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推薦 精選

【定疆紀】(首集:蒼生無妄)(08)【作者: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黃蓉轉世】(01)【作者:darksight(耿鬼)】

下一篇:【歐克牧場物語】(03)【作者:gda20456(悠哉


作者:異星邪狼
字數:9786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蒼生無妄~第08回:天門不醫

  「我們走吧……」少年冷冷的望著地上那逐漸失去生命的身軀,帶著催促又
嚴厲的口吻道。

  「玄哥哥……」少女仰起頭,拉住瞭少年的臂膀,懇求道:「別這樣。」

  望著少女溫柔而堅定的眼神,少年心頭不由得一軟。可這心軟也就僅隻一瞬,
少年閉上雙眼,咬著牙一字一字的緩緩說道:「那是天門的信物。天門的人,我
不救。」

  少女拉住少年的袖擺道:「靈兒知道你有怨於天門,可看這位姑娘的年紀也
不過與我相若,怎麼也與當年之事牽扯不上。我們便救救她吧!」

  「不救。」幾乎是毫無遲疑的回答,少年的語氣依然堅定,可卻多看瞭昏迷
不省的韓月瀅一眼。但見這位受難女郎,印堂發青,濕冷的衣衫包裹著曼妙的身
軀,當真是楚楚可憐,倒也真勾起瞭他的惻隱之心。

  「玄哥哥,難道你忘瞭爹爹曾說過『醫無不醫』嗎?」少女仍不死心,因為
她深知這位與自己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並冷血情之人。此際見少年已有被說動的
跡象,忍不住又道:「小九哥哥,好啦好啦!」這「小九」二字乃是少年的小名,
以往兩人有所爭執時,少女都以此稱呼向少年撒嬌,此刻自然便用上瞭。

  「唉……」

  長長的嘆息聲,夾雜著複雜的情緒,回蕩在幽靜的空谷之中。誰也不知這聲
嘆息,所代表的究竟為何?隻知道光陰不留,夜晚又再度降臨。

  月將漸圓,秋已近中。

  可就在這月明星稀的寧靜夜晚,荊陽城卻發生瞭件怪事。

  城內官府斂屍房中,幾天前自大街上抬回來的三具死屍,此刻發生瞭異想步
到的變化。先是被魚伯以奪魂青毒死的兩人,半爛的屍體竟逐漸硬化,屍體顏色
也越發的深,最後竟然肉身成木,變成瞭兩具人形木雕。而咬舌自盡的老五,在
月光之下竟無端自燃,蒼綠色的火焰並沒有燒燬身軀下方的草蓆,隻知當老五的
屍體燒盡之後,整張草蓆上,隻留下一團黑色的人形灰燼……

  城內發生如此玄奇可怕之事,城外是否安寧?

  城外北郊。

  一間座落於矮丘坡旁的宅院,殘破不堪。在月光之下,那半倒的墻垣,橫垮
的房柱,無不展現出凋零的悲哀,縱使月明皎潔,也照不進那歪斜的朱門之中。

  半開的大門之後,隻有無盡的黑暗,一點光芒都難以踰越,煞是陰森恐怖,
方圓十裡之內,竟是飛禽走獸皆不敢近。

  然而,任誰也沒想到,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之中,卻暗藏玄機。在這座
堪稱廢墟的院落之中藏有秘道,竟深入地底三丈。與上邊荒涼陰寒的幽暗不同,
這秘道盡頭卻是截然相反。別的不說,但看那一根根潔白粗壯的圓柱左右林立,
竟是用上等白玉所造。

  上等白玉自然價值不菲,可這裡的每一根玉柱上還各自鑲嵌著九顆嬰兒拳頭
般大小的夜明珠,使得整個地下廊道亮如白晝,足見其奢華鋪張,說是一條地宮
走廊也不為過。

  走廊的盡頭,兩扇青銅巨門牢牢緊閉,上頭的門釘金光閃閃,有如利刃,門
的兩旁各置一尊樣貌兇狠的雕像,卻非常見的霸氣石獅,而是一種體狀似虎,刻
毛如犬,人面虎足,豬牙出口,身長二尺,尾長丈八的詭異兇獸。不同於雪白通
體的地宮玉柱,這兩尊兇獸雕像卻是通體碧綠,唯雙眼赤紅,整體是說不出的詭
異可怕。

  如此森嚴氣派的門面,其後又是怎樣一番面貌?

