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推薦 精選

【玫瑰送終】(1-9)

分类:經典豔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女囚淚】作者:不詳

下一篇:【情陷俏伊人】(被乞丐輪奸的漂亮女高中生


玫瑰送終

  
作者:tibag
字數:7 千

                (一)

  名起於法國小說《玫瑰送終》,我沒看過。

  深夜,大概已經是深夜。我從上城一號酒吧出來,帶著剛才由酒精和美女激
起而且還殘存的興奮之情,跌跌撞撞的走向停車場。幽暗的燈光我看不清楚我的
車子在哪裡。突然,旁邊的一輛豪華轎車亮起瞭燈,並且打開瞭車門。兩邊同時
下來一位美女。應該是美女吧,我腦子想著並停下瞭腳步。

  兩個美女差不多高矮,打扮的略有不同。左邊的那個穿著一件豹紋的皮毛上
衣,裡邊隻穿瞭件緊身的,大概是蕾絲質地的內衣吧。很性感。下身穿著短裙,
黑色的絲襪,高跟鞋。右邊的那位穿著紅色的衣服,裹得緊緊,凸顯出誘人美好
的身材,同樣是短裙絲襪高跟鞋。

  我呆呆的看瞭一會,應該隻有一會。或許幾秒,幾十秒。兩個美女已經出現
在瞭我的對面,甚至很快的到瞭我的邊上。我正想開口。感覺到兩隻手都被穿一
邊一隻抓住。扭到瞭身後,我剛想喊出來聲來,口中就被塞進來一塊紗巾。同時
我的雙手在身後被銬瞭起來,身體被推搡著,進瞭那輛豪華轎車。

  轎車內部很寬敞,是加寬加長的那種進口車。我被推到位置上,兩邊各坐瞭
一位美女。

  車裡開著燈,我發現車子有三排位子。前排坐著一個司機,也是個女的,在
深夜還戴著墨鏡。我極力想掙紮,但卻發現我的力氣小的可憐,因為看的出來她
們根本沒用力氣很輕松的制服瞭我。車子啟動瞭,緩緩的開出瞭停車場。但車上
的燈一直沒有熄滅,我看到她們車裡最後一排的位置上,放滿瞭各種各樣的口塞,
繩子,以及皮的、絨的、各種質地的我隻有偶爾在電影裡或網上看過的那些工具。

  「開始吧。」左邊的美女有著好聽的聲音。

  「嘻嘻,你小子有福瞭。」右邊的美女動瞭動身子,把手伸向瞭後排。

  外面下起瞭小雨,我的酒差不多也醒瞭。但那個夜晚及之後幾天發生的事情,
就像那多次酒醒後總也記不真切的細節。讓我現在想來,還懷疑那是否真的發生
過。

  2007年6 月16日,在6 月18日那件可怕事情發生的前天。

                (二)

  「給你介紹下,我叫絲絲。特別喜歡絲質的東西,絲巾、絲襪、絲裙等等。

  她叫絨兒,喜歡絲絨的東西。絲質光滑,絨質綿軟,其實差不多。合起來就
是絲絨,呵呵呵。看,我為你選擇的可是絨兒最愛哦。「

  右邊叫絲絲的美女揚瞭揚手中一團黑色的東西,左手掏出瞭我口中的紗巾。

  還來不及放松下有點麻木的嘴巴,我的腮幫就被她一般抓住,隨後一團柔軟
的東西就塞瞭進去。

  「唔唔……」剛開始我還聽得到自己發出的聲音。但隨著那團東西的深入,
我有點難受的透不過氣。

  「這是高級天鵝絨做的口塞哦,含在嘴裡很舒服,一點都不會緊繃。」絨兒
的聲音很特別,「得配上這個一起使用。」絨兒邊說邊按瞭按我的嘴,一個絨質
的口球,綁在瞭外面,並勒緊,連帶子也是天鵝絨的。

