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推薦 精選

【刺激性經歷】

分类:經典豔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血玫刑場——任麗瓊的故事】(上)

下一篇:【女犬之夢】


今天想去曼都,工作瞭一天真的好累。好在是周五瞭,可以有兩天緩沖的時
間。想想又是寂寞的兩天,除瞭接接吳洋的電話,卿卿我我幾句,說說彼此的相
思;上上成人聊天室,找一個幻想中的帥哥發泄發泄,還能幹什麼呢?

  已經有些時間不到曼都瞭,竟發現又來瞭好多年輕的小夥子,都挺精神的。
我一向喜歡曼都的氛圍,盡管隻是來做做頭部按摩,但還是覺得這裡充滿性的誘
惑。平常在公司見到的都是一臉疲憊的異性同事,一點也沒有性的魅力,可這兒
不一樣,不但帥哥多,又年輕,服務又周到。

  一個小夥子迎上來,禮貌的點點頭說:“小姐,歡迎光臨!”我點點頭。他
是一個約莫20歲左右的帥男,高高瘦瘦的,身材很協調,大約178CM,皮
膚很好,白白的顯得很幹凈,看他的五官,染成金色的長發,粗眉大眼,高高的
鼻梁,嘴唇光澤度很好,牙齒白白的。我一看很喜歡,想今天遇到帥哥瞭!

  他殷勤的邀我坐下,然後把潔白的毛巾搭在我肩上。他咧咧嘴(天哪,那真
帥!)說:“小姐,你真漂亮,經常做美容吧?”他看著鏡子中的我,眼睛亮亮
的,我不敢再看他,臉一紅:“也沒有啊!”

  “有曼都的VIP卡嗎?”

  “哦,沒有!”

  “要不要買一張?1200元管一年,朋友也可以來做的,不限人次,很值
的。”

  要在平常,我早對這種推銷嗤之以鼻瞭,可今天不同,這樣一個大帥哥,我
怎麼好意思直接拒絕呢?我知道他是想賺我的錢!就說:“實在對不起,我沒帶
那麼多現金!”

  我好象真對不起他似的,偷偷的看他一眼,不幸這個小動作被他發現瞭,他
直視我“哦,沒關系,我們可以上門服務,你給我留個地此!”

  我鬼使神差沒有拒絕,掏出一張名片給瞭他,他看看,說“呵!王小姐,你
很厲害啊,這麼年輕都是部門經理瞭!對瞭,我叫林鵬!”

  說完,他開始給我按摩頭部,我很享受,他的力道真好。他的手有意無意的
摩挲著我的面頰,我覺得面熱心跳,覺得身子發軟,我知道我的皮膚很好,又白
嫩又細滑。我看看他,他仍那麼瞇著我,我似乎覺察到他眼底潛伏的火焰,使我
的眼光隻好逃走。

  林鵬按著我的背部,他曲著身子,我能感受到他的下巴擱在我的頭頂,我能
感受到他的熱度和呼吸,我覺得自己有些按捺不住瞭,我想掙紮,可我根本沒有
力氣。他的手在我的腰間巡遊,然後揉揉我的胸部的邊緣,天啊,我完蛋瞭,幾
乎想躺在他的身上,我怕自己抑制不住,隻好就勢趴在前面的工具臺上。他繼續
按著我的敏感部位,我面紅耳赤,吐氣如蘭,任由他在我身上馳騁。上帝救我,
我已覺得我的雙腿間濕瞭,好難受啊。

  象是一場夢,當我靡靡間聽到一聲:“王小姐,好瞭!”我墜入凡塵。抬眼
一看,天哪,那還是我嗎,象是酒後的艷麗的玫瑰。我不好意思的看看他。

  他用手拂拂我的長發,手輕輕撫摩著我的臉,好暖好溫厚,我覺得我已經陷
入瞭欲望的邊緣。

  “舒服嗎,王小姐?”他笑著問,聲音低低的,聽上去有些曖昧,我還覺出
瞭一種譏諷和挪喻。

  我點點頭。

  我結完帳,有點不自然的離開曼都,我能覺得背後的那道目光,象是狼的目
光。

  星期六,我倚在沙發上看電視,臺灣的“甜檸檬之戀”,裡面好幾個帥哥,
說實在的,李威演的端木很漂亮,但也許太漂亮瞭,而且個子不夠高,顯得有些
女,我更喜歡那個JOSH,高高帥帥的,健壯青春,皮膚黝黑,很有男人魅力。
我邊看邊想象被他親吻的感覺,特別是被他運動完後濕漉漉的身體擁抱擠壓的感
覺,下邊不知不覺濕瞭幾次。後來我索性去洗瞭個澡,換瞭一件寬松的睡衣。

  有人按門鈴,我想會是誰找我呢?我在北京朋友不多,親戚更是沒有,會是
誰呢?

  顧不得想許多,我打開門,哦,兩個高高的小夥子!定睛一看,一位正是曼
都的林鵬。另一位則不認識。他和林鵬年齡相仿,比林鵬還高半個頭,差不多1
85CM吧,留的是精幹的短發,樸實而又不失時尚。他和林鵬不一樣,皮膚黝
黑發亮,身型魁梧,很協調很標準,一看就是精於運動的人。他濃黑的眉毛,眼
睛不大不小,很亮很有神,象兩弘幽深的泉水。隆隆的鼻梁,有棱有角的嘴唇,
整齊而潔白的牙齒,一切都是那麼完美。他一身休閑打扮,無意間透著無盡的魅
力和不羈。再看看旁邊的林鵬,簡直就是黑白雙雄。天哪,太帥瞭。

  我不知道自己愣瞭多久,等林鵬象我招呼我才回過神來。

  “王小姐,我是曼都的林鵬,不記得我瞭吧?”

  怎麼會忘記,昨晚害我想瞭你一夜啊!