  且看門後的大廳乃是一片金碧輝煌,卻是更加奢華。純金打造的燈座左右分
立,上頭不添油火,一樣是盛放耀眼的明珠照明。拋光的上等石材鋪於地面,其
上更以天青色為底,繪制著諸多僅以長綾纏繞裸體的男女,皆是面貌清晰,男壯
女媚。這些男女好似天上仙人,可偏偏他們的姿態卻又大膽撩人。或是於白雲上
端對坐交合,又或是性感女郎大開雙腿躺於浪端暢快自瀆,諸如此類或更甚者實
無法一一盡述。總之,論畫工,絕對是絕世佳作,論放蕩,亦絕對是淫靡不堪。

  在如此淫穢無比的地板兩側,鋪墊著柔軟無比的長墊綿枕,數十名年輕貌美
的裸體女性,此刻正在枕墊之中發出動人心弦的靡靡之音。

  她們好似地面上的畫作一樣,在軟墊之間扭動自己嬌嬈的身子,擺出各種歡
愉的姿勢,有的面對面相擁糾纏,有的則雙雙躺於墊上,正雙腿交錯,貼著彼此
最神秘的泉源互相磨鏡。還有的僅隻孤身一人,隻得抓起一塊較硬的方枕,騎於
上方前後晃動,以追求羞人的快意。

  若真要與那地面之圖比出個差異,除瞭這些女人沒有長綾纏身之外,便是這
裡頭並沒有男人。

  男人何在?

  但聞大廳盡頭傳來一聲低吼,正是男人的聲音。原來,在這大廳的盡頭擺著
一張足以躺上三、四十人的大床。兩層紗帳,外青內赭自床頂垂降,讓人對裡頭
的情景隻見其影,不見全貌。撥開紗帳再往內看,床上依舊鋪著昂貴的軟墊、軟
枕以及被褥,此時大床的四個角落正進行著熱烈的妖精打架。

  方纔那陣低吼,正來自於東南角處。此際恰見一名臀肥身瘦的女子,正跪在
一男子雙腿之間,正一高一低的抬頭低頭,當為口交之事。那解開的黑發四散在
潔白的美背之上,如潑墨一般兀自晃動,甚是誘人。

  而那男子此刻卻也面不見人。原因無他,兩名身材較之瘦小的裸女,這時正
一左一右的貼在男子面前,左邊那女子雙手捧著自己的雙乳,身子向前微微顫抖。
而右側的女子,卻是一手搭在男子的肩上,俏臉後仰,如雲的秀發瀑佈般向後灑
下,就看那清麗的臉孔上,秀眉緊蹙,狀似痛苦,可又媚眼如絲,嘴角勾俏,任
由唾涎倒流,似在歡笑,又像哀嚎。

  原來那男子這時雙手並不得閑,一手正環著那左邊女子的腰間,正用口品嚐
著那一對美乳,另一手卻下探右邊女子的胯間,兩指插入那緊湊柔軟的腔道,而
拇指正擺弄著春情勃發的蒂頭陰核,也難怪那右側女子會雲裡霧裡「啊啊」哼叫。

  在這艷福無邊之際,忽見那男子不甚精壯的身子抖瞭一下,正欲後退,可那
伏於他雙腿之間的女子卻將腦袋埋得更深,顯然是跟瞭上去。

  「呃……」又是一聲低吼,男子終於忍不住放開摟住左方女子的腰肢,改而
抵住腿間女人的前額,喝罵道:「肏你個浪貨!老子是來治傷的,要出也是出在
你那騷屄裡面,就知道吸!」

  男子這一露面,那對陰惻惻的三角吊眼,不是劉三還會有誰!

