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推薦 精選

【落難女神】作者:a11yyh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歐克牧場物語】(03)【作者:gda20456(悠哉

下一篇:【傾城淫欲】(10)【作者:厲害瞭我的吧】


作者:a11yyh
字數:1.4w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我親愛的奧菲利亞大人,落到夕日敵人手裡的滋味如何呢?」

  「我呸,卑鄙的魔族,聖光不會放過你們。」

  「不愧是聖殿女神,身體淪為階下囚,嘴上依然不依不饒。」

  奧菲利亞憤恨的看著眼前的惡魔,素色的白袍滿是一副大戰後的淒慘景象,
她萬萬沒想到,原本已經節節敗退的魔族,竟然在聖殿西部潛伏瞭一支小隊,趁
她落單時,對她發動瞭奇襲。聖殿女神的不容置疑的實力讓她苦苦堅守,但最終
敵不過魔族的輪番消耗。

  「伊西斯是吧?我早該在陣前將你湮滅為塵土。」

  奧菲利亞對眼前的惡魔還有映像,原本隻是奇襲部隊一個螻蟻般的兵卒,竟
在她快支撐不住的時刻對她發動瞭關鍵一擊,此刻,圍繞房間的暗紅色光幕散發
出不可抗拒的壓制之力,惡魔領域對身為魔族的伊西斯來說像空氣般正常,對身
為聖殿女神的奧菲利亞卻像是命中註定的克星,盡管體內磅礴的神力抬手間便可
將眼前的魔族消滅,但在惡魔領域壓制下,落難的女神隻能艱難的一絲絲挪動身
體,向墻角慢慢退縮。

  「確實,正面交鋒,我必定不是奧菲利亞大人的對手,」伊西斯雙眼火熱的
盯著奧菲利亞白袍下包裹的身軀,淡淡的白光讓女神玲瓏有致的身體露出一絲不
可侵犯的感覺,但越是這種感覺,卻越能激起魔族心中政征服的欲望,「但是,
魔王大人將我留在奇襲部隊,自然有他的道理,奧菲利亞大人,你知道我心目中
完美的女性是什麼樣的嗎?」

  伊西斯毫不掩飾的視奸讓奧菲利亞萬分惱怒,但還是隨著伊西斯的話,將羞
恨的目光移向房間的另一個方向。

  暗紅色的光幕中,先是出現一個女性的輪廓,嬌小的香肩,纖細的手臂,兩
個飽滿的巨物像皮球般懸掛在胸前,豐碩的臀部左右扭動,豐腴的大腿前後交替,
僅僅一個背影,也散發著無窮的魅惑。

  輪廓漸漸清晰,黑發黑瞳塗著暗藍色的魅惑妝容,惡魔小角,暴露的紅色比
基尼內衣,黑色網襪,身後一對小惡魔翅膀,忽閃忽閃的樸動,昭示著這個女子
的身份。

  「魅魔是一種神奇的生物,不像女神大人身上礙事的聖光,魅魔擠可以和惡
魔交合,對神族的身體也有很高的契合度,隻可惜,身為魅魔,註定會失去戰鬥
的能力,他們的等級,是依靠身上的魅惑能力來劃分的。」

  「哼,可憐的奴隸,魔族中最卑賤的存在。」

  「怎麼能這麼說呢,奧菲利亞大神,這可是我理想中,您的最終形態啊。」

  「你!」奧菲利亞滿臉羞紅,身為聖殿女神,就算在聖殿中,她也是所有人
頂禮膜拜的對象,渾身散發無窮聖光的她,聖潔而不可侵犯,就算在心裡,也不
會有人產生任何褻瀆的想法,如今,卻被眼前的惡魔拿來和卑賤的魅魔作比較。

  「怎麼,奧菲利亞大人不相信我?」

  虛空中突然伸出藤蔓狀的物體,捆住奧菲利亞的四肢,將她提瞭起來。虛弱
的聖殿女神已經象征性的掙紮瞭幾下就放棄瞭抵抗,縈繞周身的聖光本能的發出
抗拒,藤蔓與奧菲利亞接觸的地方發出絲絲白煙,但被灼燒的部分很快又再生出
來,此消彼長間,將奧菲利亞牢牢固定成一個懸空的姿態。

  鼻尖傳來腥臭的味道,身上感到一股滑膩膩的感覺,奧菲利亞皺眉扭過頭,
纏繞身軀的哪是什麼藤蔓,分明是一根根沾滿粘液的觸手。

  「啊啊啊…」

  雖然以聖殿女神的身份生活瞭多年,但奧菲利亞畢竟是個女人,從未和人有
過肌膚之親的女神,在觸手突如其來的驚嚇下,瞬間恢復瞭女人的本性,放聲大
叫。

  「很好的反應,我想,你需要這個。」

  伊西斯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捏住奧菲利亞的雪白的下巴,皮膚一接觸,指尖
就傳來熾熱的灼痛感,伊西斯深吸一口氣,掏出一個裝滿透明液體的試管,向奧
菲利亞嘴裡灌去。

  冰涼粘稠的液體,入口有種怪異的甘甜,攜帶著一股異香,順著女神的食道
滑落。

  「咳,咳…你,給我吃瞭什麼?」

  「魅魔的唾液具有天生的催情效果,保守的女神大人一定沒品嘗過吧,不知,
是否和女神大人的口味呢?」

  「你竟敢…啊!」

  一句話沒說完,奧菲利亞就被強烈的快感打斷,從白袍的破洞下,雪白的皮
膚透出一抹嫣紅。

  「該你上瞭。」

  「是,大人。」

  衣著暴露的魅魔女子,踩著紅色高跟,風情萬種的走向奧菲利亞,鮮紅色指
甲的小手扶上奧菲利亞的側臉,塗著暗藍色眼影是雙眼,居高臨下的看著奧菲利
亞,自顧不暇的女神,雙頰已經通紅,紅唇半張,輕微的吐息伴隨著細不可聞的
嬌喘,眼中掙紮的神色漸漸浮上一層水霧,顯得嬌弱,迷離。