  我紅瞭臉,趕忙說:“沒有啊,沒有!”

  我側過身子讓他們進來。有些不知所措。我沒意識到林鵬真的會來,我讓他
們坐下,給他們一人一杯茶。

  “哦,王小姐,這是我同事大陽,姓木。”

  我朝木大陽點點頭,他看看我,點點頭,並沒作聲。他的表情有點酷,我很
難想象他做洗頭郎會是什麼樣子,也這麼沉默嗎?要是顧客是女的準會受不瞭的。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王小姐,你傢很漂亮啊!”

  “是嗎?謝謝!”

  “你傢人呢?”

  “哦,我父母在外地。”

  “我是說你先生?”

  “我還沒結婚呢!”

  我和林鵬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以前從沒有過傢裡坐著兩個陌生的帥哥和自
己寒暄的經驗,所以有幾分激動和不安。木大陽依然沒說話,隻是時不時的看看
我。我老覺得有點害怕他。

  林鵬把曼都入會的表格給我,我沒好意思猶疑就填瞭自己的資料。然後去臥
室拿出1200元錢給他。林鵬把VIP卡給我。問我:“王小姐,可以用你的
衛生間嗎?”

  “可以!”

  林鵬離開客廳後,就我和木大陽坐著。我本以為他還不會說什麼,卻聽見一
個毫不置疑的好聽的嗓音說:“你過來!”

  我訝異的抬起頭,猛然看見木大陽輕蔑的看著我,不知何時他點著瞭一顆香
煙。我木然的看著雲霧中他堅定的臉,突然感覺有些緊張,下意識的朝衛生間看
去,可林鵬還在裡邊。我怯怯的移到木大陽身邊,惶惶間感覺到他男性的體溫。
他按我坐下,一隻強壯的手撫摩揉搓著我美麗的臉,他朝我輕輕的吐瞭口煙,徐
徐而又曖昧的說:“你很漂亮,身材也很好!”頓瞭頓,他觸近我耳旁說:“不
過,你欠我的操!”

  我頓時臉漲得通紅,而且完全不知所措。我沒想到他會說出這麼讓我難堪的
話來。我想掙脫他撫摩我的手,可他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隨即扔掉煙頭,兩隻
手都開始向我進攻,想想我哪兒是一個如此孟浪的男人的對手,他的雙手禁錮著
我,使我根本無法動彈。我痛得仰起瞭頭,整個呼吸氤氳在淡淡的男人煙草味道
和體味中。木大陽將我扭過去面對他。我看著他炯炯的自信的眼睛,覺得一切都
完瞭。他的臉漸漸靠近我的,他的呼吸輕拂著我的頭發。說實在的,我有些迷亂,
因為這是我曾經期盼過的一幕。他用刮的幹幹凈凈滿是胡查的下巴和面頰摩挲著
我的臉。他用他男性的臉揉搓著我的,使我腦子一片空白。接著,他性感的棱角
分明的嘴向我的小紅唇府下來,我避之不急,被他的完全蓋住瞭。我感覺到他厚
厚的唇兇猛的蹂躪著我的,我在喘息間張開瞭嘴,他的堅硬的舌頭隨即欺進來瞭,
在我的口中一陣肆略。我感到自己徹底失去瞭抵抗的力量,全身麻軟在木大陽的
身上。他的舌玩弄著我,兩隻手猛然間撕破瞭我的睡衣。我驚恐萬分,兩隻手胡
亂的想遮住豐滿的胸部,可是他的兩隻大手已先我占領瞭我的高地。他使勁的揉
搓著、抓捏著我的乳房,我感到一陣暈眩,兩腿之間猶如蟻爬,我似乎聽見瞭自
己的無助的呻吟。木大陽上邊用他強悍的舌頭蹂躪的我的嘴,下邊用他勁道的手
指捏著我敏感的乳頭。我明顯的感受到我的乳頭硬瞭。不管怎樣,我的身體已經
被他顛覆,已經不再屬於我的心志。一個男人已經開始征服我,盡管我還不願意
承認。我攤倒在沙發上。

  木大陽停下來,他嘲笑的看著我,以一種輕佻的語氣說:“你很想,是嗎?
恩?是不是很想現在被我幹哪?是不是下邊已經泛濫成災瞭?”

  我忍受那種屈辱。一種罪惡的快感油然而生!我崇拜這種不顧一切的隨性的
男人,高傲而又奔放,沒有誰可以阻撓。木大陽抱起我,那樣輕松自如,他來到
我的臥室,把我如拋球一樣扔在我的大床上。我惶然,不知道他還會把我怎樣。
他全身上下嚴實的壓著我,我這時身上除瞭小內褲已經一無所有瞭,我想用力保
住最後一塊領地—陰部,可是木大陽根本不容許我動作,他迅疾給我響亮的兩個
耳光,狠狠地說:“操你媽的,別在我面前裝蒜瞭,昨天就知道你是騷逼一個!”
說完,他輕而易舉的用腳脫去瞭我的內褲,這樣,我已成瞭徹底的赤裸羔羊瞭。

  我突然想哭,許是為我24年來的清白,可是今天就要付之東流瞭。以前的
男友不管多想,我都沒有同意過,最多也就是互相撫摩。可是今天,我必須失掉
我所珍視的一切嗎?我不得不承認我還是有處女情節的。

  “木大陽,饒瞭我好嗎,我……我還是處女呢!”

  “操你媽,我想饒你我的雞吧還不幹呢!處女嗎,那好啊,告訴你,我破處
的技術很棒的,保你爽的叫我爺爺!”

  木大陽淫笑著說。我真的害怕他的無情。一切都還未知,天啊,他會怎麼來
蹂躪我呢?

