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推薦 精選

【逆倫皇者】(171-173)【作者:sky08(九十九

分类:經典豔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戰艦少女同人 港區生態多樣性報告】(01)【作

下一篇:【珍貴的展品(艦R胡德)】(完)(重口)【


作者:sky08(九十九夜,希爾洛斯)
字數:10234
  ***********************************

             第171章取道松州

  經過那一夜後,楊月的嫁車再次出發,這次的守衛變得更加森嚴,而龐駿也
沒有在燕州更多地逗留,直接回到瞭松州,著手準備接待婚車隊的事宜。

  在離開燕州的三天之後,車隊終於到達瞭燕州,一大早龐駿就率領著松州的
上上下下前來迎接。

  由於龐駿不但掌握著松州大小官員的把柄,還通過交易場以及官莊來讓松州
官員豪族獲得巨大的利益,經過一年多的經營,此時的松州已經被龐駿打造成自
上而下的鐵板一塊,他們都知道龐駿與那位和親的公主有過一段情,東瀛人此番
前來,分明就是沖著龐駿而來,再加上他們本應該是勝利者,卻要被迫和親,眾
人的臉色都非常不虞。

  午間時分,突然遠處煙塵滾滾,一名騎士拍馬飛奔到眾人面前,大聲說道:
「邀月公主F駕將至,松州各級官員準備迎接」

  沒過多久,一支長長的車隊便出現在松州眾人的視線裡,慢慢變大,半個時
辰後,楊月的嫁車便來到瞭龐駿眾人的跟前,龐駿率眾下拜道:「松州刺史劉駿,
率松州全體官員,叩見邀月公主殿下,願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過瞭沒多久,楊月的嫁車中,伸出來一個小腦袋,龐駿認出來,這是楊月的
貼身侍女小鹿,隻見她脆生生地說道:「邀月公主說瞭,各位免禮平身,她隻在
松州借住一晚,各位大人無需見駕,各位大人請回吧。」說完便縮回嫁車中,讓
在場的官員面面相覷。

  隻不過,樹欲靜而風不止,這時一名中年東瀛人走到龐駿面前,正是九條德
明,他笑著說道:「劉大人,我們又見面瞭,本官不是說過瞭嘛,哈哈哈哈,承
蒙貴國陛下的金口玉言,蔽國皇太子才能娶得邀月公主這樣的如花美眷,也感謝
劉大人的努力,為我們兩國的友好和平作出的貢獻。」九條德明不斷地在挑釁龐
駿,但是他身後的真田幸玄和伊達政道卻是死死地盯著龐駿,生怕龐駿突然發難,
威脅九條德明的生命。

  龐駿凝視著九條德明許久,心中的確有一股狂暴的欲望想一拳瞭結瞭這個萬
惡的東瀛人,但是最終他還是冷靜瞭下來,露出一個笑容說道:「九條大人請放
心,本官以後一定會竭盡所能,讓大晉與東瀛更少沖突或者戰爭,畢竟,人都死
光瞭,沖突和戰爭,也就沒有瞭,是吧各位。」

  「劉駿你太猖狂瞭,你們傢的公主都成瞭我們東瀛人的女人,哪裡還輪到你
這條看門狗在這裡大放厥詞。」站在九條德明身後的伊達政道說道。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臉色都變得鐵青,這是已經上升到國體的程度瞭,嚴重
地說會引發外交事件,然而九條德明還是笑瞇瞇地說道:「伊達君,請慎言,我
大瀛與大晉乃都是文明之邦,怎麼能這麼口不擇言呢,快給劉大人道歉。」

  這時伊達政道才嬉皮笑臉地走上前,輕佻地說道:「對不起啊,小劉大人,
我伊達政道是個粗人,不怎麼會說話,隻會殺人和幹女人,不過我聽說你們大晉
的女人漂亮溫柔,想嘗嘗滋味,不知道今晚能不能找幾個良傢來給我開開葷,不
然的話,我剛才看到你們那位公主身邊的那個小侍女挺不錯的,拿她來也湊合瞭,
哈哈哈哈哈哈。」

  饒是程朝倫與獨孤連環這種涵養極佳,城府極深的人,聽到伊達政道如此肆
無忌憚的話語,也不由得皺起瞭眉頭,更不用說松州的大小官員瞭,眼看九條德
明並沒有阻止的意思,龐駿也沒有理會叫囂的伊達政道,反而看向真田幸玄說道:
「真田將軍,本官聽說邀月公主在燕州受到瞭刺客的騷擾,沒有大礙吧,聽說刺
客的武功很高,還把貴國的一些高手都打傷瞭,不知道是那幾位使者,本官這裡
有上好的狗皮膏藥,應該能幫得上一點小忙。」

