瞭找到那個傳說中的秘寶哦?」

  這句話是怎樣的含義?亞力克仿佛見到幽月那一直沒有半點波瀾的絕美臉蛋
掠過一絲潮紅與屈辱,接著那雙猶如紫水晶的大眼睛便被一層水霧籠罩……

  好爽!亞力克幾乎要呻吟出聲,這爽在於入侵到一名絕色女子的私密部位所
帶來的刺激與征服感,而幽月的神色變化分明令他的征服感更加強烈!

  但接著,映入眼簾的是黑長直絕美少女依舊面無表情的樣子……這?亞力克
愣瞭愣。

  先前那冰山美人情動的樣子似乎是自己的幻想?不,那絕對是真的!亞力克
格外確信這一點,以近乎狂信徒對信仰的偏執!

  裝,就繼續裝吧!

  見到這個美得簡直不像是人類的黑發小妞竟然沒有絲毫動作,大喜過望的亞
力克頓時色膽包天地欲要更進一步,他的手就這麼放在幽月的大腿內側,隔著這
神秘黑色連衣裙比絲更滑的佈料享受著股間軟肉堪稱絕妙的觸感,臉上則露出堪
稱奸滑的表情,繼續著變本加厲的撫摸。

  這就是觸摸女神的感覺啊……看樣子我可比兩百年前那群笨蛋幸運太多瞭,
撫摸著幽月光滑肌膚的亞力克呼吸愈發粗重,就連眼眸都變得通紅。

  「實在忍不住瞭啊啊啊!」

  在幽月似乎終於流露出一分訝異的目光中亞力克直接脫下瞭自己的褲子,露
出一根釋放著濃鬱腥臭氣朝天挺立的猙獰男根並一把抓住幽月那猶如藝術品般以
最端莊姿勢輕輕放在大腿上的玉手,用這玉手握住自己的陽具並用力擼動起來。

  在幽月柔若無骨,膚如凝脂的雪白小手拂動之下,青筋暴露的肉棒劇烈抖動
著,終於用力一跳,爆發出瞭濃濃的白漿……

  進行瞭今生最誇張的一次發射,並大口喘氣足足一分鐘後,亞力克忽然露出
瞭極為震驚的神情,接著滿臉惶恐諂媚地看向依舊面無表情,然而那絕美臉龐、
純黑連衣裙與黑色秀發皆染上腥臭白濁的幽月:「幽月小姐,你,請聽我解釋…
…!」

  ……

  直到夕陽西下,與夜色一樣黑暗的少女才飄然地來到瞭格拉的房門前,依舊
那絕世的美貌,與同為絕美少女的同伴相會瞭……

  —————————————————————————————————
—————————————

  小劇場:

  龍香:這一章又是本小姐出場瞭呢!能先其他人一步來到村子,感謝貼吧裡
投票的朋友!……不過,幽月受到瞭糟糕的對待……真是可惡的男人!

  亞力克:龍香小姐是也打算向幽月小姐一樣讓小的好好撫慰一番對吧?

  龍香:……你這個臭男人吃本小姐飛踢啦!

  亞力克:呃啊啊……(飛)

  幽月:說到底,這隻是開始而已。

  龍香:唔……幽月居然要和這種臭男人……真是令人不甘心……不過就連本
小姐也……

  幽月:那麼就請大傢準備大臣恢復狀態之後的下一章吧,雖然不確定是什麼
時候。

上一篇:【神女賦】(41)【作者:小隱者】
下一篇:【精靈姬遊記】(01)【作者: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