  「嗚嗚……棒兒、大棒兒……我要、我要……」這時那被抵住額頭的女子也
露出面貌,雖說她此刻滿面桃紅,可面容清秀,卻隱隱藏著一種尚未退去的清麗
氣質。隻看她唇角滴著口水,好看的眼眸泛著淚光,聲嘶力竭不停喊道:「求求
你,我要……我要,我要喝精,我要喝你的陽精啊!」

  這一停頓,那圍在劉三左右邊的兩女也似乎受到感染,竟像兩條水蛇一般用
自己的身子磨蹭著劉三的臂膀,哭喊著「我要」、「給我」等淫詞浪語。

  「三哥你也別氣瞭。」大床西北角,同樣被三女所圍的一名大漢這時也開口
道:「你那馬翠萼的口活可真不是吹的。你就享受享受先,爽完瞭再採補不就結
瞭嗎?」

  這大漢說話之際,也停下瞭動作。而原先正被他後入的女子,一感到身後動
作停止,便急不可耐的聳動自己的俏臀套弄著插在自己體內的陽具,原本埋首於
床墊之間的俏臉也昂瞭起來,瘋狂甩頭道:「哦!別停……別停、給我、給我、
肏我啊……啊啊啊……」這名女子樣貌不比劉三胯下的馬翠萼還差。相較之下,
雙眉較濃,臉蛋修長瞭些,可卻與馬翠萼有著相似的清麗氣質,似乎兩人有著某
種關聯。

  「老子聽你在屁。」劉三笑罵一聲,站起瞭身子,一腳踢得跟前的馬翠萼仰
躺在地,接著身子向前一撲,胯下肉屌已然進入馬翠萼濕滑溫熱的體內,隨即連
挺三下,插得馬翠萼哎哎浪叫,這才抬頭對著西北角的人道:「死老五,明知我
不像你用瞭『五行轉命術』隻傷瞭一點元氣。再給這騷貨先吸瞭精,還不去瞭半
條命嗎?要不拿你正在肏的高巧倩來跟我換!」說完又連連進攻,肏得身下馬翠
萼淫聲連連。

  「三哥你就別說笑瞭……」那邊廂,後入著被稱為高巧倩女子的男人,重新
掌握節奏抽插之後,抬起瞭臉,正是早該在韓月瀅面前咬舌自盡的老五!卻見他
若無其事道:「大夥都知道,同樣都是飛霞派,可馬翠萼的功力比高巧倩要來得
深。要採補,當然是你那邊的騷貨才是首選!」

  劉三大笑一聲,雙手摸上馬翠萼晃動不止的雙乳,又柔又搓,淫笑道:「可
是這騷貨的腦子壞瞭,就隻想著含屌,不信你看……」說完,也不顧左右兩女又
貼上來磨蹭,當下連連抽插,插得馬翠萼不停扭動嬌軀喊道:「啊……爽啊!好
爽……給我,啊啊……求求你……我要……喔,快點,快來,快、啊……快射進
我的嘴裡吧……啊啊啊……」邊叫,還邊將自己粉嫩的舌頭盡力伸出口外,說有
多淫蕩就有多淫蕩。

  「哈哈哈哈哈!」老五大笑,同時一個起身,卻是提著高巧倩的俏臀站瞭起
來,推著高巧倩嫩白的腿兒幾乎繃直站立,但雙掌卻仍然貼地,就這樣被後方老
五推著四肢著地。但聽老五樂道:「我這妞兒也不差,你看……」說著,便推著
高巧倩往劉三那爬瞭過去。

  高巧倩似乎也正在渾然忘我之際。就看她邊爬邊浪叫道:「美死人瞭,再快
點啊、啊……啊就是哪裡、快、快、快……深啊、啊、啊……噢!」叫到最後,
卻是搖頭晃腦同時也搖晃著屁股到瞭高潮!她一泄身,老五便將肉屌緊緊頂住花
芯,運轉功法,迫使高巧倩驟開的陰關更加潰堤,在大笑之中將高巧倩的陰精盡
數汲去,補足瞭自己失去的元氣,同時運轉丹田,將體內的汙濁之氣導致尿道,
伴隨著骯髒的黏液噴在高巧倩的花芯之上。