  「你,不要…」

  奧菲利亞根本意識不到,自己此時的語氣已經變得前所未有的嫵媚,話才剛
說瞭一半,就被一雙嬌艷的紅唇堵瞭回去,鮮艷的紅色嘴唇,緊緊貼合著素雅的
珍珠色嘴唇,三角形的紅色舌頭,從女神微張的嘴唇探瞭進去,溫柔的攪動。

  奧菲利亞能感受到魅魔女子溫熱的鼻息,嘴裡的外來物,柔軟得想一個溫柔
的情人,淡淡的甜味和剛才喝下去的液體如出一轍。她此時似乎置身於一團篝火
旁,淡淡的暖意從每一寸皮膚的毛孔滲入,順著血管流經全身,她全身緊繃的肌
肉漸漸舒緩下來,失去瞭最後一絲抗拒的力氣。

  單方面的濕吻持續瞭一分多鐘,奧菲利亞大腦仿佛灌滿瞭魅魔女子的鼻息,
昏昏沉沉的她,仿佛忘記瞭自身的處境,忘記瞭自己的高貴的女神身份,眼前低
賤卑微的魅魔女子,在女神心目中的形象漸漸高大,奧菲利亞眼神迷離的看著眼
前長著惡魔小角的女子,一動不動的香舌,像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試探性的伸
瞭一下後,主動勾上瞭攪擾她多時的外來物。

  天使與惡魔,女神與魅魔,兩個姿色截然不同的肉體,在暗紅色的光幕中緊
緊貼合在一起,交冉的進度緩慢進行,伊西斯看著眼神迷離的奧菲利亞主動回應
起魅魔的熱吻,知道往日裡不可侵犯的女神已經被攻破瞭心裡的所有戒備。

  「啊!」

  突然,奧菲利亞失神的嬌喘瞭一聲,原來是魅魔的一隻手,已經穿過奧菲利
亞的白袍,伸進身體中最私密的區域。

  心中沒來由的恐慌,奧菲利亞的腰肢向後退卻,但緊接著,灼燒周身的浴火
讓她開始懷念起被觸碰的感覺,白袍包裹下露出一個豐腴曲線的臀部,顫抖著向
前貼合。

  「啊啊啊…」

  再次傳來的嬌喘,比剛才更持久,再次觸碰到魅魔女子小手的時刻,奧菲利
亞下體噴出一團陰液,在外人眼裡不可侵犯的聖殿女神,在敵人的巢穴中,迎來
瞭作為女神的第一次高潮,同時也走進瞭墮落的深淵。

  嬌喘消停的同時,奧菲利亞光潔的背頸,突然像瓷娃娃一樣,裂開瞭一絲裂
縫,耀眼的白光,隱約從裂縫中射出。

  伊西斯滿意的看著這絲白光,知道他添加在魅魔唾液裡的東西發揮瞭其應有
的作用。

  我親愛的奧菲利亞大人,你的命運從此刻起,已經註定!

  暗紅色的光幕中,交冉進行的越來越激烈,身著白袍的女神,不知已經經歷
瞭多少個高潮,衣衫不整的她,龐若無人的抱緊眼前衣著暴露的女子,明明是高
高在上的聖殿女神,此刻卻像一個饑渴的雌獸,不知羞恥的向眼前卑賤的魅魔渴
求。原本光潔的皮膚,此刻佈滿瞭蛛網般的裂縫,耀眼的光芒從裂縫中射出,仿
佛隨時會炸開一般。

  「額…」

  再一次,女神達到瞭高潮,和她貼合在一起的魅魔,周身散發出淡淡紅光,
竟順著佈滿奧菲利亞全身的裂縫,向奧菲利亞身體裡融瞭一截。

  女體的高潮無窮無盡,一波勝過一波,很快,奧菲利亞再次迎來高潮,魅魔
再次向她身體裡融去。

  最後,交冉的女子僅剩下奧菲利亞一人,原本被動的侵犯,此刻變成瞭她單
人的自慰。

  聖潔的女神不知羞恥的扭動在地上,小手伸進破爛的白袍中,配合著臉上欲
求不滿的表情,瘋狂的索取,在自己的自慰中迎來瞭最後一波高潮,原本從魅魔
身上發出的紅光,此刻縈繞在奧菲利亞周身,然後從她身上的裂縫中滲透進去,
消失不見,原本從裂縫中射出的白光,此刻已被妖艷的紅光所取代,外面上,奧
菲利亞還是原來的樣子,可是內在,代表魅魔的紅,已經沿著奧菲利亞身體和心
靈的裂縫,完美的融入她的神格,她的靈魂,她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成為瞭她身
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裂縫漸漸消失,倒在地上,衣衫不整的女神,漸漸歸於平靜。

  周身傳來陣陣奇怪的感覺,灑遍全身的暗紅色光幕,像是傢鄉的空氣一般,
讓奧菲利亞感到一種熟悉的寧靜。

  「我…」

  小手按著地面,女神以一個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嫵媚姿勢坐瞭起來,這種
感覺實在太奇怪瞭,來自惡魔領域的壓制,已經再也感覺不到,磅礴的力量再次
充滿全身,但總有一絲說不上來的維和感。

  「奧菲利亞大人剛才的表演真是精彩啊,也不枉我浪費瞭那麼好的素材。」
伊西斯在一旁拍著手掌,臉上的表情似是真的在陶醉,又似在嘲笑。

  「你!」

  伊西斯的話讓奧菲利亞突然想起剛才的一切,羞恥,憤怒,所有情緒一瞬間
爆發開來,周身的磅礴力量應心而動,單手一揮,射出一道光刃。

  原本摧枯拉朽的潔白光刃,此刻竟變成瞭怪異的粉紅色。

  唔,不錯的反應,奧菲利亞射出光刃的動作,在她自己看來,和她平日裡威
風凜凜的戰鬥姿態無異,但在伊西斯看來,昔日的女神,剛才風情萬種的揮瞭揮
衣袖,腰肢的扭動,眼角挑動的弧度,與其說是在戰鬥,倒不如說是拋瞭一個媚
眼。