  木大陽站在我的床上,他緩緩的脫去他的上衣,露出他結實黝黑發亮的軀體,
他的身型很象遊泳運動員,結實強壯而有協調,不顯得過分累贅,一切都恰到好
處。他粗大的喉結隨著吞咽而上下有力的滑動,無比男人。最顯眼的是他的肚臍
往下是一條烏黑的體毛,無比性感的往下延伸,使人忍不住想知道他緊蹦的仔褲
所包裹的下身的樣子。

  我為我的意想而羞愧。我覺得我在木大陽的面前變得越來越下賤瞭。

  “小母狗,給我跪好!”

  我不敢拒絕他的喝令,隻好軟軟的跪在他的面前。當我抬頭看他時,他壞笑
著說:“來,張開嘴,讓爸爸賞你點東西……”

  我無賴的仰頭張嘴,之間木大陽對準我的嘴就吐瞭口唾沫。我啞然失色,在
他的註視下不敢有任何猶如,吞咽下去。奇怪的是我並沒感覺惡心,而是有一種
淡淡男人煙草味道在我的口腔回旋。天哪,我真的……真的變賤瞭嗎?

  “恩,乖,呆會兒爸爸給你更多吃的啊!小騷逼要聽話喔?恩?”

  “恩,爸爸!”

  “好瞭,爸爸獎勵你幫爸爸脫褲子,不過,要用嘴啊!”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是何等的恥辱啊,用嘴脫褲子,虧他想得出。我的天,
他真是個魔鬼啊。可我沒辦法,隻好嘗試著用嘴。好在他的腰帶已被他自己解開,
我猶豫著把嘴湊近他的金屬褲鏈。啪!他給瞭我一個耳光!

  “操你媽,讓你幫是你的榮幸,你還猶豫什麼?恩?”

  我嚇得趕忙跪直身子,毫不猶豫的用牙咬著他的褲鏈往下拉,天,我感到我
的鼻尖觸到瞭他襠部隆起的地方,嗅到瞭那令人迷醉的男人的味道。我的頭發暈,
我的腿發軟,我快跪不住瞭啊。

  可是我得堅持,我怕他嚴厲的懲罰。我用嘴好不容易脫去他的長褲後,抬頭
看著他。他陰陰的看著我,不動聲色的說:“完瞭嗎?”

  我為難的看著他那白色的子彈內褲,說實在的,他的內褲很幹凈,但用嘴脫
內褲就等於拿嘴去親吻他的陽具,那太可怕瞭。而且,而且,他的哪兒高高隆起
一大堆,真的好可怕啊。想想把自己的可愛的紅唇放在他內褲的上沿,你的嘴唇
和鼻子甚至臉蛋都會埋在他的肚臍以下的毛發當中,那無疑把自己徹底的交出去
瞭。

  我企求的望著他,希望他能慈悲,哪怕讓我用手給他脫下,我也樂意,我畢
竟是黃花大閨女啊。可是,他仍然不動聲色,就象雷雨前的安靜。

  我不敢在猶豫,用我的艷麗的嘴銜著他的內褲上沿,我隨即感到我的整個臉
部都埋進瞭他的濃密的體毛中,一股難以言表的好似冬青的味道隨即襲來,我深
深地吸瞭口氣。哦,原來他是這種誘人的味道啊。

  我的唇向下移動,在這充滿冬青的氣流中緩緩移動,哦,我的唇感受到瞭莽
莽的森林,感受到瞭熾烈的高山,土丘……我終於將他的內褲褪至他的腳踝。

  我沒有能力抑制自己,我本不應該看他的胯間,可我沒能忍住。天啊,上天
保佑——隻見他自肚臍以下的毛發一直連到陰毛,而他的陰毛,那樣濃密而粗硬,
亮亮的一大片。在那中間,是一具昂然挺立的黢黑的巨大的陽具,它硬硬的,渾
身佈滿莽莽的經絡,看上去如此勁霸兇悍。而且,他的長度真的驚人,我想應該
在22CM左右,他還那麼粗壯,簡直駭人聽聞啊。

  我傻眼瞭,似乎自己正面對屠刀一般的感受。我曾經摸過吳洋的雞吧,他也
隻不過15CM長吧,哪兒有這麼宏偉壯觀啊。我開始害怕瞭,試想這麼大的物
件插入自己未經施事的陰部,那還不同於一隻小母狗遭到大公牛的強奸嗎,媽呀!

  “木大陽,哦,不,爸爸,你放瞭我,求你放瞭我,你會幹死我的。求你饒
我!!”

  木大陽哈哈笑起來。他用他粗礦的手摸索著我的頭,然後說:“來,騷貨,
好好的侍侯大爺的雞吧,用你的小嘴!”

  我驚恐萬狀的望著他的大雞吧,它狂妄的象一頂大炮一樣對準我,紫色發亮
的大龜頭似乎在象我示威。似乎在告訴我:“小騷逼,我的精子槍,將要射破你
的處女膜!”

  我知道我根本就沒有可能逃避,木大陽的沉靜更讓我覺得害怕。我知道,在
今天,這個上午,我將在自己傢裡,在我的大床上,用自己的嘴、用自己的陰道、
也許還有屁眼(但願不會)來迎接木大陽的雞吧的臨幸和占有,而他將是我此身
第一個男人。我感到我在流淚,我看到木大陽用手指將我的下巴抬起,然後挪喻
的對我說:“來,乖乖的張開你的小嘴,讓我的大雞吧先給你的小嘴開苞。”說
完,他用手指掐住我的兩頰,使我的小嘴張成O形,然後,他另一隻手就扶著那
碩大的雞吧,卜茲一聲就刺瞭進去。我在短短的幾秒鐘中就被他占有瞭我的嘴。
由於他的雞吧太過粗長,所以根本就沒可能全部塞進我可憐的嘴。我費力的張著
嘴,眼淚連連的祈望著木大陽,可他根本無動於衷。他正享受強行霸占一個弱女
子的口腔的快感呢!