  有人在燕州夜闖驛館意圖擄走楊月的事情,最終還是在有心人的作用下散播
瞭開來,作為遼東的地頭蛇,龐駿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此時說出這話,就是在
質疑東瀛人的安保還有武功,這無疑就是打與神妃交手並被壓制得狼狽不堪的伊
達政道的臉。

  看到有幾人都似乎在看著剛才還在叫囂,現在已經惱羞成怒的伊達政道,龐
駿好像恍然大悟一樣:「哦,原來是這,這條啊,不好意思,我這,這是狗皮膏
藥,給,給你用不太好吧,畢竟是同類……」

  「劉駿你敢罵我是狗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龐駿連連擺手道:「不不不不,我可沒說閣下是狗,是閣下你自己跳出來說
的,大傢都聽著的啊。」龐駿說完,在場的松州官員都哄堂大笑。

  這時,嫁車中的小鹿又探出腦袋出來,羞惱道:「你們到底說完沒啊公主已
經餓瞭,你們還在這裡唇槍舌劍,有完沒完啊」

  龐駿連忙躬身說道:「這都是下官的不是,還請公主殿下恕罪,請公主殿下
入城。」說完,連忙讓下面的人清場,迎接楊月的F駕入城。

  在口舌上無法占到龐駿的便宜,東瀛人也隻好跟著車隊進入瞭松州城。

  到瞭松州城的驛館中,伊達政道向九條德明問道:「九條大人,在下看這劉
駿的模樣,不像是因為那晉國公主被搶而沖冠一怒的樣子,難道我們這樣刺激他,
他都能忍下來嗎」

  九條德明悠悠說道:「成大事者,必須忍常人所不能忍,我們一再刺激著劉
駿的底線讓他出錯,可是一直以來他都好像沒有什麼動靜,上一次在燕州驛館,
除瞭那個武功高得連你們都難以應付的女人,,後來的那兩個黑衣人,如果不是
他或者他所派遣的人,那會是誰呢」

  伊達政道搖搖頭道:「在下也不清楚,不過手下能有如此厲害的高手,在晉
國也肯定是一個大勢力。」

  九條德明說道:「本官雖然忌憚劉駿,可他畢竟隻是一方小勢力,是不可能
有這樣的高手效力,他所在的趙王一系也許有可能,但以我們的情報顯示,趙王
的手下也沒有如此厲害的女人,按照趙王的個性,也不會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讓
一個絕世高手單槍匹馬來闖我大瀛的地盤。」

  「嗯,不過,松州已經是劉駿最後出手的機會瞭,如果再不出手,我們就要
回到我們自己的地盤,到時候,他會來搶人的機會就更渺茫瞭。」伊達政道說道、
「無妨,本來兩國和親此事就是勢在必行,對付劉駿,隻是順手而為之,他要是
上鉤,就直接把他扼殺再從晉國朝廷中撈一筆,倘若他不上鉤,那就下次機會,
反正他一直在松州,我們不愁沒有機會,這些國與國之間的博弈,他一個小小的
刺史,想妄圖改變些什麼,無異於螳臂當車。」

  驛館楊月的房間中,看著面無表情的楊月,小鹿小心翼翼地問道:「公主,
難道,難道你真的不想再見劉大人一面嗎如果不見,以後,以後……」

  楊月搖搖頭道:「不見瞭,我沒有遵守約定等他回來,是我對不起他,我沒
有臉面去見他,與其執手相看淚眼,不如不見,也好,我去瞭東瀛,以後他也不
用煩惱如何去對待他的那些姬妾,也許能遇上一個更愛他的妻子,也許……嗚嗚
嗚嗚……小鹿……我……我很想駿哥哥……也……也很想我的母妃……嗚嗚嗚
……」她說著說著,淚水就不住地流下來。

  「公主……不如,不如奴婢去找劉大……」小鹿憂心忡忡地看著楊月。

  楊月把自己的淚水擦幹凈,說道:「別,別,別去找他,東瀛人,東瀛人正
對他虎視眈眈呢,你去找他就出事瞭,小鹿,我沒事,我會把在大晉的這十幾年,
視作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永遠藏在心底,父王,母妃,駿哥哥,王兄,都是我
心裡最美好的回憶。」

