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推薦 精選

【蘭指纖纖】(01)【作者:悉尼夜月】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噬魂靈眼】(01-15 全本)【作者:不詳】

下一篇:【位面獵奴之狂三無慘】【作者:何米奇】


作者:悉尼夜月
字數:3456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一章 緣起

  燕建元五年,京城妖風不斷,卷起漫天的黃沙,竟有幾分末日的景象。有相
士雲:天狼星異動,直逼紫微星。帝星黯淡,使朝中人心惶惶,也帶動瞭街頭巷
尾的熱議:莫非前朝餘孳要卷土重來?又或者北邊的那位不顧太子大婚,要揮兵
南下瞭?

  隻是這些喧鬧並未影響丞相府的清靜,獨孤丞相治下甚嚴,加上獨孤大小姐
即將成為太子妃,下人們來去匆匆,彼此間也沒有太多交流。

  獨孤雪靜靜坐在涼亭裡,層層輕紗阻斷瞭惱人的黃沙,隻是書靜靜得躺在桌
子上,良久也沒有給翻動過。突然外面有人大叫:「聖旨到!」

  獨孤雪抬起頭,淡淡掃瞭葉兒一眼,葉兒連忙躬身告退,朝門外跑去。

  沒過多久,葉兒就帶著夫人身邊的管事嬤嬤回來瞭,管事嬤嬤一見大小姐,
就行瞭個禮,臉上擠出滿臉笑容:「恭喜小姐,賀喜小姐,皇上請小姐到護國寺
靜修十天,之後就會擇日與太子殿下完婚!」

  獨孤雪看瞭嬤嬤一眼,淡淡得說:「嬤嬤辛苦瞭。」

  花兒連忙從袖子裡拿出一小袋碎銀子,遞給瞭管事嬤嬤。

  嬤嬤連聲道謝,順便告退瞭,急忙走到無人處,才敢拿出汗巾擦汗,心想:
小姐以前是為人嚴厲,不茍言笑,如今更帶瞭一分上位者的威嚴,剛剛她看我一
眼,竟嚇得我話也不敢多說,滿臉大汗,隻是太子殿下風流成性,這樣花兒一樣
的人兒不知道要哭成什麼樣。

  涼亭裡的獨孤雪站起來,望著庭院裡的小橋流水,嘴角噙出一絲笑意:「護
國寺,很好……」

           ************

  因為天有異象,天也黑得特別早,倚紅居的老鴇站在大門口,瞪大眼睛看著
前方,那濃妝也擋不住眼角的細細皺紋,畢竟是歲月不饒人,再美又如何,想以
前自己是頭牌的時候門庭若市,迎來送往,花錢如流水,如今生意大不如前,在
全京城的青樓裡也排不上名次。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拜佛拜得多瞭,觀音菩薩慈悲,天上掉下一個柔妹妹,還
記得那日柔姑娘款款而來,雖然戴著帷帽,但是身姿形態真像是從畫上走下來的
仙女。

  柔柔隻提瞭三個要求,一是要舉辦花魁大賽,二是一月之內戴帷帽賣藝,每
天隻接待三位客人,每個客人隻下一盤棋,若有人勝出,願意以身相許,輸者一
盤百金,三是一月之後若無人勝出,就舉辦開苞大會,價高者得。

  花魁大賽就在倚紅居舉行,那日滿園盛景,還有不少盛妝打扮的鶯鶯燕燕,
可是柔柔一摘下帷帽,眾女就屏住瞭呼吸,此姝隻是用一木簪把秀發挽起,不施
脂粉,就讓群芳們黯然失色,成為京城當之無愧的花魁。

  慕名而來的客人簡直要把倚紅居的大門擠破瞭,可是眾人都是乘興而來,敗
興而歸,因為柔柔棋藝高明,無一人可敵。於是柔柔姑娘的開苞大會,座無虛席,
而且連站都沒地方站,眾人都想一睹傳說中的天姿國色。

  可是老鴇不在裡面招待客人,卻在這裡引頸長望又是為何?

  自然是等待貴客臨門,這位客人身份非同凡響,竟是當朝太子慕容夜。慕容
夜風流之名全城皆知,他自然不會錯過這青樓盛會。

  終於進入酉時時分,遠處有一隊伍走來,馬蹄被佈條包起來,走在這寂靜的
夜裡,連一點兒聲音也沒有,傳聞太子治軍嚴整,果然名不虛傳。當前一匹黑馬,
毛色光亮,神情倨傲,正是太子的寶馬青風。

  當青風來到老鴇面前,那人從馬上躍下,隻是面上戴著面具,看不清容顏,
但玉樹臨風,身形魁梧,常年居上位者的氣勢迎面而來。

  老鴇忙躬身行禮:「參見太子殿下。」

  太子對老鴇視若不見,長驅直入,老鴇連忙在前面帶路,把太子引到樓上雅
座。

  貴賓入座後,開苞大會也就正式開始瞭。

  全場的蠟燭突然一起熄滅,隻有舞臺上依然是一燈如豆,有一白衣麗人從後
面走來,身形妸娜多姿,走的卻是前朝最流行的飛燕步,讓眾人看得連眼睛也不
敢眨瞭。

  柔柔依然戴著帷帽,向眾人施瞭一禮:「柔柔拜見眾位公子。」

  她走到瑤琴前,輕撥瞭幾下,唱的是耳熟能詳的樂府詩:江南可採蓮,蓮葉
何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一曲終瞭,下面人聲鼎沸,好評如潮:此曲隻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