  他俯視著我,驕傲的看著他的小將軍在我的唇齒間進出。他問我:“小騷逼,
喜歡你木爸爸的大雞吧嗎?”

  我不敢說別的,我也無法說出什麼來,隻好在被蹂躪的同時點點頭。

  說話間,木大陽就向操逼一樣操著我的小嘴,有時深至喉間。我受到瞭最嚴
酷的懲罰,當他的龜頭抵住我的喉嚨時,我真的要窒息瞭,不由自主的想往後退。
木大陽感到我在掙紮,惡狠狠地說:“想反抗嗎,婊子?好,我現在坐下,你現
在給我好好侍侯,如果讓我滿意,我今天饒瞭你,否則,我今天非奸死你不可!”
我一聽再不敢有半點掙紮,呆呆望著他那越殘酷越英俊的臉,順從的將臉俯在他
的胯見,主動的將他怒漲的陽物含在口裡,以自己的想象的口交方式讓他舒服。

  我先是用自己的小香舌輕舔他的大龜頭,我的舌尖在他的雞吧的冠狀溝裡纏
繞,我看到木大陽輕瞇起眼,一副十足享受的樣子。他開口道:“好好舔爸爸的
馬眼!”我不敢有半點耽誤,趕緊將舌頭移至他的馬眼處,來回舔弄討好著他,
直至我的舌尖已經麻木,我感到從他馬眼中溢出粘粘的體液,我知道木大陽已經
興奮瞭。

  “小母馬,好好侍侯我的玉柱,要想到它是你的神,是你今生的主人,好好
的舔,否則爸爸就要懲罰你。”

  我聽話的舔起瞭他的大雞吧的柱體,也許是因為那上面經絡縱橫吧,我感到
他的雞吧的硬度,他變得越來越粗長,由於我的唾液及他的分泌物也顯得越發黑
亮。說實話,我不得不承認一點,在為這麼一個又帥又酷的主人服務時,我已經
動情瞭,帶著一種被征服的心甘情願侍侯他。

  我舔著他的陰莖,同時看著他懶洋洋的享受的臉,突然有一種甘願做他的胯
下女奴的感覺。他太男人瞭,我甚至覺得天下所有的美女都應該被他幹,被他玩
弄,做他的性奴。我無師自通的舔起他的蛋蛋,他的蛋蛋真大真沉啊,我根本一
個都難以含下,隻好象小狗似的舔啊舔啊!

  我能感受到木大陽的享受,由於我的臣服我想給他驚喜,於是我將我的小嘴
移到他的大龜頭處,我含著他的大龜頭,就象一個真正的蕩婦一樣劇烈的吞吐,
我要給他最大的快樂,我要奉獻我自己,殊不知會給自己帶來巨大的災難。我聽
見瞭木大陽的呻吟,隨即,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映的時候,他一個翻身將我壓在瞭
下邊,由於速度之快我的嘴都沒能片刻脫離他的雞吧。他由於被我挑起的欲望高
炙,他的雞吧大幅度的用力戳著我的嘴巴,就象在操一個真正的騷逼一樣,可我
就遭殃瞭,他次次大力搗進我的深喉,我都來不及任何喘息,下一次狠戳就又來
瞭,我難受的淚流滿面,覺得似乎墜入瞭地獄的深淵。他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
越來越狠,我覺得我真的快要被蹂躪死瞭。隨即,他使勁的用雞吧頭抵住我的喉
嚨,然後大吼一聲,一股股精液大力的射進瞭我的口腔。

  木大陽壓著我,我覺得我真的死瞭,他的陽具仍插在我的嘴中,不知不覺中,
我已經吞進瞭大部分的精液。眼淚象小河水一樣潸然而下。我的嘴巴遭到瞭木大
陽的無情蹂躪,我已經是個賤貨瞭。

  約10分鐘後,我聽見瞭林鵬的掌聲,他叫到:“木哥,你好厲害啊,我越
來越崇拜你瞭,我以後一定給你找最漂亮年輕的女人讓你玩,你真的帥呆瞭,我
要是女的也願意被你操啊。王小姐,遇到我木哥願意給你破身是你的福氣。”

  木大陽捏著我的臉蛋,淫笑著說:“其實這小娘門挺騷的,來,乖乖給我舔
幹凈雞吧!林鵬,你真是我的好兄弟,給我找這麼好的貨,等哥哥玩一會就給你
好好幹!”

  “好,我先給你們攝影吧!”

  我駭然,原來我的被凌辱的過程已經被攝下來瞭,我怎麼辦?

  可是木大陽根本就不容我思考更多,他把我拖至床端,用手將我的兩腿分開。

  “我操,小騷貨,逼水流瞭這麼多啊!”

  他粗壯的大手揉搓著我的雙乳,我從又被他挑起欲望,我呻吟著,覺得陰部
格外空虛,需要木大陽的雞吧來插入。可是他並不急於直接奸我,而是拿他那又
已經挺起的雞吧在我的乳房上揉搓,天哪,他的雞吧真的太大瞭,黑黢黢的甚是
嚇人。他見我盯著他的雞吧,就說:“喜歡爸爸的大雞吧嗎?小騷貨?”

  “喜歡!”我真的是個小騷貨瞭。

  “願意被我的大雞吧幹嗎?”

  “恩!”我無法克制自己不那麼回答。

  “做我永遠的性奴吧!我會讓你爽死的!”

  我不知該怎麼回答,臉紅紅的。

  我看著他那張英俊殘酷的臉,心裡突然想,我真的願意做他一輩子的女奴嗎?
他真的好男人哦,我願意被他蹂躪,被他玩弄,讓他愉快。可做他的女奴就意味
著完全沒有自我,聽他支配。我害怕。

  他用他的雞吧敲打著我的臉,壞壞地說:“瞧這漂亮的臉蛋,被我折磨的,
小母猴,說,喜歡爸爸的折磨嗎?”