  粉紅色的光刃,沒有以往的迅捷,而是輕飄飄的落在伊西斯的身上,然後在
奧菲利亞目瞪口呆的註視下,像一朵粉紅色的雲,僅僅一拍就飄散開。

  感受縈繞周身的粉紅色香氣,看著奧菲利亞楚楚動人的姿態,伊西斯十分滿
意眼前的作品,聖潔的女神,就算是墮落成魅魔後,也是魅魔中的極品。

  「像其他所有魅魔一樣,奧菲利亞大人是無法參加戰鬥的。」

  「你說什麼,啊…」

  盡管心裡早已有所猜測,但當真正聽到伊西斯審判般的話語時,還是讓奧菲
利亞痛苦的無法接受。

  伊西斯向前走瞭一步。

  奧菲利亞突然痛苦的跪到地上,她原本是打算沖上前和這個毀瞭她的惡魔拼
命,突然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嚴像大山一樣襲來,伊西斯雖然算不上頂級惡魔,但
能走上聖殿奇襲隊的前線,也是惡魔中的上位者,這個階級,比起最低賤的魅魔
來說,實在高的太多瞭。

  「奧菲利亞大人,還當你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嗎,和聖殿女神的身份說再見吧。」

  「你…不能…我…是…聖光…」

  奧菲利亞艱難的抬起頭想要反抗,但來自惡魔上位者的氣勢一波蓋過一波,
自己昔日無所畏懼的氣場當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身體本能的想要畏懼和順從,
仿佛,自己才是那個隨時就能被湮滅的螻蟻。

  下巴被人捏住,身體像是一隻弱小的動物一樣被提瞭起來,伊西斯再次接觸
伊西斯的身體,奧菲利亞的皮膚再也沒有灼熱的白光射出,反而透出一股淡淡的
嫣紅。

  「唔,唔。」

  舌頭粗魯的頂開奧菲利亞的嘴唇,奧菲利亞全身像是被抽光瞭力氣,任由惡
魔的侵犯。

  「好甘甜的口水,這催情的能力絲毫不亞於修煉千年的魅魔呢,奧菲利亞大
人,你此刻,還覺得自己是聖潔的聖殿女神嗎?」

  「知道為什麼魅魔在魔族中是最低賤的種族嗎?確實,她們不能戰鬥,但是
隻要經過修煉,她們魅惑的能力也會令一般強者頭疼,真正決定她們身份的東西,
是魔界一種盛產的礦石——魔魅石,魅魔,是一個註定要成為奴隸的種族,正巧,
在下手裡,就有一顆魔魅石。」

  伊西斯不懷好意的看著弱不禁風的女神魅魔,從懷中掏出一顆晶瑩剔透的鉆
石。

  「不要,不,我。」

  鉆石出現的剎那,奧菲利亞就本能的感到一股危機感。

  「魔魅石是魅魔的克星,能破解魅魔的魔法,束縛魅魔的靈魂,一旦靈魂被
魔魅石束縛,魅魔會成為魔魅石擁有者的寵物,無法抗拒主人的任何命令,這時,
她們會獲得一個新的成為——契約魅魔,奧菲利亞大人,曾經作為女神的你,怎
麼會害怕這麼一個小小卑賤魅魔的克星,魔魅石呢?」

  「不要,拿開,快拿走。」

  此時的奧菲利亞沒空聽伊西斯的調侃,鉆石發出出一陣陣靈她畏懼的波動,
奧菲利亞感到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痛楚,面對小小的鉆石節節敗退。

  「哦,我差點忘瞭,昔日的聖殿女神此時也是一個卑賤的魅魔呢,那麼,魅
魔奧菲利亞小姐,為什麼不在你今後的主人面前,現出你作為魅魔的真身呢?」

  魔魅石射出一道強烈的波動,奧菲利亞跪倒在地上,滿臉掙紮的神色,仿佛
在抗拒身體的某種變化。

  「啊…」

  終於,奧菲利亞一聲勾人心魄的長嘯,飄逸的白發顏色由發根開始漸漸變深,
短短幾秒,一頭白發就化作鮮艷的紅色,像流動的火焰,在空氣中搖擺,同一時
間,奧菲利亞的眉毛,瞳孔,嘴唇,也如同頭發一般,渲染成鮮艷的紅,暗紅色
的魅惑眼影浮現在眼角,佈滿發絲的頭頂,漸漸伸出一對鮮紅的惡魔小角,變化
最大的,莫過於奧菲利亞身上的衣物,凌亂不堪的素白色長袍像冰雪般漸漸消去,
露出下面吹彈可破的皮膚,胸前的衣物越來越薄,不停改變形狀和顏色,最終化
作一件緊身的抹胸馬甲,化作魅魔後變大瞭幾個罩杯的乳球,大半部分暴露在空
氣中,剩下的一半,被馬甲夠瞭出一個惹火的形狀,精致的蕾絲邊,讓人恨不得
撕碎這輕薄的馬甲,馬甲上方,是女神裸露的香肩,精致的鎖骨,大片大片雪白
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中,馬甲下方,裸露的肚臍眼上鑲嵌著一顆鉆石,竟和伊西
斯手裡的魔魅石有些相像。

  奧菲利亞下體的白袍,隨著黑色馬甲的定型,化作一條反射著黑色光亮的皮
裙,皮裙似乎小瞭一號,讓奧菲利亞緊繃的大腿看起來分外性感,皮裙下方,黑
色的絲襪帶著魅魔特有的魔性,穿在奧菲利亞豐腴的大腿上,讓人看一眼就舍不
得將目光挪開,精致的蕾絲紋樣,順著大小腿柔順的線條延展,讓本就惹火的魔
女平添幾分魅惑,腳上套著8英寸的紅色高跟鞋,優美的鞋型,性感的曲線,和
之前融入奧菲利亞身體的那個魅魔女子一模一樣。