  「呀!」原本還在高潮顫抖的高巧倩,忽然雙眼瞪大,尖叫一聲!原本軟趴
在地的身軀,突然反彈而上,帶起陣陣乳浪,倒在老五懷中,嬌軀又是一陣劇烈
的激顫。

  「該我啦!」劉三雙手分握馬翠萼的腳踝,左右拉開,亦是快速聳動。身受
內傷的他,丹田乏力,無法運使淫術,隻能奮力抽插。

  也不知這馬翠萼到底被他們抓來多久,調教瞭多久,隻確定她的身子肯定敏
感至極,沒多久也在浪叫中到達瞭頂峰,口齒不清的伸長舌頭道:「不行瞭、要
泄瞭、射給我啊、讓我喝啊啊啊──」

  「射給你是當然的!」劉三感到對方的陰精泊泊而出,當下也毫不客氣的盡
數採補,再將體內穢氣射進馬翠萼體內。看著這名再次發出尖叫,甚至雙眼都眼
淚狂流的女子笑道:「可你想要喝,也等老子先補足瞭再說。哈哈哈哈哈!」

  「要啊!還要……哦哦,動嘛、求求你動快一點,插我,再幹我嘛!」

  這時,高巧倩的聲音已經來到耳邊。

  原來老五摟著軟在自己懷中的高巧倩就這麼走瞭過來。而那兩度攀頂的高巧
倩,縱然已經雙腿發軟,仍雙手反扣老五雄壯的虎腰,努力抬臀坐落,就為追求
那交合的快感。隻是老五推著她走,卻少瞭抽插的力道,令她到喉不到肺,隻能
不斷發出淫亂的哀求。

  「真不愧是辜若蘭的高徒,果然耐玩。」劉三望著有如雌獸的高巧倩,由衷
的讚嘆道。

  老五這時抱著高巧倩坐瞭下來,再次奮力上下挺動,在高巧倩的淫叫聲中贊
同道:「三哥你底下的馬翠萼不也夠勁?雖然是辜若蘭師妹文嫣的徒弟,可是那
個騷啊,可比這高巧倩還更耐肏. 」

  「嘿嘿……」劉三陰險一笑,左手已然握住高巧倩飽滿的右乳,用力一捏,
惹得高巧倩又是一陣浪叫,然後道:「論屁股,這馬翠萼是肥嫩多肉,可論奶兒,
倒是高巧倩大瞭些。」說罷,竟是狠狠一拍,左手中指快、狠、準的在高巧倩嫣
紅的奶頭上掃瞭一下道:「說,你是不是浪貨?」

  「呀!」高巧倩尖聲高呼,隻覺得那一陣乳首傳來一陣火辣,淫性更是大發,
隨即纖腰後挺,顫聲道:「我是浪貨!幹我!幹我!我想去、讓我去啊、啊……」

  一時之間,男人的笑聲響徹整個淫亂的大廳。

  「這飛霞派的女人都很夠味。」這時,西南邊正在奸淫不知名少女的男子也
開口道:「她們派裡前前後後師徒四十一人,可全都是有名的美女。要是能全抓
起來肏,那不知會有多爽。」

  「六哥說的是。」最後一個角落裡的男人也出聲道:「這高巧倩與馬翠萼到
底也隻被人列在中上之姿的美女。反而辜若蘭和文嫣這兩個老的才是真正的上品
美女,要是能肏上一肏……喔、小母狗你也太會吸瞭吧……呃……操!」

  「老七你功力不夠,就先別分神來說話瞭吧!小心採補不成,自己先精盡人
亡去瞭。」劉三笑道:「人傢辜若蘭和文嫣之所以駐顏不老,是因為他們皆是先
天高手,別說是我們兄弟八人聯手,就算是靈使大人也不敢跟他們鬥啊!」