  “喜歡!”我的思維已經不是我自己瞭。

  “好,再給你兩下子!”

  木大陽把雞吧揉搓著我的臉,我的唇。我心潮起伏,一種被虐的幸福感充溢
著我。我真的想做他的女奴。

  “幹我……幹我!”

  我叫到,我已淫蕩至極。

  “求我,母狗,求我!”木大陽嚴厲起來,“叫我爸爸,求爸爸幹你!”

  “爸爸,求你玩弄我,我受不瞭瞭,求你蹂躪我吧,我願意做你的女奴!”

  木大陽洋洋得意地騎到我身上,俯視著被馴服的我。被他征服的領地。

  “讓爸爸玩死你!”

  他騰出手來,命令我道:“抬起頭來,看爸爸的大雞吧插進你的小逼!”

  我順從的抬起頭來,看見他一手扶著巨大的雞吧,在我的陰唇邊磨察,我那
兒隨即酥麻起來,我忍不住扭動著腰身。隻見木大陽突然腰部一壓,整個雞吧頭
就插進瞭我的陰道口,我立刻感覺撕裂般的疼痛,啊的叫瞭一聲。象是要暈死過
去。

  “哎呀,疼死瞭,放過我吧,

  我順從的抬起頭來,看見木大陽一手扶著巨大的雞吧,在我的陰唇邊磨察,
我那兒隨即酥麻起來,我忍不住扭動著腰身。隻見木大陽突然腰部一壓,整個雞
吧頭就插進瞭我的陰道口,我立刻感覺撕裂般的疼痛,啊的叫瞭一聲。象是要暈
死過去。

  “哎呀,疼死瞭,放過我吧,求你放過我!”我眼淚連連,看他插入的龜頭
在輕輕蠕動。

  “為我疼是你的榮幸,小婊子!林鵬,過來,操她的小嘴,免得她瞎叫,你
也快樂快樂!”

  “好啊!”聽得出林鵬很高興!

  我看見林鵬走瞭過來,他利索的脫掉衣褲,赤裸地來到我面前,我看見他沒
有木大陽壯,他皮膚光滑白凈,很健康。體形雖比不上木大陽,但也很勻稱,充
滿青春活力。他的雞吧大概有18CM長,也已經很可觀瞭,黝黑發亮,一看也
沒少幹人,粗粗的很神氣。他低下頭,將他潤亮的嘴唇貼到我的嘴上摩挲,我張
開嘴,他的舌頭插入進來,我吸吮著他的舌頭。抬起頭,他說:“木哥,她嘴裡
有你雞吧的味道!”

  “是啊,你也嘗嘗你偶像哥哥雞吧的味道吧,哈哈!”木大陽得意的大笑。

  林鵬把雞吧放在我唇邊說:“王小姐,昨天給你按摩就知道你寂寞難賴,希
望我用雞吧幹你!今天就滿足你的願望。來,乖乖張開嘴,我要插進來瞭!”說
完,他就狠狠的把雞吧刺進瞭我的口腔。

  我想我已經是個徹底的賤貨瞭,所以我也就主動的配合他的抽插!想想昨天
他給我按摩,今天竟然用大雞吧按摩我的口腔瞭!

  木大陽見我的嘴已經被堵住,雞吧就使勁往前一拱,我痛的身子一挺,全身
心都在抖動,許是想叫吧,可能令林鵬的雞吧有些不適,他狠狠地給瞭我兩個耳
光,同時更狠毒的日我的嘴巴瞭。

  木大陽雞吧硬硬的在我陰道內沖刺,我覺得我的整個陰部都被他的東西撐裂
瞭,處女膜已毫不留情地被他刺破瞭,血汩汩地在兩股間流動。我感覺到他的大
雞吧在我的陰部攪動,磨察,掃蕩。我想叫,可是我的嘴裡有另一根大雞吧在蹂
躪!

  木大陽的雞吧越來越大瞭,我覺得我要被他日死瞭。一股丹氣從我心深處升
騰,我瀉瞭!

  可是木大陽一點沒有停歇的意思。“操爛你,騷逼!”木大陽罵著。

  我簡直覺得自己已經被木大陽揉爛在他的大雞吧之下。

  就這樣,我嘴裡被林鵬插著,騷逼被木大陽日著,成瞭地地道道的性奴!

  大約一個小時後,我已記不清自己有過瞭幾次高潮。首先,林鵬逐漸加快瞭
抽插的力度及速度,然後,緊緊地用大雞吧抵住我的喉嚨,嘩嘩的把陽精射入我
的喉內。接著,木大陽也瘋狂地幹著我的騷逼,然後緊緊插入我的陰道的最深處,
將所有的男人液體操進瞭我的子宮!

  在極度迷亂中,我試圖擺脫插在我口中和我陰部的兩具粗大的陽具,可是上
邊的林鵬死死的用胯部壓著我的頭部,雞吧仍在我的嘴中蠕動,在這樣的情況下,
我隻好一點一點把嘴裡的林鵬的精液吞咽瞭下去。而木大陽的大雞吧仍硬硬的插
在我的陰道裡。

  我在兩個年輕健壯的男人的胯下一動也沒法動。

  過瞭一刻鐘許,我聽見木大陽那冷酷的聲音:“林鵬,你把你的雞吧拔出來,
讓這小性奴給我舔幹凈!”

  “是!”林鵬很順從,他拍拍我的臉,說:“好好的侍侯你的主人,乖乖的
啊,騷貨,別讓主人不爽!恩?”說完我感覺他的陽具從我的口腔中脫出。我終
於可以喘一口氣,由於張開太久嘴巴一時難一合攏。我感覺自己和虛弱,真的被
這兩個無情的男人幹瞭個半死。我費力的閉上嘴,感到眼淚不自主的流瞭下來,
一種悲涼的氣氛突然氤氳在我的心底——我怎麼瞭?我到底怎麼瞭?被兩個洗頭
郎如此放肆的凌辱,蹂躪!