  一對小巧的蝙蝠翅膀,像破繭而出的蝴蝶,從奧菲利亞後背舒展開來。

  奧菲利亞扶著如火的發絲,搖搖晃晃的站瞭起來,與空氣大面積接觸的暴露
的皮膚像是有人在輕撫奧菲利亞的全身,額頭上新生的惡魔小角讓她一時間找不
到平衡,8英寸的紅色高跟鞋讓她站立不穩,緊致的皮裙讓兩條豐腴的大腿一時
間邁不開步子,身後的小蝙蝠翅膀撲騰撲騰的煽動著,本能的想要找回平衡。

  伊西斯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個世間僅有的絕美尤物,很難想象這個性感的
女神會是他的傑作。作為素材的魅魔是他萬中跳一的血脈最純凈的魅魔,聖殿女
神奧菲利亞的容貌與氣質也是不可多得的良品,但當女神清純的容貌,配合上魅
魔特有的魅惑氣質,竟能產生如此之大的視覺沖擊力。

  新生的奧菲利亞終於找回瞭平衡,看著身上暴露的衣著,羞憤的奧菲利亞恨
不得自己當時應該死在戰場上,但身上衣料那種比血脈還親密的感覺讓她知道,
所有這一切都將是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奧菲利亞捏緊拳頭,眼神像簡直可以殺人,但配合她作為魅魔天生的紅色眼
影,也顯得無比嫵媚,她看著目瞪口呆的伊西斯,卻不敢輕舉妄動,低賤卑微的
魅魔是不能攻擊上位者的,不知何時,奧菲利亞已經接受瞭魔族中最底層魅魔的
身份。

  「來,奧菲利亞,看著這顆石頭。」

  奧菲利亞的變化,讓伊西斯迫不及待的開始瞭接下來的步驟。

  魔魅石璀璨的光芒,瞬間吸引住奧菲利亞的眼球,盡管知道再這樣下去,自
己將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但此時的身體,似是脫離瞭奧菲利亞的控制,一動不
動的盯著魔魅石。

  漸漸的,奧菲利亞感覺,自己身體裡的某種東西,竟開始有瞭松動,慢慢被
魔魅石吸去。

  不要,不要,回來。

  無聲的呼喊根本停止不住吸取的進程,在伊西斯看來,一個透明的奧菲利亞
漸漸從她的身體裡飄出,透明的奧菲利亞長馬甲皮裙,一頭紅發,被聖光沐浴身
體的女神,此刻就連靈魂,也已經變成最卑賤的魅魔。

  一聲無聲的波動,透明的靈魂與身體的最後一絲鏈接最終斷裂,像是處於漩
渦中的氣團,被吸入伊西斯手中的魔魅石,靈魂和魔魅石一接觸,兩者就緊密無
缺的融合到一起,那麼一瞬間,眼神奧菲利亞感到自己和伊西斯手中緊握的石頭
產生瞭某種精神聯系。

  魔魅石中光芒閃動,形狀也開始改變,最終,定型成一個透明的翅膀形狀。

  看到翅膀終於定型,就連伊西斯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奧菲利亞,你已經是我的瞭。」

  眼神空洞的奧菲利亞,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沒有任何反應。

  伊西斯握緊手中透明的翅膀石頭。

  「告訴我你新生的身份和名字。」

  朱唇薇啟,嫵媚卻不含一絲感情的聲音,從女神樣貌的魅魔口中發出。

  「是的,伊西斯大人,我是伊西斯大人的契約魅魔——奧菲利亞。」

  聖殿中由灑滿花瓣的白玉石座位上,聖殿女神奧菲利亞優雅的坐於其上,從
天窗落下的光芒照在奧菲利亞身上,聖潔而不可侵犯,「奧菲利亞大人,退卻多
時的魔族,再次進犯。」

  「哼,上次的教訓,還讓他們沒學乖嗎。」

  淡雅的聲音從珍珠色嘴唇裡發出,聖殿信徒的信仰,沐浴在聖光中的聖殿女
神,再次出征。

  陣前,一襲白袍的聖殿女神奧菲利亞傲然而立,對面,是來勢洶洶的魔族,
一雙雙淫邪的眼光,不停在女神身上掃動,鮮紅的瞳孔仿佛要噴出火來。

  「聖光愛好和平,若你們就此退去,我以聖殿女神的名義宣誓,不會就此追
究。」

  魔族大軍中,一雙淫邪中帶著精明的紅色瞳孔,似笑非笑的盯著奧菲利亞。

  呵呵,可愛的小魅魔,聖殿女神的身份可是早已離你而去瞭,魔族的目標,
可不僅僅是聖殿那麼簡單。

  「吼吼。」

  為首的魔族並沒有回話,而是發出一聲怒吼,舉起手中的雙斧,就向奧菲利
亞沖去。

  「無可救藥的傢夥。」

  女神的聲音不含一絲感情,手一揮,光柱向進攻的魔族沖去。

  「奇怪,奧菲利亞大人戰鬥時的樣子,好想和平時有些不一樣。」

  「別胡思亂想,現在這是戰場。」

  「是,隊長。」

  可是,就連奧菲利亞本人,此時也感覺到一絲不對勁,今天,原本和她水火
不容的魔族,此刻竟讓她有種熟悉、依戀、懼怕的感覺,甚至,有一股沖動,隱
隱間讓她想要順從眼前的每一個惡魔。