  隨後,我被她們綁瞭起來。手、腳、胳膊、膝蓋,捆的很緊。用的也是絨兒
喜歡的絨繩。我聞著她們身上散發的香味,任憑她們擺佈。

  「完成瞭」絨兒看瞭下絲絲,「你最喜歡的東西這次可一樣都沒用到嘍。」

  絲絲略微想瞭下,揭開上衣。雙手在裡面弄瞭會,拉出瞭她自己的紅色絲質
胸罩。尚有體溫的胸罩於是圍在瞭我的眼睛上。「舒服吧?」絲絲看瞭我一眼。

  突然,用手抓住瞭我下面。有反應瞭。

  「邪惡的傢夥。」絨兒聲音中帶著笑。

  「你們別玩瞭,快點辦事情,飛機凌晨就要起飛瞭。」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

  「糟糕,肛門塞沒帶。上次好像被絲絲拿去玩瞭。」絨兒無奈的說。

  「還你就是瞭,別急,我帶著呢,不會誤瞭事。」絲絲解開自己的絲綢裙子,
把手伸到瞭裡面,在肛門裡拉出瞭一個長長的天鵝絨棒子。「絨兒,你的品位就
是高。這東西感覺太棒瞭。你還有嗎?」

  「回去給你幾個好瞭,各種顏色的都有。我來脫他褲子。」

  於是,我的褲子被拉瞭開來。一根有點濕漉漉的天鵝絨棒子,不由分說的被
絲絲推瞭進去,深深的。接著,絨兒戴上手套。在我的肛門裡插入瞭一根管子。

  這管子遇水會迅速膨脹,從而能夠及時的發揮作用。

  車子慢慢停瞭下來,車外有直升機的聲音。我被兩個美女拎出瞭車門,在車
子的後備箱裡,有一口精致的大箱子。裡面絲綢纏繞。我被她們放瞭進去,被一
條條的絲綢固定住。接著,箱子的蓋子合上瞭。

  「旅途有點長啊,但願他不會把箱子給弄臟瞭。」

  「希望吧,我可是已經很用力的給他上瞭保險哦。」

  絲絲和絨兒,還有那個司機,邊聊邊上瞭直升機。

                (三)

  星芒城堡,一座並不太出名的城堡。坐落在一個不大,但也不小的小島上。

  之所以稱它為小島,是這個島上居住的人數特別少,總共也隻有幾百人。並
散散落落的組成瞭一個個村莊。這一個個村莊中較大的一個,就是愛麗鎮。愛麗
鎮令人矚目的倒不是它那女性化的鎮名,而是離鎮大約20公裡外的那座山,和山
上的城堡——星芒城堡。

  一架直升機穿過清晨若有若無薄霧,優雅的旋轉瞭個身子,徐徐降落在瞭城
堡門口的空地上。

  2007年6 月17日,6 點22分。第一縷的陽光穿過城堡的窗戶,透過色彩斑斕
的彩色玻璃,正好有照在房間裡一口大箱子的邊緣。

  「吱呀,」一聲輕微的開門聲,房間裡進來瞭2 個看起來20出頭的女子。

  從穿著上看起來一摸一樣,個子也差不多高。連臉蛋也看起來很相像,最好
區別的地方時一個女子的臉頰有顆美人痣,而且眉毛畫成瞭彎月的形狀,看起來
有份誘惑的風情。而另一個女子看起來表情淡然,長的不媚不俗,動作優雅的把
門反鎖上。

  兩個人穿著薄薄的、略有修改過的類似於空姐的服裝。低領的衣服可以看到
裡面同樣顏色的胸衣,胸部高聳。黑色的網襪緊緊包裹在修長姣好的大腿上,裙
子則短瞭點,剛好隻夠包緊渾圓的臀部。