  突然我感到下體一陣疼痛,木大陽抽出他的陽物,隨即聽著:“啵”的一聲,
就象啟開瓶蓋一樣,我忍不住啊瞭一聲,那種突然的劇痛讓我快要暈過去。

  木大陽還是那麼冷酷的盯著我的眼,似乎臉上更多瞭一種征服者的狂傲。我
看見他那濕漉漉的雞吧懸在我的眼前,我想閉上眼,可我知道那是徒勞,我隻能
聽之任之瞭,因為,我是他的奴,是他的一隻狗,一隻下賤的母狗,任他踐踏!
玩弄!

  他用粗壯的手拍打著我的臉,說:“怎麼樣,小騷貨,喜歡爸爸幹你嗎,喜
歡爸爸的大雞吧嗎?恩?”

  我由於羞愧,臉紅瞭,即便在那樣的境地,我還是具有一個女孩的最起碼的
尊嚴和羞恥心。

  “說呀,小母狗!”他狠狠的扇瞭我一個耳光,我頓時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
眼淚再次不爭氣的流瞭下來。

  “是,主人,主人爸爸,我喜歡……”

  “喜歡?喜歡什麼?”

  “喜歡主人爸爸用大雞吧幹我,操死我。喜歡被你玩弄……”

  “那你他媽給我喪氣著臉?你應該高興才對,能被我玩弄是你的幸福,知道
嗎,給我做奴是你的榮幸,我有無數個你這樣的小奴,沒有敢不聽我話的,哼!”

  他用他濕濕的大雞吧揉搓著我的臉,用他的大龜頭惡意的戳我的眼睛,摩挲
我的鼻梁,眉毛,臉頰,我強忍著那種屈辱,任由他無度的輕薄。我感受到他粘
粘的雞吧在我的嬌好的臉上橫行,那種被虐的快感再次油然而生。我想我天生是
個性奴,隻是在木大陽的大雞吧下才得以開發!

  他把他的大龜頭再次擱在我的嘴唇上,我擺擺頭以示拒絕,木大陽緊接著給
我兩個耳光,殘酷的用他粗硬的大雞吧戳開我的嘴。我無以反抗瞭,隻好張開嘴
歡迎他的進入,我卷起舌頭,柔順的行使起一個性奴的使命,殷勤地舔食著他龜
頭上的精液的殘留。

  木大陽微瞇著眼睛,享受著胯下美女下賤的服務。他用手抓著我的長發,用
力按著我的頭去盡量服務他的雞吧,使他能更進一步深入我的喉嚨。我快窒息瞭,
可是我不敢有絲毫的不快體現出來,因為,為瞭他的舒服!!

  看見林鵬仍在饒有興趣的拍攝著我被凌辱,莫大的悲哀再次襲來,我不知道
這兩個男人將會怎麼樣來對待我。如果他們以後手上擁有瞭我被凌辱的音像資料,
我將怎麼辦呢?他們太狠毒瞭,怎麼辦,怎麼辦啊?在我思想跑神的一瞬間,木
大陽也有所覺察,他啪啪啪給瞭我幾個耳光,惡狠狠的說:“我操你媽,不聽話
是不是,再不聽話我現在就打電話叫我們那兒的哥門兒過來玩死你,一共有20
多個呢,都20來歲,操不死你才怪!”我聽後再也不敢想別的瞭,隻好認真的
給他舔著他的雞吧,舔著他的大腿內側,舔著他小腹上熊熊的黑亮的陰毛。為瞭
自己好過一點,我隻好百分之百的臣服於他。

  木大陽似乎比較滿意,用粗壯的手拍拍我的臉以示鼓勵,我竟然感覺到很激
動,象是受到他的獎賞似的更加賣力的為他服務。

  終於,木大陽覺得我已經給他把陰部舔幹凈瞭,他抓著我的長發,使我疼的
不得不仰起頭來。他冷酷的俯視著我,說:“好瞭,賤貨,算你還聽話………”

  他被我舔幹凈的雞吧還直立在我的眼前,黑黑的,亮亮的,直直的,經絡暴
脹,非常壯偉。按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應該去註意他的雞吧,可我可能真的是
臣服於他瞭,覺得他的雞吧真的是一具聖物。我鬼使神差的向前湊近,溫柔的用
嘴親瞭親他紫黑發亮的龜頭,他的龜頭隨即回應似的拍打瞭一下我的下巴,我感
到它硬硬的,燙燙的,就象主人一樣不可一世,要征服天下一樣有氣度。木大陽
覺察到我的這一微小的舉動,他壞壞的俯瞰著我,低沉地問到:“小騷貨,喜歡
嗎?”

  我順從地點點頭,“喜歡!”我覺得自己是發自肺腑的。

  “喜歡就好好侍侯它,讓它爽。這樣我就以後好好玩你!恩?”

  “恩!”聽著那麼男人的嗓音在你的頭頂響起,你什麼都不會去想,隻想順
從,隻想臣服!而不會有絲毫的反抗。

  片刻,木大陽下瞭床,他走過去坐在我的沙發上,很庸懶地斜倚著,然後非
常享受的點燃一顆煙。他蔑視著我,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態真的既冷酷無情又讓人
不禁會為之瘋狂。他突然發現在他旁邊的書桌上有一個像框,他有些迷惑的拿起
它,看瞭看,“一個小白臉兒,長得挺漂亮嘛,怎麼,是你男朋友?”

  “是的,他…他叫吳洋,在國外!”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說那麼多,也許是
迫於他那無時不在的威懾力?