  刺史府中,龐駿對獨孤連環以及程朝倫說道:「到目前為止,計劃實行得還
算是順利,雖然過程中出現瞭一些波折,但是這些波折卻恰好為我們做瞭更好的
掩飾。」

  獨孤連環皺著眉頭說道:「照你這麼說來,之前大人你去燕州,遇到的那個
女人,就是天一神教的人如果她的武功如此之高,為什麼不直接找上門來對付你」

  龐駿說道:「我也不清楚,被她那樣的高手在暗處盯著,我會夜不能寐的,
也許她有比對付我更加重要的事情,也許我對他們會有什麼利用價值,但是她又
不甘願輕易放過我,所以在燕州我差點就被她害死。」

  獨孤連環笑道:「那如果她找上門來,我該怎麼辦我武功也沒你好,你都對
付不瞭的大高手,我更加不用說瞭。」

  龐駿道:「你獨孤二公子,長期被你那大哥派人追殺,早就習慣瞭這種生活
瞭吧像你這樣的人,不說狡兔三窟,就連晚上在哪裡睡覺都不是固定的吧,就那
麼跟她周旋一段時間完全不是問題啊,更何況她也不一定會找上門來。」

  「無論如何,你還是要早去早回,不說別的,就是我那個松州轉運使的位置,
也還要你的官印呢。」

  「放心,少不瞭你的,」接著,龐駿又恭敬地對程朝倫說道,「程老,再次
拜托您為我們保駕護航瞭。」

  「呵呵呵呵,」程朝倫笑著說道,「不礙事,老夫來這裡,不就是為瞭保駕
護航的嗎長寧侯安心出發吧,事務有老夫和獨孤大人,府中有紀夫人幾位,松州
亂不瞭。」

  「好,那本侯,就此別過,拜托二位瞭。」龐駿說完,轉身離去。

  楊月的嫁車在松州停留瞭一個波瀾不驚的晚上之後,便在松州大小官員的送
別下,離開瞭松州城,往東邊出發,又在東瀛所占領的原來屬於朝國的城池中逗
留瞭幾天,原定東瀛皇太子也會來到此處迎接,後來又改瞭方案,改回到皇太子
東瀛都城京都等候婚禮舉行。

  經過超過兩個月的跋涉,楊月的嫁車隊伍,終於來到瞭東瀛的都城,京都,
三天之後,在這裡,將會舉行她與東瀛皇太子平等院親王的婚禮。

  楊月一行人先入住位於京都城西側的一座行宮,到婚禮那天,皇太子就會從
自己的府邸出發,前來此處,正式迎娶楊月。

             第172章婚禮驚變

  十一月十八,這是本月也是本年當中最為吉利的一個日子,就在今日,身為
東瀛皇太子的平等院親王終於要完成他人生的第一件大事,他將會迎娶大晉皇帝
的侄女,權傾朝野的魏王的掌上明珠,邀月公主楊月,作為他的妻子,為瞭迎接
這一天大的喜事,東瀛皇更是大赦天下,與民同慶,大街上變得更加繁華熱鬧起
來,傢傢戶戶張燈結彩。

  夜幕降臨,平等院親王府,府外固然是車水馬龍,摩肩接踵,而府內,也是
人滿為患,前院響起瞭陣陣震耳欲聾的鞭炮之聲,鼓樂喧天,禮花綻放,東瀛皇
醍醐寺天皇高坐在首座上,下方則是滿朝大臣,最外面站著一群施禮鼓樂之人,
平等院親王此時正立於大殿中間,目光頻頻望向門外,一名風冠霞披的新娘子在
侍女的攙扶下緩緩向殿內行來。

  新郎平等院親王牽引著新娘楊月,在大廳中如雲的賓客註目下,踩著紅地毯,
緩緩的走進瞭喜堂,到達喜堂前,新郎新娘分男左女右站立,鼓樂聲起,掌司儀
官高喊:「一拜天地。」新郎新娘而向廳門跪倒而拜,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

  「二拜天皇陛下。」司儀官二次高喊道。

  新郎新娘回過瞭身,向正坐於首席上的醍醐寺天皇三叩首之後,司儀官高喊
道:「夫妻對拜」新郎新娘隨機二人雙雙對拜。

  皇傢的婚禮儀式非常煩鎖和復雜,等到整個禮節結束之後,時間已經整整過
去瞭近兩個時辰,皇太子還需要在堂前招待賓客,而楊月則被侍女送入瞭喜房。

  九條德明與真田幸玄也以賓客的身份,參加瞭這一盛典,真田幸玄看著九條
德明興致並不高漲的樣子,便出言問道:「九條大人,今日平等院親王順利大婚,
不應該是高興的日子嗎為何興致不高」