  可是樓上雅座卻一片死寂,太子的書僮小理子看著自傢的主子從懶散的模樣
變成正襟危坐,身上卻散發出一種可怕的氣息,就像主子在狩獵時看到獵物的感
覺。

  此時柔柔姑娘已經離去,老鴇上臺,說一些喜慶的話,甚至為瞭表示嫁女兒
的不舍,還掉瞭幾滴淚,擦乾之後就說底價一千金,價高者得。

  不能競價的人唏虛不已,看來與美人緣份無望,有能力競價的雀躍不已,仿
佛美人唾手可得,可以一嘗芳澤。

  「一萬金!」突然從樓上傳來這句話,樓下一下變得安靜,無論是金錢還是
太子的積威,都無人再敢喊下去。

  太子在小丫環的引導下來到柔柔的閨房,柔柔坐在床上,桌子上放著棋盤和
棋子。

  柔柔見太子進來,施瞭一禮:「柔柔拜見太子。」

  「免!」太子柔聲說道。小理子連忙在外面關上瞭門。

  「柔柔不才,請太子手談一局。」

  「好。」

  「遠來是客,請太子執黑先行。」

  太子也不謙讓,就把一黑子落在中間腹地,柔柔也隨之下瞭一白子。

  兩人你來我往,太子沖鋒陷陣,柔柔卻守得緊實,太子眼看要落敗,突然靈
機一動,棄瞭中央腹地,在周國安營紮寨,雙方戰況陷入膠著。

  最後一算,柔柔輸瞭半子。太子再也不願意等待,一下就掀開帷帽,不由倒
吸一口冷氣,實在是太像瞭,如若不是比步步為營的她差太遠,他有一刻真以為
朝思暮想的人就真在眼前。隻是這眼睛,這眼睛還不如那人的一分清亮。

  柔柔趁太子心神微分時遞上香唇,可是太子卻擰頭錯過,吻在她額頭上,一
手也不安分得往下,隔著衣服揉起酥胸,然後粗暴得把衣服扯爛,揉搓著已經尖
尖挺立的椒乳,另一隻手到下面尋找芳草茂密之地。

  柔柔媚眼如絲說:「太子爺,爺……你弄得奴傢好……」

  突然覺得男人一冷,淡淡地說:「叫師兄。」

  柔柔隻能收起媚色,輕蹙著眉說:「師兄,你弄疼我瞭!」

  這句話卻點燃瞭太子所有的激情。太子把柔柔攔腰抱起……

           ************

  此時在皇宮內院的禦書房,皇上看著桌上的一幅素描發呆,這隻是極簡單的
一幅人物畫像,僅以寥寥幾筆就勾勒出一美人的形態,竟是美得不可方物,正是
傳說中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有太監在外面恭聲道:「皇上,雄統領求見。」

  良久才聽見裡面傳來聲音「傳!」

  皇上把美人圖收到一本詞話裡,雄統領就到瞭,「臣拜見皇上,祝皇上萬歲,
萬歲,萬萬歲!」

  「愛卿免禮平身。」

  「謝皇上」雄統領停頓一下,斟酌著稟報:「啟稟皇上,臣按照新線索查訪,
仍然沒有蘭公主半點音訊。蘭公主是墨隱大師關門弟子,算無遺策,這些年勵精
圖治,藏匿不出,每當有新的蛛絲馬跡,臣去查時,必已給公主消滅乾凈,半點
蹤跡也沒有,但按照種種跡象來說,蘭公主發動必在這一兩個月內,請皇上小心,
另外……」

  「愛卿但說無妨。」

  雄統領卟通一聲跪在地下:「臣死罪,臣不敢妄議太子,隻是太子每每見到
臣,都會詢問蘭公主下落,太子對蘭公主癡心天下皆知,蘭公主一來,太子必須
會將江山恭手相送,臣……」

  「住嘴,夜兒自幼聰穎過人,被墨隱大師收為第一任弟子,盡得大師悉心教
導,劍法自不必說瞭,排兵打仗,未嘗敗跡,文治武功在朕的兒子裡,都是最出
類拔萃的,你不用說瞭,朕心意已決,他是太子的不二人選。」

           ************

  倚紅居內,紅燭燭淚不斷,帳裡的人兒也泫然欲泣,隻是身上縱橫的男人心
細如發,哪怕她臉上稍有一絲媚色,身體都會馬上變冷。於是柔柔強忍著破瓜之
痛,拼命咬著嘴唇,卻不知道已經把櫻唇咬破瞭,淡淡的血腥味深深刺激瞭男人,
讓男人更加用力的耕耘著。可憐的女人已經不知道泄瞭幾次身,男人卻依然不知
疲倦得換著各種姿勢。

  終於到最後,男人一泄如註,女人也忍不住輕吟一聲,男人卻突然用手捏住
女人的玉頸:「你到底是誰?」

  女人望著男人的面具,看不破這面具後的表情,隻能看懂男人眼裡深深的厭
棄,她盡量放低聲音,柔聲道:「師兄,你弄疼人傢瞭。」

  「閉嘴,戲演完瞭,本太子沒什麼耐性,現在你應該說真話瞭吧?」

  「奴傢真不知道太子在說什麼。」

  「很好,你回去告訴你的主子,要她給本王一個解釋,多年相思之苦就讓一
個替身向本王償還嗎?」

  然後高叫道「小理子」。

  小理子忙推門進來,不敢往帳裡看一眼,替太子換上衣衫。

  穿好衣服的太子推門而出,看到聞聲而來的老鴇,厲聲道:「柔柔以後是本
王的,你要多少銀子,問小理子拿就是。」

  夜已深,不眠人卻依然很多。在京城一角,柔柔跪在地上,靜候某人。

              【未完待續】

上一篇:【噬魂靈眼】(01-15 全本)【作者:不詳】
下一篇:【位面獵奴之狂三無慘】【作者:何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