  箱子打開瞭,裡面五顏六色的絲綢一根根縱橫交錯,緊緊的固定著。裡面的
那個男子好像已經陷入在昏迷中。

  有美人痣的那個女子伸手探瞭下鼻息,「還有氣,哼哼,不過馬上就沒氣瞭。」

  一絲陰冷的表情在臉上一瞬就逝。邊說邊彎腰脫下瞭高跟鞋,抬腳一下就踩
在瞭那個男子的臉上。

  繃緊的美腳用力的踩著,時間在尚不明亮的光線中靜靜流淌。突然,門外較
遠處傳來輕輕的腳步聲。女子腳上的動作停瞭下來,兩個人凝神聽著外面。一會,
腳步聲若有若無的遠去瞭。

  「還是我來吧,」另一個女子悄聲說,從衣服口袋裡掏出塊厚厚的白色紗佈,
蓋在瞭那名男子的臉上,用手死死捂住……

  與此同時,城堡豪華的大廳中。有3 個人坐著,另外邊上還立著6 個人。清
一色全是女子。

  「糟啦,嫣兒。你快去看看。」居中坐著的女子焦急的說道。

  「好,我馬上去。」嫣兒帶著她的兩個貼身女伴,也是傭人。匆匆的朝城堡
東北角的那間房間走去。

  我不知道昏迷瞭多長時間,反正什麼也不知道。或許做瞭惡夢,或許就像平
常在自傢床上睡著的樣子。但突然,我好像有點透不過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壓
在我身上,我的臉上。我吃力的呼吸著,越來越吃力。腦中好像被塞瞭一團大大
的棉絮,又漲又難受。

  「呯」一聲巨響,我眼一睜,看見眼前紅色的朦朧。

                (四)

  城堡的外觀,如果在天上俯瞰的話,就像一個五角星的形狀。整個建築一分
為五,五座樓環環相連,高高的占據著此山的最高之處。山的另一邊則有條瀑佈,
奔瀉而下,匯成小河,向愛麗鎮流去。

  「唔……」

  「啊……」

  城堡陰暗地下室厚重的鐵門後,裡面正傳來陣陣淒慘的喊叫聲。叫聲不大清
晰,渾濁而又低沉,像是被壓抑著。

  嫣兒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皮衣,揮動著手中的皮鞭,準確無誤的擊中吊在空
中的女子身上。女子被一根鐵鏈捆著,雙手被拉向空中。身上原本穿著的內衣,
絲襪被抽打成條條狀狀,血紅色的鞭痕觸目驚心。

  另一邊,一個女子也被吊在空中。頭耷拉著,身子在空中微微晃動。

  赫然就是前面那兩個穿類似空姐制服的女子。

  「到底說不說,再不說就不客氣瞭。沒想到你在這裡呆瞭2 年,原來竟懷有
異心。LISA也不是你的真名吧?」

  「呸,要殺就殺。」

  「哼,沒那麼容易的。把她的嘴堵上吧,用那個大號的口球。等等,把她同
夥的內褲扒下來。」

  嫣兒的兩個女伴,準確的照著她說的做瞭。一個從旁邊一堆刑具中挑出一個
大號的口球,口球的帶子用皮質制成,能最大限度的勒緊。一個麻利的脫下瞭昏
迷女子的內褲,內褲上有血跡、汗水混在一起。

  「唔,」內褲被團成一團,強行塞進瞭LISA的口中。接著,口球也被用力的
塞入,緊緊勒在腦後。

  「這可不是平時玩兒的東西,誰都受不瞭的,而且是一次性的。上次定制瞭
一套,一直都沒使用,沒想到今天便宜你瞭。」嫣兒撫摸著手中一個精致的小盒
子,有點惋惜的說道。

  嫣兒一把拉掉瞭LISA破碎的內褲,從盒子中小心的取出一個拇指大小的球,
球光澤而柔軟,上面竟還有不規則的毛刺。LISA剛剛還不屈的臉上露出瞭恐懼的
表情,身子開始有點顫抖。