  隨手而出的光束,不知道為什麼,無法使往日的力道,而且,原本聖潔的白,
此刻竟呈現一股怪異、淫靡的粉紅。

  眨眼間,光束打在「閃避不及」的魔族身上,瞬間潰散,原本毫發無損的魔
族,卻像受到瞭重擊般,重重墜落到地上。

  粉紅色的氣團在戰場上漸漸消散,無論是聖殿的使徒,還是進攻的魔族,都
感受到一種臉紅心跳的沖動,而地面上被砸出的大坑,讓所有人不由倒吸一股涼
氣。

  「是聖殿女神。」

  「快跑啊。」

  先前還來勢洶洶的魔族瞬間潰不成軍,在奧菲利亞面前四散逃跑。

  「哼,希望這次,會給你們學到點教訓。」

  是夜,聖殿地下的囚牢,在白日戰鬥中落敗的魔族將領,掏出瞭一塊翅膀狀
的石頭。

  渾厚的魔力灌入石頭中,絲毫不像受過傷的樣子,妖冶的紅色光芒在牢房中
綻放,地面上出現一個魔法陣。

  彭的一聲,一個穿著半件浴袍的絕色美女,憑空出現在牢房中。

  「這…這是怎麼回事…」

  奧菲利亞疑惑的看著周圍,上一刻自己還在女神寢宮的浴池中,享受花瓣浴,
下一刻,就來到瞭這個昏暗的牢房中。

  「奧菲利亞大人,還認得我嗎?」

  「你是魔族的將領,哦不。」

  奧菲利亞突然意識到,自己此刻,僅穿著一件聊勝於無的浴袍,就連聖殿中
都無人敢褻瀆的身體,就這麼展露在這個陌生魔族面前。

  滾開,奧菲利亞隨手打出一道粉紅色光刃。

  光刃隨即擴散,迅速消失不見。

  啊,怎麼會?!

  兩道光刃再次向魔族射出,但結局和之前如出一轍。接二連三潰散的光刃,
讓地牢裡漸漸飄散起一陣粉紅色的薄霧。

  「奧菲利亞大人,這麼迫不及待的向我施展魅魔的神通,待會兒受苦的,可
能反而是你自己哦。」

  「魅魔?你這無恥之徒在說什麼?」

  「看看你自己吧!」

  翅膀石頭發出光芒,光芒消散,紅發,紅瞳,紅唇,馬甲,皮裙,絲襪,頭
頂的小角,惡魔的翅膀,肚臍眼上鑲嵌的寶石,先前還散發出聖潔威嚴的聖殿女
神,此刻恢復瞭她魅魔本體的姿態。

  「聖殿女神的外表,隻是一戳就破的擬態,這才是你的本體啊,奧菲利亞大
人。」

  「不,這不是我…」

  「奧菲利亞大人,看著這塊石頭。」

  魔魅石瞬間截取瞭奧菲利亞的目光,慌亂的小魅魔眼神變得空洞,但是,這
次,奧菲利亞的靈魂沒有被吸取而出。一雙大手摸瞭摸奧菲利亞不懂不懂的頭,
並沒有出現神族白光的反抗。

  「復制的魔魅石,隻能做到這個地步嗎,也罷,這倒方便調教的進行,伊西
斯大人連這一點都想到瞭。」

  眼神空洞的奧菲利亞,一動一動盯著那顆和她有精神聯系的石頭,靈魂還在
本體的她,並沒有像上次那般變成沒有意識的人偶,可是,精神上的聯系,卻讓
她的精神世界此刻處於一種完全開放的姿態,任何修改,都將像烙印一樣潛入她
的靈魂深處,無法修改。

  這就是伊西斯的計劃,被魔魅石攝取靈魂的奧菲利亞,隻是一個沒有意識,
隻會聽從命令的傀儡,這並不是伊西斯想要的,他想要的,是一個不僅身體變成
魅魔,就連靈魂也變成魅魔的墮落女神。

  「說出你的身份。」

  「我是聖殿女神。」

  「聖潔的女神會像你一樣跪在魔族面前嗎,會穿著這麼暴露的衣服嗎,女神
會長出惡魔的角嗎?」

  「不,我…」

  「承認吧,你隻是一個魅魔,一個卑賤的魅魔。」

  奧菲利亞的靈魂深處,她知道自己身份的變化,但在頂禮膜拜中長大的她,
一直無法接受自己墮落成卑微的魔族,此刻,來自心靈最深處的反抗情緒,在魔
族的引導下,浮現出來。

  「我是女神,我是奧菲利亞,我是聖潔的,這不是我,這不是我的身體。」

  魔族脫下褲子,巨大的陽具像嬰兒的手臂,拍打在奧菲利亞嬌俏的臉上,盡
管來自靈魂的感受是深深的畏懼,但是魅魔的身體,已經對雄性的氣味,本能的
感受到一股興奮。

  「喜歡嗎?」

  「不要,快拿開…」

  「可是你的身體,明明喜歡的不得瞭呢,」魔族握緊手中的石頭,「親親它。」

  不!奧菲利亞的靈魂想要抗拒,但身體卻顫抖的向前伸去,張開鮮紅的櫻桃
小口,像對待情人一樣含住瞭眼前的巨物。

  在奧菲利亞之前的刺激下,魔族的肉棒早已分泌出粘稠的液體,奧菲利亞的
雙唇違背主人的意願,溫柔的在粘稠物上滑動。

  「喜歡嗎?」

  「唔…唔…」奧菲利亞嘴被填住說不出話來,痛苦的搖頭。

  「用舌頭塗滿你的口腔。」

  「唔…」

  「咽下去。」

  奧菲利亞渾身顫抖起來,劇烈的反抗,喉嚨一陣滾動,突然睜大雙眼愣在原
地。

  吃下去瞭,竟然吃下去瞭,自己精心搭理多年,連雄性都未觸碰過的身體,
竟然將魔族陽具的分泌物吃下去瞭。

  暗紅色眼影覆蓋的眼角,頓時戳滿淚花,可是,下一刻,一股暖流忽然席卷
全身,像是口渴多時的旅者,突然喝到甘甜的泉水,異樣的滿足感占據瞭大腦。
然而,短暫的滿足感過後,跟隨而來的,是更大的空虛感。