  「話可不能這麼說。」老六道:「別忘瞭三位靈使大人皆是後天巔峰,假以
時日登上先天之境,這三打二還怕輸嗎?」

  「這事還久的很……」劉三邊肏著已經淫語連連的馬翠萼,一邊奸笑道:
「我們不如說點近的,要說上品美女,這次行動不就逮瞭一個嗎?」

  「三哥說的可是神魚幫的魚小薇?」老五眼睛發亮道:「當初靈使大人拿下
她的時候我可在旁,這魚小薇的身材當真沒話說,這兩個騷貨、浪貨根本不能比。」

  「可惜就是奶兒小瞭點。」老六這時已經肏昏瞭胯下的少女,於是又拉瞭另
一個繼續蹂躪道。

  「你又知道?」老五道:「那娃兒衣服包那麼緊,根本看不出來。」

  「相信我的眼光吧。」老六道:「不過魚小薇那身材,有那份量確實是夠瞭。
真要說奶兒夠份量、身材又好的,肯定是韓月瀅瞭。」

  「可惜……」、「可惜……」、「可惜……」

  三個來自不同方向的可惜,竟是不約而同,氣氛頓時有些落寞。

  「韓月瀅?靈秀玉女韓月瀅?」那邊老七聽聞便激動道:「快說給我聽聽…
…」這老七便是先前遭魚伯以奪魂青暗算的兩人其中之一。他和老五一樣,都借
由五行轉命術而死裡逃生,此刻聽到瞭名動天下的韓月瀅,忍不住胯下一熱,下
體脹瞭幾分,連連挺動,將他面前的女子直接送上極樂。

  「哈哈,我復原瞭!」在採補眼前少女之後,老七極其亢奮,對自己身下已
癱軟如泥的女子樂道:「小母狗,你的騷洞兒剛剛不是很會吸嗎?吸啊!再給本
大爺吸啊!你再吸啊!」

  「啊!死……死瞭、美死人瞭……」

  一番撻伐之後,老七又催促劉三等人講述韓月瀅。

  「這煞風景的話就別提瞭。」劉三甚至停下瞭動作,道:「反正那妞兒九成
九是活不瞭啦!說起這,倒是老七你要註意啊!五行轉命術你已借命三次,五行
之中就剩下兩個,以後做事可多留個心眼,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知瞭,知瞭。」老七悻悻然道,這時他放過瞭胯下那名進氣多,出氣少的
少女,轉而拉瞭另一名頗為艷麗的女郎又肏瞭起來。

  「陽精、我要喝精………」

  停下動作的劉三,使馬翠萼得到喘息,隨即腦袋裡滿是男人陽精的飛霞派女
俠,又開始囔嚷起來。

  劉三看得興起,當下抽出昂揚的肉屌,湊到馬翠萼面前道:「這麼想喝,那
老子成全你,還不來吸!」

  「啊!大肉棒兒!」馬翠萼如獲至寶,撐起痠軟的身體,一轉頭便將那沾滿
自己淫液浪汁的肉屌吸入口中不斷吞吐、吸咂。終於,在劉三一聲怒吼之中,他
射進瞭馬翠萼的口中。

  「好濃、好腥……唔唔……我還要……」馬翠萼吞瞭口劉三腥臭的精液之後,
也不顧嘴內上有黏白之物,又立即擺頭繼續吞吐起劉三的肉棒。

  「陽精!我也要,射給我啊啊啊……」另一邊,聞到精液味道的高巧倩也發
出瞭歡快的悲鳴。老五自然如她所願狠狠的在這可憐少女的體內射出瞭自己的欲
望。

  採陰補陽至此變成尋歡求樂。

  半個時辰之後,大床上的淫戰終於結束,其中十名少女此刻都已四肢癱軟,
沉沉睡去,隻剩下高巧倩與馬翠萼兩人似乎不知疲累,正互相慰藉。

  劉三穿好瞭衣服,望著埋首於高巧倩雙腿間秘洞不停吸允殘存精液的馬翠萼,
不禁搖搖頭,道:「當真變成兩頭畜牲瞭。」

  「嘿嘿,所以才叫牝獸。」老七拉緊瞭自己的褲腰帶,淫笑道:「整天發春
著要男人入,操這種女人真過癮!」

  老六搖頭道:「老七你這可就不懂瞭。這些牝獸固然操得爽,可她們的腦子
都已經壞瞭,永遠就隻是這個樣,不會再有別的花樣,遲早會有乏味的一天。」

  「說起調教性奴,我們其實有的是辦法。」老五也加入話題道:「可偏偏上
頭就要嚐試那勞什子的鬼大法,搞得這些名門俠女全變成瞭花癡,就不知接下來
這個魚小薇能不能挺得過去……」