  嫣兒熟練的把一顆小球塞入瞭LISA的下體,接著又是一顆。一連將盒中的10
多顆小球全部塞瞭進去。接著,又將盒中一大團的脫脂棉。分成幾次,一一塞入。

  最後,又取出一罐牙膏形狀的溶液,搖勻。慢慢的擠在脫脂棉上,等它吸收
完全。

  LISA痛苦的掙紮著,被鐵鏈捆住的身子在空中扭來扭去。她想緊緊的夾緊大
腿,阻止這些可怕東西的進入。可早在之前,她的兩條腿就被分開,捆住拉在瞭
兩邊。體內愈來愈漲,愈來愈疼,那些東西把下面塞得滿滿的。

  「感覺怎麼樣?這些小球在你的體內會互相吸附,彼此緊緊粘住。想取出是
不可能的啦。再加上外面的棉花已經被註入瞭強烈粘著作用的溶液,等它慢慢變
硬,就會徹底堵死下面。」嫣兒說著又拿起瞭一個不同顏色的盒子。

  打開來,裡面的球更多。

  「還有一個地方需要處理一下。」嫣兒邊說邊走到瞭LISA的身後。

                (五)

  「嫣妹,拷問的怎麼樣瞭?」地下室的門被推開來,璐璐走瞭進來。璐璐比
嫣兒大幾歲,大約有30出頭的樣子,身材略微豐滿。腳上穿著一雙細細後跟的高
跟鞋,身上的旗袍修飾的身材恰到好處,既不臃腫,又突出瞭豐滿的胸部。

  「嘴太硬,這不,一個才剛剛訊問完。」嫣兒指著前面一個被吊著的女子說
道。

  璐璐嘴角會意的一笑,「夫人知道是這個結果。所以,讓我來看看。」

  LISA,已經聽不到這段對話瞭。她早就在10幾分鐘前就已經失去瞭知覺。在
前後面被堵死,接著,LISA的鼻孔,耳朵,但凡身上的孔道,都被嫣兒和她的二
個女伴。或用棉花,或用專門的塞子都堵瞭起來。連口中原先的堵塞物,都被取
出,代之於一個吸水的棉球,加上一些棉花填充空隙處。深深的入到喉部,最後
完全把空氣隔絕。

  璐璐望著一個身上所有孔道都被堵住的軀體,在空中無助的定格。「看看另
一個有什麼進展。這個,我幫你帶去給絲絲吧。別又給弄死瞭。」

  璐璐一揮手,兩個女傭打扮的女子走瞭進來。將LISA解瞭下來,抬出去瞭。

  「姐姐放心,這個我肯定不會這麼幹瞭。」嫣兒調皮的沖璐璐一笑,「保證
完成任務,請夫人放心,呵呵。」

  「你呀,」璐璐笑嘻嘻的看瞭嫣兒一眼,轉身走瞭。

  醒瞭或許又睡瞭吧,總之我的感覺始終在虛無飄渺中徘徊。難道又是漫長的
一天,我又看見赤著腳走在海邊的女子。身姿曼妙,在沙灘漫步。頸中輕柔的紗
巾隨海風輕輕飄蕩,卻始終看不清她的臉龐。

  「又醒瞭,每次都一樣。」我心中念叨著,慵懶的動下手腳。

  一陣牽絆的感覺從手腳中傳來,怎麼啦?我張開雙眼,看見天花板上彩繪的
圖案。那圖案中繪的是一個被渾身纏滿鐵鏈的天使,被兩個面目猙獰的惡魔押著,
痛苦的在雲中穿行。

  「你終於醒過來啦,我正想叫醒你呢。」一個悅耳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我詢
著聲音看去,那笑盈盈的樣子,分明就是豪華轎車上的絨兒。我腦海中記憶起瞭
昨晚發生的事情。