  還要,不夠,還想要…

  沒有命令,沒有控制,精神恍惚的奧菲利亞,主動套弄起魔族的肉棒,索取
渴求的東西。

  握在魔族手中原本白色的魔魅石,像是清水突然滴入一滴墨汁,幾絲黑線迅
速擴散,然後消失不見。

  神族的牢房已經入夜,稀薄的粉紅色薄霧在牢房中飄蕩,看守的守衛靠在墻
上沉沉入睡,下體的褲襠卻翹的老高,似是在做美妙的春夢。

  牢房內部,跪在地上的女子穿著性感衣物,惡魔小角在空氣中搖晃,畫著嫵
媚妝容的臉龐,卻是本應在寢宮中休息的聖殿女神,奧菲利亞。

  穿著黑色絲襪的屁股翹的老高,小嘴緊緊將魔族的陽物包住,像珍貴的玩具
一樣捧在手心,來回套弄。

  「啊啊,再來,射瞭,快射瞭,給我一滴不剩的接住!」

  「唔,唔唔…」

  被肉棒填滿的小嘴發出一陣嘟噥的聲音,下一刻,女神的臉頰迅速鼓漲起來,
嘴角溢出一滴乳白色腥臭液體,渴求精液的新生魅魔,第一次迎來魔族的液體。

  喉嚨不停滾動,三角形的小舌將嘴角的最後一滴液體填盡,奧菲利亞意猶未
盡的砸瞭咂嘴,空洞的臉上滿是癡癡的媚笑。誘人的胴體在吸收精液後,散發出
淡淡的淫靡色光芒,臉上的濃妝更加耀眼,胸前的尺寸也有所變化,讓本就魅惑
的身軀,變得更加妖嬈。

  「魅魔吸精後的變化原來是這樣的,要不是伊西斯大人,可能我一輩子都無
法享受到這樣的貨色,味道怎麼樣,我的母狗女神?」

  「是的,很美味。」

  「那好,我要你永遠記住這個氣味,記住這個感覺,這將是你一生追求的目
標,以後一旦聞到這個氣味,你就會控制不住的發情。」

  「是的,發情…」

  奧菲利亞鼻尖在亮晶晶的肉棒上陶醉的嗅瞭一下,讓精液和陽具的氣味深深
嵌入她的大腦,與此同時,一個鑲著奇異紋路的金色手環,出現在她左手上,此
時再看,那顆屬於奧菲利亞,先前還純潔無暇的魔魅石,此刻已經變為瞭淺灰色。

  天空已經露出魚肚白,聖殿女神的寢宮,突然出現一個魔法陣,渾身散發著
無盡魅惑的魔族女子,緩緩從陣中走出,將臉上最後一滴精液舔凈,粉紅色的霧
氣,漸漸包裹女子全身,片刻後,渾身散發聖潔光芒的聖殿女神,臉色微紅的,
從霧氣中走出。

  「你發現瞭沒,最近奧菲利亞大人,好像越來越漂亮瞭?」

  「我們的女神大人本來就很漂亮,隻是,好想最近變得有點…」

  「有點什麼?」

  「說不清楚,可能是魔族最近一直在附近遊蕩,我太緊張瞭。」

  「其實,我的感覺也和你一樣。」

  「奧菲利亞大人,魔族送來挑戰書,要您在明天一決勝負。」

  「魔族…嗎?」

  女神嬌美的臉上閃過一抹嫣紅。

  「知道瞭,退下吧。」

  奧菲利亞轉頭莞爾一笑,同樣一張聖潔的臉,此刻的一顰一笑,眼角的弧度,
挑逗的眼神,帶上瞭一股渾然天成的魅惑,看得上報的信使有些失神。

  當夜,擁有女神容貌的魅魔出現在牢房中。

  「你的身份。」

  「我是契約魅魔,奧菲利亞。」

  「你最愛的東西。」

  「性愛,魔族的精液。」

  「你的主人?」

  「每一個上位的魔族。」

  魔族將領滿意的看著眼前調教的結果,奧菲利亞的潛意識,已經完全接納自
己作為地位最卑微的魅魔獲得新生,隻等待一個合適的契機,明天的戰場上,就
算是最微不足道的一個魔族士兵,也會變成她至高無上的主人。

  此刻,奧菲利亞的雙手、雙腳都已經嵌套上奇怪紋路的手環,那是契約魅魔
身份的象征,象征著主人對她身體、心靈的束縛,而屬於奧菲利亞原本潔白無瑕
的魔魅石,此刻已經變成瞭深褐色。

  第二日,戰場前線,女神扭捏的站在眾人面前,對面的魔族,竟讓身為女神
的她感受到一種來自身體本能的畏懼,尤其是為首那個交伊西斯的人,那種熟悉
的感覺讓奧菲利亞有種不好的預感。

  「親愛的聖殿女神大人,多日不見,你可安好?」

  「你是誰?我們以前見過?」

  「哦,奧菲利亞大人可能忘記瞭自己的身份,就讓在下來提醒你一下吧。」

  深褐色的翅膀狀石頭,帶著一股比血脈還要親密的感覺,向奧菲利亞散發出
紅色光芒。

  在所有人眼前,聖殿女神沐浴在詭異的紅色光芒中,舒展四肢,發出瞭一聲
讓所有人骨頭酥軟的魅惑長嘯。

  一股艷麗的紅,像墨水般浸染在女神潔白的頭發上,女神身上素雅瞭白袍,
迅速退去,稀薄的馬甲,閃亮的皮裙,紋花的絲襪,紅色的高跟,像是破繭而出
的蝴蝶,從消退的白袍中,顯露出來。

  所有人都看呆瞭,想不到聖潔的女神衣服裡,竟是這樣的裝束。

  「不,怎麼會這樣,不要看…」

  奧菲利亞慌亂的回過身來,嫵媚的臉上已經浮現出與生俱來的艷麗妝容,一
對嬌小的惡魔小角出現在頭頂,蝙蝠翅膀也在身後閃現,雙手雙腳,漸漸浮現出
花紋怪異的金屬圓環。

  原本擋在眾人眼前,聖潔而不可侵犯的聖殿女神,轉眼間,就變成在魔族中
地位最卑微的魅魔形象。

  「奧菲利亞大人?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不,這不可能,」奧菲利亞拼命撕扯自己頭上的雙角,但為她平添魅惑的
嫵媚小角不僅紋絲不動,還傳來一陣敏感的刺激,「是你,你把什麼弄到我身上
瞭?」