  “怪不得你那麼騷,原來在國外啊。小雞吧長的還有點模樣。如果他在我今
天也把他訓練成我的性奴!哈哈!來,也讓你嘗嘗真正男人的雞吧的味道!”他
把那像框靠近他的龜頭,用他雄雄的龜頭去摩擦吳洋的臉,嘴。我瞪大瞭眼睛,
想想要是萬裡之外的吳洋看見這樣的情形該做何感想!天哪,吳洋,我的愛人,
我太對不起你瞭,對不起!

  我現在真的恨死瞭自己,也恨死瞭那個沙發上的邪惡的男人。可是,他太強
瞭,容不得你不馴服。那張極為男人的英俊的臉,那冷酷的笑,那邪邪地而又極
度性感的聲音,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讓一個女人、甚至男人迷醉,從而甘願拜
倒在他的腳下。他用手指向我勾瞭勾,輕輕地說:“我的小母馬,給我爬過來!”
我就象得到聖旨一樣,一點都不敢耽誤,抬起自己寶受蹂躪的身子,艱難地一步
步往他那邊爬去。“小母馬,抬起頭,看著主人。恩?!”他很溫柔,但誰都可
以聽出那裡邊的威嚴。我抬起頭,乞憐地望著他,向一隻主人隨意打罵的狗一樣
順從地爬過去。主人很滿意,他看我已經到瞭他的腳下,就臺起他的腳,溫柔的
摩挲著我的臉。我羞愧地閉上眼睛。因為對我來說,即使在我的性幻想中,最淫
蕩的時候也不會出現這種讓我如此下賤的情節。“睜開眼睛,看著主人的腳!”
木大陽似乎覺察到我的心理變化,他是鐵心要把我馴服成對他百依百順的性奴瞭。
我不敢有任何違抗,我知道那隻會招來更嚴厲的懲罰。所以我睜開瞭眼,看著他
那隻十足男人的腳在我的臉上遊走。那腳很大,脈絡清晰,很健康很帥氣(原諒
我用瞭這個詞,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去形容。)我感受著他摩擦著我面部光滑
的皮膚,象是熨鬥在熨著我柔弱的心。陣陣男人腳上的汗味向我襲來,可是我第
一次沒覺得腳是臟的,第一次覺得那種味道那麼特別,那麼令人心禁蕩漾。我覺
得自己越來越崇拜眼前這個冷酷的帥哥瞭,這個惡魔一樣的洗頭郎。

  同時一個奇怪的戀頭在我心中升起,難道帥氣的人真的得天獨厚嗎,不但臉
蛋帥氣,連雞吧都那麼大那麼雄偉好看,就連腳都那麼與眾不同?

  容不得我多想,主人的腳已經移動到瞭我的嘴邊,主人挑逗的用他的大腳趾
磨著我紅潤的嘴唇,就象搽唇膏一樣,我感到他大腳趾的粗劣,同時不由自主地
微微啟開紅唇,用雪白的牙輕輕的咬主人的大腳趾,用香舌緩緩地舔著。主人很
滿意我的表現,象是鼓勵我似的用力的把整個大腳趾插進瞭我的口腔。我就象得
到主人獎賞的小狗一樣,賣力地舔起主人那神聖的腳指頭。我把我口腔中混合著
主人腳汗的唾液全部吞咽下去,奇怪的是竟沒感到一點不適,反而象喝瓊漿玉液
一般滋滋味味的。

  主人享受的吐著眼圈,時不時看我兩眼。他示意我好好地乖乖地侍侯他的神
聖的腳。我覺得自己真的很聽話瞭,我一根一根地舔遍主人的腳趾,連他的腳丫
縫都沒敢放過,然後伸長猩紅的舌頭,殷勤地舔遍他的腳背、腳底,而且為瞭討
好主人,我還時不時的抬起頭,把口裡的液體誇張的吞下肚去,以博得主人的歡
心。

  主人很高興,他側過身子向林鵬說:“小林子,這次你幹得不錯,給爺我找
這麼個聽話的小騷貨。主人想獎賞你,你想要什麼?”

  我看見英俊的林鵬高興地走瞭過來,他虔誠地跪在我旁邊,崇拜地望著木大
陽說:“我想舔……我想給你舔雞吧!”

  “好吧,乖兒,給爸爸舔!以後給主人找更漂亮的小姑娘讓主人高興,這樣
主人天天讓你舔雞吧,好嗎?”

  “好的,乖兒一定找世上最美的女人獻給主人,讓主人玩弄、蹂躪!”

  我駭然,我沒想到那麼英俊陽光的林鵬竟然在木大陽面前隻是一個不折不扣
的男性奴。他那麼臣服,那麼崇拜他。而我也僅僅是他拱手獻給木大陽的禮物而
已!我看見林鵬蜷在木大陽的胯下,貪婪地把木大陽的黑黑的陽物銜起來美美地
舔瞭起來,而木大陽就輕輕地用手揉搓著林鵬那頭漂亮的頭發。

  木大陽發現瞭我的不解,他把另外一隻腳抬起來,用兩隻腳夾著我小小的臉
(可想而知在兩隻巨大的男人的腳的中間我的臉多麼微不足道啊),酷酷地說:
“林鵬這樣的男奴我一共有十個,他們都很帥,很聽我的話。他們每天都利用工
作的方便給我找最漂亮的姑娘做我的性奴,同時,呵呵,這個你以後自然知道瞭。
當然,誰給我找的漂亮姑娘我可以讓她同時做他的女奴,就象你,你首先要絕對
服從我,我說什麼你都必須照辦,不準有絲毫的反對。同時,我也把你賜給林鵬,
你也是林鵬的終身奴隸。以後也要侍侯林鵬,知道嗎?”主人眉頭一揚,我不敢
有絲毫怠慢,馬上點點頭。