  「這是哪裡?怎麼啦?」我疑問的話還沒說出口,卻發現自己根本沒發出聲
音來。

  原來,此時的我被捆綁在床上。身上蓋著厚厚的棉被,口中塞著絨絨的佈塊。

  絨兒站在床邊看瞭一眼,「下面,我要給你打扮下,帶你去見夫人。雖然剛
才我已經命人給你洗瞭一下。不過……」

  絨兒掀開瞭我身上蓋著的棉被,我竟然隻穿著一條內褲。「我的衣服哪去瞭,」

  我思索瞭一下。沒等我回過神來,絨兒把我扶瞭起來,解開瞭我身上的繩子。

  接著給我穿上瞭一件絲綢質地的寬邊蕾絲袍子。質地柔軟如絲,很薄。

  床上放著幾卷絨質的繩子,絨兒拿起一條,勒在我的脖子上,接著是胳膊…

  …一條接著一條,繩子繁雜的在我身上纏瞭一圈又一圈。把我的上肢緊緊綁
住,又勒緊雙手。除瞭手指能動下外,我發現自己被捆的都有點喘不過氣。

  膝蓋處,腳部,被分別纏上瞭絨繩。這樣,還能走。但步幅將被限制,隻能
慢慢的一點點的移動。

  「這是我的衣服,你先拿去穿吧。」

  邊上貴妃床上放著的一件薄薄的藍色皮毛大衣披在瞭我的身上,長度剛好遮
住腳上的繩子。腰部有一根毛毛的帶子。

  絨兒伸手拿出瞭我口中的已經濕透的絨佈。

  我費力的活動瞭下嘴巴,感覺麻木極瞭。

  「別說話,要說等見瞭夫人再說。跟我來吧。」

  邊上兩個丫環打扮的女子,走瞭過來。攙著我,跟在絨兒的身後。

  寬敞明亮的房間裡,奢華的佈置。時鐘的滴答聲輕輕柔柔,時間剛好走在1
0 點整。關門聲和鬧鈴聲同時響起。

                (六)

  穿過城堡長長的過道,一邊走我一邊打量。城堡建造的用料都是一塊塊大理
石堆積而成,整個風格比較獨特。大理石未打磨光滑,但道上的中間竟都是雕刻
著玫瑰的浮雕。花、藤蔓交織在一起,連成一片通到盡頭。人隻能走在兩邊。

  轉過兩個彎,到瞭一大扇門前。絨兒推開大門,做瞭個請的手勢。

  門裡赫然是個大廳,非常大。就好像我在電影中經常看到得舉辦宴會的地方。

  大廳佈置的非常豪華,地上鋪滿厚厚的波斯地毯,墻上懸掛著各種裝飾的工
藝品。

  我匆匆的看瞭看,遲疑的走瞭進去。

  大廳的中間寶座上,坐著一位雍容華貴的夫人。約40左右的年紀,皮膚保養
得很好,細潔的手指擱在座椅上。下面則是左右各放置瞭3 套絲絨沙發質地的座
椅,其中4 個位置上已經各坐著一位美女,分別是絲絲、璐璐、嫣兒和另外一位
美女。

  我慢慢的挪動瞭大廳的中間,眼神在她們幾個中瀏覽。我並不認識她們,至
少在昨天以前。

  「歡迎你,年輕人。」寶座上的夫人開口道,「歡迎來到玫瑰城堡,我是玫
瑰夫人。你可以稱呼我為夫人。」(城堡名不是有誤,也叫星芒。後文會交代)