  「這可冤枉在下瞭,隻是讓奧菲利亞大人顯露真身的魔魅石,難道大人想用
擬態一直欺騙你的信徒?」

  …

  「哦,原來是擬態啊…」

  「我就說奧菲利亞最近怎麼一點沒有女神的感覺…」

  「我們竟然被這個卑賤的魅魔騙瞭這麼久…」

  「可惡的母狗,早就想推翻她瞭,原來本來就是魅惑人心的魅魔…」

  …

  身後的人群傳來陣陣議論聲,奧菲利亞佇立在原理,撕扯自己變得鮮紅的頭
發,眼淚在眼睛裡打轉。

  「不,不是這樣的,不是…」

  「奧菲利亞大人不是早就舍棄女神身份,已經成為魅魔瞭嗎,有些事情,難
道還要在下提醒你?」

  一顆深褐色的翅膀狀石頭出現在伊西斯手中,赫然是魔族將領的那塊魔魅石
復制體,然後被捏的粉碎。

  潮水般的記憶從腦海中湧出,昏暗的牢房,巨大的陽具,還有自己穿的像一
個魅魔,姿勢也像一個魅魔,趴在魔族身前,下賤的渴求魔族將領的肉棒。

  不,不是這樣的!

  滾燙的肉棒,美味的精液,還有自己癡迷的模樣,一道又一道來自靈魂深處
的畫面浮現在自己眼前,啊,肉棒,好想吃…

  「奧菲利亞大人,看這邊。」

  順著聲音望去,是魔族大軍,一個個健壯的魔族士兵,在奧菲利亞眼中放大。

  好強壯,好想順服他們…

  奧菲利亞眼神漸漸迷離,先前站立著聖殿女神的位置,一個擁有女神容貌的
魅魔,像母狗一樣趴到地上,扭動絲襪美臀,向魔族大軍爬去。

  好熟悉的氣味,癡迷的毫不廉恥的魅魔,爬到魔族士兵胯下,陶醉的嗅著魔
族的氣息,像一條水蛇,攀上魔族的大腿,塗著艷麗妝容的雙眼本能的挑動魔族
的欲望,但是身為卑賤魅魔的她,在得到上位者的命令之前,是無法繼續其他行
為的。

  魔族士兵強忍身體的欲望,這個由女神化身的魅魔比他見過的任何魅魔都要
更加惹人犯罪,但是他知道,一旦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他的首領會毫不留情
的將他斬殺。

  終於,像母狗一般趴著的女神魅魔放棄瞭自己,失望的爬向另一個士兵。

  所有神族的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昔日裡聖潔而不可侵犯的女神,像母狗一樣
在魔族胯下索求,發不出一絲聲音,男性神族,褲襠下面已經微微挺起,女性神
族,也看得面紅耳赤。

  一個又一個魔族過去,沒有人回應奧菲利亞的挑逗,魅魔對精液的渴望越來
越強烈,最終,她停在一個熟悉的魔族面前。

  「伊西斯大人…」嫵媚的聲音柔的像是要滴出水來,奧菲利亞嗅著主人的氣
息,通紅的臉頰隔著褲子,在主人大腿上使勁磨蹭。

  「脫下我的褲子。」

  奧菲利亞如獲大赦,急不可耐的抬起瞭頭。

  「用嘴。」

  潔白的皓齒咬住輕輕腰帶,修長的脖頸緩緩用力,伊西斯褲子緩緩退下,皓
齒再次咬住內褲,熟悉的氣味讓奧菲利亞差點當場就泄出來,最終,被人們頂禮
膜拜的女神,趴在巨大的肉棒下,像是在對自己的神明宣誓自己的忠臣,渴求的
看著頭頂上方搖晃的陰影。

  「你在想什麼?」

  「我想要吃主人的肉棒…」

  「作為曾經的女神,在自己的信徒面前不知羞恥的取悅魔族,沒有問題嗎?」

  「奧菲利亞不是女神,是下賤魅魔,魅魔隻想吃主人的肉棒。」

  「既然如此,用你的真名,宣誓效忠於我吧。」

  肉棒巨大的陰影在奧菲利亞眼前擺動,眼中的掙紮之色一閃而過。

  「是主人,我,契約魅魔奧菲利亞,在此宣誓,成為魔族胯下,最忠實的雌
奴隸。」

  聲音落下的剎那,奧菲利亞光潔的脖子上浮現出一個金屬項圈,與此同時,
伊西斯掏出瞭奧菲利亞的魔魅石,透明的靈魂從身體飄出,融入到魔魅石中,原
本透明的魔魅石,此刻已經變成瞭深褐色,在融入奧菲利亞靈魂後,變為瞭如墨
汁般深沉的漆黑,象征曾經的聖殿女神,如今的契約魅魔奧菲利亞的墮落。

  啪,伊西斯抬手一揮,漆黑的翅膀狀魔魅石深深的嵌入瞭奧菲利亞脖子上的
金屬項圈裡,魅魔石像一顆鑲嵌在項鏈裡的黑寶石,閃爍著深沉的黑光。

  原本因失去靈魂而眼神空洞的奧菲利亞,雙眼瞬間回復清明,隻是此時,女
神的雙眼裡滿是魅魔無盡的嫵媚,喜極而泣的奧菲利亞,像面對久別重逢的戀人
般,緊緊抱住伊西斯大腿。

  「伊西斯大人,奧菲利亞好愛主人,謝謝主人將奧菲利亞變成淫蕩的惡魔,
讓奧菲利亞能服飾主人。」

  此時的奧菲利亞,依然保留著身為聖殿女神的記憶和人格,但是靈魂裡,已
經像所有魅魔一樣,會本能的取悅並魅惑任何魔族。

  「想要主人的肉棒?」

  「想。」

  「你就沒有什麼想對深信你的信徒說的?」

  奧菲利亞沒有一絲遲疑,依舊抱著伊西斯的大腿,轉過頭對目瞪口呆的人族
說。

  「可是從今往後,曾經的聖殿女神,奧菲利亞將成為伊西斯主人胯下最淫蕩
的契約魅魔,隻要大傢像奧菲利亞一樣歸付偉大的魔族,契約魅魔奧菲利亞也將
像服飾主人一樣,服飾其他所有的人。」