  木大陽用兩隻腳來回地揉搓著我的臉,使得我的小臉扭曲變形,主人很樂意
於此,於是我隻好讓他任意為之。

  幾分鐘之後,主人放下瞭腳,他用他那犀利的眼光要求我從下往上舔他的腿。
說實在的,看他那步滿黑毛的男性的健康的腿,我真的很樂意那麼去做,我於是
伏下身子,虔誠的卷起舌頭,一點一點地舔開瞭木大陽的腿。他的腿真的好健康,
一看就是經常運動的,又長又壯又結實,用手撫摩就已經讓人心潮起伏瞭,惶論
用舌頭舔瞭,我再一次覺得自己的陰部開始濕瞭,而且瘙癢難賴,我好想主人用
大雞吧抽我,可我知道他現在不會給我,因為他正獎賞林鵬呢,何況還不知道他
喜不喜歡我這麼容易就濕瞭。所以我隻好裝著不知道自己下邊的感覺而認認真真
的繼續舔著木大陽的大腿。

  當我舔到主人的大腿根時,近在咫尺的是主人的雞吧和正在吞吐他的林鵬那
男性的有棱有角的嘴,我不禁貪婪的看瞭起來,原來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情色也那
麼性感。看看一個男人在為他的同性主人那麼虔誠的服務著。你不禁會想,一個
多麼出色的男人才可能讓一個如此英俊的男人這麼去臣服於他,以至於用嘴巴來
那麼心甘情願的讓他舒服呢?

  我又忍不住抬頭看看木大陽,他是那麼閑適而又淡定,似乎這發生的一切很
是自然。你不得不為他去做他想要的一切,你就是天然的奴,他就是天然的主人,
你活著的一切都是為著他,你必須去苦,你必須去賤,因為他,你的主人。

  所以我必須臣服!

  所以我必須聽從!

  所以我必須……賤!

  天知道,可是我願意呀!我想哭,為著我20多歲的處女生涯,更為著我在
這個時候領悟到自己活著的意義。原來,活著僅僅是這樣,這怎麼能不讓我酸楚
呢。

  別瞭,吳洋!

  別瞭,處女生涯!

  我無法排解那種痛苦,我唯有低下自己曾經高傲的頭顱,在木大陽、我的主
人的腿部用我的舌頭履行著我今生的責任。

  我看到主人突然失去瞭那種淡定,他暴怒瞭,隻見他用那粗大的手使勁按著
林鵬的頭,我看見林鵬在掙紮,可那是無謂的。我聽見瞭木大陽的吼聲,我看見
瞭林鵬在痛苦的翻著白眼兒!

  他射瞭,主人射瞭!

  主人在狂暴間抓住我的長發,他象拖死狗一樣把我拖過去(天知道我有多痛),
在我還沒來得急反映時他已經把我的臉朝下按在他的胸膛上,他粗怒的把我的頭
象抹佈一樣在他的雄健的胸膛上來回揉搓,我感受著他胸膛的那種溫熱的光滑,
他的男性的起伏。我真的在被蹂躪的同時陶醉瞭。他慢慢的把我的頭搓向他的腹
部,我的臉隨即摩挲著他濃密的陰毛,聞著他那象是冬青的味道,我覺得自己已
經是他手中徹底被馴服的羔羊。

  我看見瞭林鵬的臉,他的嘴依然被主人的大雞吧塞著,我看見他的臉在悸動,
他一定很難受,嘴裡滿是主人的精液。我正想著,沒想到主人猛的把林鵬的臉從
他的陰部撥開,我看見林鵬很盡責地閉著嘴,不讓主人的體液從口中遺漏。同時,
主人粗暴地拖著我的頭發,使我的嘴正對著林鵬的嘴,哦,我知道木大陽的意圖
瞭,他要我吃掉他的精液,從林鵬的口中!天啊,我的惡魔主人!

  我乖乖的張開口,林鵬這時也恢復瞭在我面前的主人角色,他調笑地把我壓
倒在主人的腳下,把他的濕漉漉的嘴壓在我的嘴上,然後,用他那浸泡在主人精
液中的滑膩膩的舌頭撬開我的嘴,然後,張開嘴,讓他滿口的精液悉數吐入我的
小口,天哪,別提有多多瞭,我感到滿口腔的濃濃的腥腥的液體在湧動,真的象
是主人的上億個子孫在我口腔裡遊動!我強忍著惡心使勁吞咽著……

  主人一隻腳摩挲著我的臉,一隻腳摩挲著林鵬的臉,看著主人無比愜意的臉,
感受著臉上主人的大腳的嘉賞,我漸漸的睡瞭過去。

                ………

  直到太陽偏西,我終於從昏睡中醒來。隻見木大陽和林鵬已經洗好澡穿上瞭
內褲,看桌上已知他們已經享用過瞭我冰箱的美食。看著他們那精神抖擻的樣子,
我突然感到莫名的害怕。之前自己的種種賤樣再次浮現在眼前。我羞紅瞭臉,不
敢看他們任何一個人。我甚至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說話。

                [完]

[ 本帖最後由 櫻塚澈 於 2009-8-16 12:36 編輯 ]什麼J8毛啊,瞎拜。操我覺得寫的很不錯啊,有情節也有內容。支持樓主靠,什麼東西呀。看起來很假的呀。沒什麼意思。兩個男同志用這麼下流的方法去對付一個漂亮的女人.看著感覺不舒服.dd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兩個男同志? 看起來很假的呀。沒什麼意思不怎麼喜歡
沒啥感覺
呵呵
樓主加油啊送上紅心
有動力瞭寫多多的好文出來吧
呵呵就喜歡輪奸的 感覺很刺激 寫的很真實 謝謝

上一篇:【血玫刑場——任麗瓊的故事】(上)
下一篇:【女犬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