  我看瞭眼夫人,確實人如其名。華麗的衣服上滿是玫瑰的刺繡,耳環、戒指、
項鏈都是玫瑰型或鑲刻著玫瑰的形狀。

  「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為什麼要綁架我?」我終於
脫口而出我一直的疑問。

  「這是一個小島,而我是這個小島的主人。請你來,隻是請你來玩幾天的。

  請把這裡當做自己傢一樣,好好享受。也許過幾天,會請你幫我個小忙。「

  「請坐吧。」夫人指瞭指右手邊下首剩餘的一個位置。我走過去坐瞭下來,
而絨兒坐到瞭我的對面。

  幾個侍女魚貫而入,端上瞭美酒菜肴。

  「這些可都是好酒好菜啊,折騰瞭一個晚上。餓瞭吧?」絨兒朝我調皮一笑。

  自己端瞭酒杯淺嘗瞭一口。

  每個人都開始自顧自得吃飯,並無閑聊聲。氣氛有點沉悶。

  「嫣兒,這次不是輪到你準備節目嗎?」

  「夫人,我已經安排妥當。隨時可以開始的。」

  夫人示意瞭一下:開始吧。我不知道有什麼節目,隻顧自己吃東西。

  嫣兒對自己的手下女伴打瞭個手勢,大廳邊一扇側門打瞭開來。

  伴隨的鐵鏈拖地的聲響,一名女子被帶瞭進來,正是早上嫣兒審問的女犯。

  她被戴著重重的手鐐腳鐐,眼上蒙著一條黑色絲巾,口中被塞瞭一團藍色的
佈料。

  女子被帶到大廳中間站住,嫣兒的兩個女伴一邊一個。旁邊上放著一口金色
的箱子,箱子中各色繩子、口塞口枷以及其他各種用具琳瑯滿目。

  嫣兒起身走到箱子邊上,拿起瞭一根棉繩。

                (七)

  繩子麻利的在脖子上打瞭個死結,接著穿過腋下,分別在兩條胳膊上纏瞭幾
圈,在手腕處把兩隻手緊緊的綁在一起。又用一根繩子,在胸部上下又捆瞭幾道,
把白色的連衣裙勒的緊貼在身上。

  捆綁好瞭上身,嫣兒撩起連衣裙的下擺。分別在膝蓋、腳裸處加瞭兩條繩子。

  「把她的手腳鐐解掉吧。」嫣兒吩咐手下。

  嫣兒拿起一條紅色的繩子,穿過被縛女子的下面,緊緊來回綁瞭兩道。我驚
訝的發現,那女子連衣裙下什麼也沒穿。

  嫣兒拿著一條馬尾狀的皮鞭,開始抽打起來。鞭子準確的落在女子身上不同
的地方,使得女子隻能扭動著而無法躲開,也不能猜測落下的地點。

  抽瞭一會,那女子已經支持不住倒瞭在地上。嫣兒丟下皮鞭,休息瞭下。接
著,帶上瞭絲質的長手套。從箱子中拿出一疊方帕,有薄有厚。

  「把她按住。」

  女子被面部朝天按在瞭地上,嫣兒一塊塊的將棉質方帕蓋在她的臉上,並不
時灑上點水。

  貼瞭厚厚的幾層後,女子的掙紮開始微弱起來。在將要休克時,嫣兒將方帕
全都揭瞭開來。沒等一個呼吸,又一下子蓋瞭上去。如此反復七八次後,嫣兒轉
身又在箱子中摸索起來。

  她的兩個助手,似乎知道她下一步將要做什麼。她們將女子的雙手高高吊在
瞭身後,並把剩下的繩子纏在瞭脖子上。同時解掉瞭下面的那條繩子。

  一個皮制的口塞,上面連著一根細管,代替瞭女子口中的堵塞物。

  嫣兒正在組裝,一個可升降的架子被豎瞭起來。上面掛瞭兩個各1500M L 的
容器。接著,容器中被嫣兒的助手註滿帶氣的液體。

  口塞上的細管被連到瞭容器下面,接著,液體順著細管不斷的開始註入女子
的口中。源源不斷,直到流盡。接著,另一容器中的液體也被同樣註入。女子無
助的躺在地上,身子、雙腳被嫣兒的助手分別死死按住。肚子已無可避免的大瞭
起來。