  三人這邊高談闊論的同時,地宮深處的密室之中也上演著一場勾人心魄,卻
又邪魅無比的戲碼。

  不同於其他地方的晝亮清明,密室內滿是幽藍螢光。再觀密室中央,一座斜
面的八卦形平臺正面向入口石門。臺上此際正繚繞著青綠色的煙霧,雖無法一眼
看透,卻遮擋不住裡邊的人影,以及誘人的喘息。

  「唔……呼、呃、哎……哎……呵……」

  斷斷續續的甜膩語音,既是嬌喘,又是呻吟。綠霧之中,一名年輕女子躺在
這平臺之上,看似全身乏力,卻又雙手抱肩,微微發顫,像是拚命忍耐著什麼。

  女子不著外衣,全身上下僅剩下一件水靠。水靠,又稱水衣,多以海中猛獸
之皮所縫制,貼身保暖,使人能在水下自由活動,可謂潛水者必備之物。

  而這名女子身上所穿水靠,雖是無袖,可墨黑油亮,猶如新漆。再者,這件
水靠質地非凡,貼身無縫,卻又不勒人皮肉,薄如蟬翼絕不厚重,穿於身上幾乎
毫無所覺,同時也將女子的身材徹底體現。

  纖細修長的體態,伴隨著難耐的呼吸聲起起伏伏,那潔白的藕臂,不斷磨蹭
著身上的黑皮,形成鮮明的對比。緊貼的皮衣將胸型完全勾勒出來,雖說那兩團
扁圓略顯嬌小,可是在這纖細的身軀上,卻也稱得上恰到好處。漆亮的油光一路
向下延伸,先是縮於腰際,後又展於臀股,最後收於大腿根附近。

  同樣都是美女,高巧倩胸大臀翹,馬翠萼股圓腿滑,可和這名女子一比,高
巧倩的腰缺弧度,馬翠萼則是略顯腿粗,在這比例上又哪及此的女曲線玲瓏,這
孰高孰低立即分曉。

  再觀此女,面貌艷麗,兩頰酡紅,雙目含波似水柔情,卻又迷或茫然,粉舌
不時探出輕舔下唇,媚惑人心的程度更勝大廳上的任何一名女子。

  她哼哼唧唧,秀眉略皺,一頭烏黑雲發早已散開,此刻卻是濕滑柔亮,原來
她早已香汗淋漓,體香四溢。胸前乳尖亦是硬如棗核,撐著貼身水靠,頂起瞭兩
點油亮。同時下體亦是顯而易見,兩腿交錯磨蹭之間,那腿心深處的漆皮也受秘
穴收縮影響,倒吸而入,使得這神秘而美麗的地方看起來有如駝趾,唯一不同之
處便在於那蹄線上端,隱隱浮出一顆小粒,足見此女正是心動難耐,春情勃發。

  終於,女子忍不住將右手下探,眼看那已經透紅的玉指就要按上浮印在駝蹄
線上的小顆粒,忽然──

  一桶冰水自前方狠狠潑下,直接灑在她的臉上。

  迷茫的眼神登時消散,女子霎時清醒過來!就看她想要立即起身,可身邊纏
繞的綠色怪霧卻令她肌膚發燙,肌肉痠軟,她才將將挺起腰板,便又軟瞭回去。

  「嘿嘿,魚小姐你可千萬要忍住啊!」

  一道滿是奸詐調侃的語氣自前方傳來,也道出瞭此女身份,正是在魚傢宅院
遭擒的神魚幫千金──魚小薇。

  魚小薇奮力抬起頭,望著前方一道壯碩的身形,心頭驀地一陣火熱亂竄,差
點又要忍不住去揉自己的下體。可冰水潑面令她身體敏感卻又不失神智,當下開
口方罵道:「你……啊………」卻是一瞬間欲火、屈辱、驚怕、憤怒種種情緒紛
紛而至,隻能蜷曲著身子,不停顫抖。

  隨之而來的,又是一桶冰水。

  這時聽聞遠方一道沉重的聲隆隆傳來,原來是密室石門就此打開。

  穩健的步伐,威迫的壓力,縱使隔著一層詭異的妖霧,魚小薇仍能感受到進
來之人的恢宏氣勢。

  「拜見魔王、靈使大人。」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其中一個便是方才調戲自己的那個強壯的身影吧!