  「說的好,現在我允許你取悅主人。」

  「啊,謝謝主人。」

  奧菲利亞饑渴的伸出鮮紅的三角形舌頭,張口將伊西斯的下體含入口中,像
對待情人一樣溫柔的吮吸。

  在所有信徒面前,曾經的聖殿女神愉快的煽動著屬於魅魔的小翅膀,鮮紅的
頭發一前一後擺動,在伊西斯一陣低吼中,獲取瞭魅魔最好的補品。

  「啊,啊,謝謝主人賞賜。」

  「奧菲利亞?」

  「是的,主人。」

  「想不想為主人辦事?」

  「奧菲利亞願意為主人做任何事。」

  「我知道身為魅魔的你失去瞭戰鬥的能力,但魅魔並不是完全不能參加戰鬥,」
伊西斯抬手一揮,空蕩的戰場瞬間出現一群人影。

  「啊,啊……」

  「嗯…」

  誘人的嬌喘此起彼伏,人影漸漸清晰,那是一群長著小角翅膀,妝容魅惑,
衣著暴露的女人,和此時的奧菲利亞一樣,她們是一群魅魔。紫色各異的魅魔或
是扭動水蛇般的腰肢,跳著火辣的艷舞,或是撥弄乳房和下體,忘我的進行自慰,
讓原本劍拔弩張的戰場,變得淫靡起來。

  「這是由100個血脈精純的魅魔才能催動的陣法,能將魅魔的魅惑之力集
中到一起,影響敵人的心智,」伊西斯撫摸著奧菲利亞的惡魔小角,女神奧菲利
亞則像一隻溫順的小貓,任由主人的玩弄,「現在這裡有99個魅魔,最後一個
魅魔被我當做材料用在瞭你的身上,奧菲利亞,你能夠取代她的位置,替主人完
成這個陣法嗎?」

  「奧菲利亞願意為主人做任何事。」

  新生魅魔緩緩起身,風情萬種的走進陣法中空缺的位置,瞇起雙眼,一手扶
胸,一手探入皮裙,龐若無人的開始瞭動情的自慰。

  粉紅色的能量從奧菲利亞身上湧出,灌入腳下的陣法,和其他魅魔身上產生
的能量緊緊交融在一起,不分彼此,然後,粉色光芒大作。

  「魔族士兵,沖啊。」

  失去瞭女神的庇護,慌亂的神族士兵馬上潰不成軍,窮途末路的他們本想作
最後的反擊,粉紅色光芒閃過,淫靡的聲音,淫靡的氣味,士兵們雙手武器不斷
顫抖,奧菲利亞的嬌叫聲和其他魅魔的聲音此起彼伏,一些神族女性甚至當場就
泄瞭出來…

  大戰,很快結束。

  聖殿女神——奧菲利亞的神殿中,伊西斯坐在屬於女神的白玉寶座上,奧菲
利亞自那場大戰後就一直保持著真身,一副魅魔姿態的她同其他魅魔一起穿梭於
曾經屬於自己的神殿中,為神殿中的魔族獻上佳肴。

  「啊,啊,主人。」

  一個魅魔被粗魯的抓住,在魔族手裡嬌喘。

  「各位,請安靜,」伊西斯清瞭清聲音,「這次大戰大傢都非常努力,大戰
中出力最多的戰士,可以獲得任何自己想要的賞賜。」

  神殿中走出一個陰影,赫然是之前在牢房中調教奧菲利亞的魔族將領。

  「沒有他的努力,高不可攀的女神是不會心甘情願給我們奉上勝利果實的,
說吧,你想要什麼。」

  「嘿嘿,我想要什麼,伊西斯大人還不清楚嗎?」

  「奧菲利亞,去吧。」

  「是的,主人。」

  奧菲利亞扭動屁股,踩著鮮紅的高跟鞋,緩緩走上前,既不失女神原有的優
雅,又充滿瞭魅魔與生俱來的魅惑。

  細嫩的手臂環上魔族將領的脖子:「大人,請您奪走奧菲利亞的的第一次。」

  「早就想幹你這隻賤母狗瞭,你不是看不起魔族嗎?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嗎?」魔族將領粗魯的將奧菲利亞推到,將她的短裙和絲襪扯爛,這一刻,他在
調教奧菲利亞的日日夜夜裡,已經忍瞭許久瞭。

  「奧菲利亞就是一個卑賤的魔族,奧菲利亞是一個臣服於任何魔族的母狗女
神。」奧菲利亞柔軟的嬌軀緊貼魔族將領裸露的胸膛,穿著高跟鞋的雙腿緊緊環
繞住魔族將領的腰肢。她的聲音,忘我而深情,完全發自內心,沒有一絲作作,
絲毫不像調教時那麼空洞。

  「卑微的魅魔,用原本屬於女神的子宮,迎接惡魔的精液吧,我要讓不可一
世的聖殿女神,以魅魔的姿態,心甘情願的替魔族生下最強壯的戰士!」

  …

  聖殿一角,與奧菲利亞精神同步的女神雕像,從女神落難那天起,就出現瞭
裂縫,此刻,原本聖潔的神像,隨著碎片的剝落,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
是另一副淫靡的景象。

  同樣是那張女神的臉,卻像一個癡女般發出媚笑,頭頂的惡魔小角,讓女神
的臉看起來多瞭些邪魅,身上的裝束,是性感的抹胸馬甲和短裙,一隻小手,緊
握酥胸,另一隻手,則伸入短裙中,赫然是奧菲利亞那日在戰場中自慰的模樣。

  不知道數百年後,是否會有人奇怪,這座屬於魔族的繁華城市中,為何會為
一隻卑賤的魅魔,樹立一個雕像。

  雕像底部,「聖殿女神」的字樣在一陣碎裂聲中剝落,取而代之的,是八個
鮮紅的大字:契約魅魔——奧菲利亞。

上一篇:【歐克牧場物語】(03)【作者:gda20456(悠哉
下一篇:【傾城淫欲】(10)【作者:厲害瞭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