  「這是我昨天穿過的連褲襪。」嫣兒拿起一雙肉色透明的連褲襪團成一團。

  又代替瞭女子口中的口塞,深深的塞進嘴裡。她的助手則飛快的拿著一根銀
色的細針,靈巧的用絲線縫住瞭女子的嘴。

  我看的難受,太殘忍瞭。

  「跟我來,」我尚未知道名字的那個美女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位子到瞭我的
身後。

  我跟她,悄悄走出瞭大廳。外面陽光明媚。

  城堡偌大的庭院中,種植著各色的玫瑰,在陽光下搖曳怒放,芳香撲鼻。

  中間,立著一座大大的雕像。

  邊上,豎著一塊小小的石碑。

  驚奇的是,碑上隻是簡簡單單的幾個字。

  「1727,N 」

                (八)

  雕像看上去是西方人的風格,本身經過歲月的侵蝕,表面有點斑駁。不過,
雖然我看不清楚它面部的容貌,但似乎好像有點印象。

  「這個雕像建於1727年,就是石碑上刻的日期。」凱咪輕輕說道,「雖然城
堡曾經經過瞭幾次修葺,但這個雕像和石碑,卻始終沒有動過。」

  「那城堡也是始建於1727年的吧?」我順口到。

  「關於城堡有個故事,好吧。如果你有興趣,我可以和你說說。你看,這個
雕像像誰?」

  凱咪突然問道,像要考我一下。

  這個,我剛才早就想過瞭,可實在是想不出來。我看著她,等著她的答案。

  「牛頓。」我吃瞭一驚,細看雕像,還真有點相似。

  「艾薩克。牛頓,我們都知道他是英國偉大的數學傢、物理學傢、天文學傢
和自然哲學傢。但同時,你可以去百度搜索一下,他還是一個煉金術士。牛頓晚
年癡迷於宗教、煉金術、魔法等等非自然現象的研究。在他的一生中,耗費瞭大
約二三十年的時間沉迷於此。但是,後來他的研究成果,卻從來都沒有發表。像
他那樣的天才,你說會白白浪費掉幾十年時間而無一所獲?」

  「歷史上記載他終生未娶。但是,相傳他在劍橋時期,就曾經談過幾年戀愛。

  而且,他還有瞭一個私生子。而他晚年從事的研究,則是由他的孫子在一旁
協助的。「

  看著我吃驚的表情,凱咪一笑,靠近我耳邊神秘的說道:「還有關於這件事
更精彩的傳聞。放心,你現在由我看護,晚上我再慢慢告訴你。」

  庭院邊上的門被打開瞭,是絲絲。後面跟著她的兩個隨從,抬著一具用白佈
裹著的人體。一行幾人,沿著院子裡的一條小路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絲絲妹子就是愛好特殊,我可是從來都提不起這個興趣的。啊……」凱咪
伸手到嘴邊打瞭哈欠,「午睡時間到瞭,跟我來吧。」

  城堡的大廳現在隻剩下夫人和另一人。二人透過大廳的落地玻璃正註視著庭
院。

  「你是說,是凱咪?」夫人微微扭頭朝一側問道。

                (九)

  「這是我的房間。」

  進入自己房間後,凱咪交代瞭一句便邊走向內室邊開始脫身上的衣物。

  這是一套寬敞的套間,裝飾成巴洛克的風格。但又沒有完全仿造巴洛克的繁
復誇飾、富麗堂皇,而是進行瞭富有個性的簡化。地毯厚實富麗,傢具恰到豪華。

  墻上掛著一幅歐洲著名巴洛克畫傢魯本斯的作品《仙女和森林之神》。

  沒等我打量多久,凱咪已經換好瞭睡衣走瞭出來,示意我坐下。

  「這城堡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平常,安保系統會24小時開啟。所以你別不自量
力做出不明智的舉動。而且,這裡的每個人。就算搞衛生的下人,都能把你很輕
松制服。」