  「男人……」心中的念頭自然從口中溜瞭出來,魚小薇的聲音滿是欲望,待
她察覺自己失態之際,回應她的卻是三個不同嘲笑聲浪。羞怒之中,卻有種莫名
其妙的快意在心底騷動。

  「如何?」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令在場的笑聲戛然而止。那聲音雄渾、霸道,聽得魚小
薇心中一陣狂跳,可潛意識中卻隱隱有種想要臣服的感覺。

  「稟魔王,這次的效果比以往都好。如今已經過瞭十六個時辰,女奴尚能保
持自己的理智。」

  這聲音應是向潑自己冰水的男子吧……

  魚小薇渾渾噩噩間如是想到。過瞭一會,這才又察覺到對方提及的女奴二字,
乃是自己。本是南水第一大幫的千金如何能忍得下這口氣!強忍著肉體無法制止
的詭異快感,以及心中一團亂的情緒,魚小薇艱難反擊道:「你、你才是奴仆…
…喔……我……才不,我才不會當你們的女奴呢!」

  一口氣說完剩下的話,心神也熬過瞭堅忍的頂點,一絲情緒的釋放,換來的
便是快速的墜落。一瞬間,魚小薇隻覺得自己的腦子無法再思考瞭,身體突然著
起火來,乳頭漲得發疼,陰戶騷得利害。

  不管瞭,什麼都不管瞭……

  就在魚小薇徹底失控,一手抓著自己的鴿乳,另一手探到腿股之間正要瘋狂
揉捏之際,一陣強大的風壓撲面而來,既吹散瞭不停圍繞著自己的綠霧,同時也
將自己發瘋般的沖動壓瞭下來。

  青綠色的霧氣散而重聚,卻淡化瞭許多。這一回魚小薇隻覺得自己的身軀微
微發癢、悸動,卻再也沒有那種要一頭沉淪其中的崩潰感。她甚至可以看見那被
稱為「魔王」的人,頭戴沖天冠,身著深藍錦袍,樣貌雖看不清,可身體卻是高
大威猛,自成一股強勢。不知為何,這身影瞬間映入瞭腦海,魚小薇感覺到自己
的芳心猛然跳瞭一下。

  「看來還是不成。可惜當年逆乾坤死得太早,這欲界之法隻談瞭一半。嗯…
…」那位魔王沉吟道:「禦元……」

  「屬下在。」禦元道。

  魔王道:「一個時辰後,欲望之氣再添三分即可,若有異狀,可及時撤陣,
由你親自坐鎮。明白嗎?」

  禦元必恭必敬道:「屬下明白。」

  魚小薇望著禦元的身影又是彎腰又是退後而站,尚在理清著這些人誰該是誰
的時候,忽然,她發現魔王朝自己這看瞭過來。

  是的,雖然看不清楚面容,可魔王的目光正盯著自己。魚小薇完全可以感受
到那道目光之中蘊含著無止盡的欲望與霸道,自己身上這件刀槍不入的海龍蛟衣,
此刻完全被其洞穿──自己,在他面前是完全赤裸的。

  「魚小姐……」魔王渾厚的聲音傳入耳中道:「本魔王希望你好好撐著。你
進來時也見過瞭,那些在『欲望之廳』上的女人,全都是隻知道交媾的牝獸。即
使是飛霞派出來的兩個小娃兒熬不過去也是如此。你如不想成為牝獸,就想辦法
讓自己醒著吧!」

  這些話語,一字一句徹底印在魚小薇的心中。她無法反駁,因為她感到懼怕,
可這懼怕之中又有一種力量,讓她覺得,隻要聽著魔王的話去做,自己就絕對能
夠安心。

  她,忍不住「嗯」瞭一聲,卻是肯定的語意。

  「此女雖非處女,但卻有媚體之相,實屬上選爐鼎之材。」魔王並不理會,
又轉過頭去,對禦元道:「禦元,本魔王知你此刻有傷在身,心境動搖,但隻要
欲界能成,本魔王允你將這娃兒當作爐鼎帶去閉關,直至突破先天境為止。」

  禦元一聽又驚又喜,連忙跪身就要叩謝,卻覺得一股雄渾之力將自己緩緩托
起,卻是魔王所為。

  魔王又道:「把這精力省下,做事去吧。」

  「屬下遵旨!」禦元彎腰一拜,可語氣卻難藏喜悅。

  夜,更深瞭。

  再沉的黑暗也將換來黎明,遠離不見天光的地宮,也遠離襄州重鎮的荊陽城,
來到一座山谷之中。

  谷中楓樹甚多,且已逐漸泛紅。

  清晨的陽光射入谷中一間木屋的窗口,映照在正躺在木床上的絕色佳人臉上。

  辣眼的感覺喚醒瞭佳人,韓月瀅眨瞭眨眼皮,悠悠醒轉。她欲坐起身子,可
右肩傳來一陣劇烈疼痛,忍不住「哎」瞭一聲,眼前又是一黑,差點再次暈瞭過
去。

  不知過瞭多久,韓月瀅總算坐起身子,她這時才發現,不隻是右肩重傷幾乎
不能使力,自己也是全身痠疼,四肢無力,腹中更是空蕩蕩的感到飢餓。可這一
切卻不能阻止自己去想一個問題:「我在哪裡?」

  自己身上套著一件潔白乾凈的素衣,顯然是有人替自己換過,但這附近的環
境從未見過,顯然不在地宗的任何一個分壇。記憶再次湧現,正是自己如何推開
劉鐵心去替黃劍星擋那一箭的畫面。

  想到渾身浴血的黃劍星,韓月瀅沒來由的一陣心痛,忍不住哭道:「師哥…
…」

  垂淚片刻,韓月瀅拭去眼角淚珠,艱難的站起身子,忍著疲痛的身心走到門
口,拉開瞭木門,正好對上瞭一個窈窕的倩影正要從自己眼前橫過。

  來人察有覺,止步回頭。

  柔和的晨曦之下,兩名絕色儷影首次照面。

  就看眼前這位身著黃衫,頭盤雙髻的鵝蛋臉少女,手抱竹籮,裡頭裝滿瞭草
藥,正笑盈盈的望著自己道:「姑娘,你醒啦!」

  「嗯。」韓月瀅點頭道,心中也有瞭底。自己大概便是被眼前這位少女所救,
於是微微一笑,道:「謝謝姑娘的救命之恩。」

  「姑娘你太客氣啦!」少女抱著竹籮走瞭過去道:「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我
們有緣才是。何況,要不是有我師兄幫忙,我還真沒法解你身上的魂煞之……」

  「咳、咳。」一聲輕咳打斷瞭少女的聲音,就看另一名身材瘦長的少年正雙
手抱臂的倚在前方不遠處的草堂墻邊。

  少年冷冷的瞪瞭韓月瀅一眼,開口道:「不關我的事,我不救天門的人。」

  「玄哥哥!」黃衫少女嘟起小嘴嗔道。然而,少年毫不理會,拾起靠在角落
的柴刀,轉身離去。

  「他那個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黃衫少女來到韓月瀅面前,望著百般
錯愕的韓月瀅,柔聲笑道:「姑娘你別理他。」

  「喔,呃……」韓月瀅回過神來,依舊充滿疑惑。

  「我叫趙靈依,剛剛那位是我師兄,他叫楊玄。」黃衫少女道:「不知姑娘
怎麼稱呼?」

[ 本帖最後由 皮皮夏 於 2017-10-31 08:31 編輯 ]

上一篇:【黃蓉轉世】(01)【作者:darksight(耿鬼)】
下一篇:【歐克牧場物語】(03)【作者:gda20456(悠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