  「啊……我睡覺去瞭。你可以在我房間四處參觀下,我可是收藏瞭不少藝術
品。如果累瞭,進來一起睡吧。」

  凱咪走進臥室去瞭,最後的那句話讓我不禁一片浮想。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事。當然是趁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逃跑。因為剛才吃
飯的緣故,我身上的絨繩早被解掉瞭。雖然看的出來她們並不怕我逃跑,但我還
是得試一試啊。我迅速的觀察瞭下房間,確保無人後又查看下房間外面。過道上
沒人。

  我溜出房間,輕微的把門帶上。躡手躡腳的朝過道探去。

  可沒等我走出10幾步,就感覺一隻手放在瞭我肩上。我回頭一看,是一個長
發的少女,約摸20不到,穿著一身粉紅色的運動裝。

  「跟我來。」同時感覺肩頭一疼,力氣真大。隨後她放開我,自顧自的回身
走去。

  看來是沒機會瞭。我跟著她又回到瞭剛才凱咪的房間。

  「你這麼不安定,還是去我房裡睡覺吧。」

  嗯?我聽瞭一愣。

  她推著我,進瞭她的房間。房間裡倒也還裝飾的溫馨,和整個套間風格大致
相同。

  「哼,想跑啊。做夢吧你。要不是凱咪姐姐要我盡量善待你,我早把你揍得
哭爹喊娘瞭。」少女惡狠狠的說道,並鎖上門。從櫃子裡拿出瞭一床紅色的棉被,
我看到櫃子中堆滿瞭棉被,各種顏色都有。

  少女把棉被在床上攤開,接著又不容分說的把我的袍子扯掉。

  「躺上去。」少女以不容反抗的口氣命令道。

  我無奈的躺在瞭棉被上,赤裸的皮膚感覺被子軟軟的舒服極瞭。少女把剩下
的另半床棉被蓋在我身上,並蓋瞭我的臉和腳,接著把我卷瞭起來。其實我早發
覺這個被子比普通的棉被大的多。

  我身上一緊。

  原來,少女已經在用繩子把被子的兩頭分別捆住,又捆瞭幾道繩子在中間。

  我感覺被捆的一動也動不瞭。

  「哈哈,終於被我綁瞭一個。我再也不是總被綁的那一個瞭。」少女興奮的
拍瞭拍手,臉上的皮膚紅通通的。

  「再加一床吧,這床。」少女從櫃子裡又取出一條棉被,上面花枝錦簇,圖
案艷麗。

  我被裹在兩床棉被裡,喘不過氣來。漸漸的,我感覺睡意襲來。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美眉殺手 於 2011-1-23 00:08 編輯 ]快樂似神仙啊,有這樣的好事什麼時候一二降臨在咱身上啊最後是個什麼意思 墓碑我怎麼沒有看懂 誰能解釋一下結果估計是那個男子的編號?最後他也會被處理把?碑上是什麼,沒明白,應該還有更新把!樓主繼續更新!期待最後沒看懂,到底是什麼,希望樓主解釋下,謝謝應該屬於輕度SM題材吧,覺得別有新意。心理描寫的也很到位。支持樓主,盼看新作。第一,在情節安排上,感覺有些法國魔幻的味道,冷冷的艷遇。
第二,在構思具體細節上,比如說取名字上,有些東方古典的味道
什麼絲絲,絨絨啊。還有些古龍的意思。
第三,這兩者的結合,以及最後的結尾,稍微有些突兀,我感覺可能是
作者的篇幅所限,沒有達到很好的融會貫通。
最後,繼續支持兄弟發表這樣的文章,讓我們的發佈區更加的多彩。最後都沒這麼看明白,艷福的確不少啊.文采一般.一句話沒頭沒尾,什麼都沒交待就蹦出一段話到最後又象被人斬瞭腿一樣,啥都沒有,隻知道兩女的把一男的帶到瞭一島上完瞭!樓主望努力

上一篇:【女囚淚】作者:不詳
下一篇:【情陷俏伊人】(被乞丐輪奸的漂亮女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