  「唉,」九條德明嘆瞭一口氣說道,「就是因為,太順利瞭,晉帝,魏王,
甚至劉駿,都不是輕易向別人低頭的人,他們肯定會想盡辦法來膈應,惡心,擾
亂我們,可是到瞭現在,都依然沒有任何動靜,本官,心中不安啊。」

  「呵呵呵呵,」真田幸玄笑道,「大人此番多慮瞭,不說晉國皇族,就是那
毛頭刺史劉駿,在遼東也沒有任何動靜,難道他還會偷偷來到擁有武神坐鎮的東
瀛鬧……事……」然而真田幸玄都還沒說完,就已經發現九條德明的臉色突然變
得十分難看,連帶著他自己的話語都漸漸慢瞭下來。

  「不會吧,他,九條大人,你,你真的以為,他真的會偷偷潛入東瀛,甚至,
甚至京都城」真田幸玄問道。

  真田幸玄的話音剛落,一名武神營戰士前來悄悄匯報,在他的耳邊說瞭一條
消息,讓他臉色變得鐵青,轉身向九條德明說道:「九條大人,金閣寺,失火瞭」

  九條德明聽後臉色變得十分差,他低聲問道:「是劉駿出現瞭嗎」

  真田幸玄搖搖頭說道:「不清楚,難道是劉駿想聲東擊西」

  九條德明否定道:「不對,就算劉駿想聲東擊西,也不應該是以金閣寺作為
幌子,因為金閣寺離平等院親王的府邸不遠,就算他打著這個算盤,也太容易被
我們發現,回防的速度也足夠快,他要帶著邀月公主離開也相當不便,先不管那
麼多,讓吉川君帶人去看看吧,我們繼續以不變應萬變即可。」

  「是,真田明白。」真田幸玄說完,便派人向吉川晴光下達命令。

  然而沒過多久,他派出去的武神營士兵驚慌失措地回來報告:在金閣寺附近
發現吉川晴光的屍體

  真田幸玄與九條德明聽到消息後大驚失色,吉川晴光作為武神營副統領,劍
廬「三十六本刀」排名第六的高手,竟然被人殺死在東瀛京都城,這是何等的猖
狂,他們也因此肯定,龐駿的確來到瞭東瀛,於是真田幸玄對九條德明說道:
「麻煩九條大人,立刻向陛下匯報此事,並馬上派人保護京中要人,在下親自前
往,這次一定要讓劉駿死無葬身之地。」

  九條德明問道:「需要通知武神閣下嗎」

  「小小劉駿,無需驚動師傅他老人傢,」真田幸玄婉拒道,「當日在雪狼谷,
在下能夠打敗劉駿一次,更何況此次在我大瀛京都。」

  九條德明點點頭道:「好,本官明白瞭,真田大人放心出發吧。」

  真田幸玄向九條德明行瞭一禮,便離開瞭。

  這時的平等院親王,已經有一些喝醉的跡象瞭,突然感到一陣內急,便讓侍
女伺候著他前往茅房,不知道是酒的作用還是別的原因,他覺得走在前面的侍女,
此刻風情萬種,勾魂奪魄,那豐滿的翹臀一扭一扭,讓他有種唇幹舌燥,按捺不
住……此時的龐駿,正呆在金閣寺的一處陰暗的角落中,看著手上的楞伽經,感
到有些意外,傳說東瀛第一名剎金閣寺中,坐鎮的乃是東瀛排名第三的高手,安
國寺靜如,此人的武功比皇覺寺的弘治大師還要厲害,隻不過剛好他今天被邀請
到平等院親王的婚宴,現在正在趕回來的途中,不然龐駿就算是有三頭六臂,也
不一定能夠這麼輕易地把這本楞伽經偷出來。

  饒是如此,縱火之後,他為瞭躲避寺中武僧的追捕,也頗費瞭一番功夫,以
至於差點被真田幸玄所率領的武神營堵回金閣寺中去。

  眼看兵士們馬上搜索到自己所躲藏的地方,龐駿也無可奈何,突然發難,寒
光一閃而過,三名東瀛士兵命運當場,但是士兵的慘叫聲也驚動瞭附近的人,奔
著聲音方向而來,這才與龐駿不期而遇。

  這些人隻是金閣寺的僧兵或者一般的東瀛士兵,遇上龐駿自然不是對手,然
而就算是龐駿也架不住他們人多勢眾,萬一被他們拖到真田幸玄或者安國寺靜如
趕到,自己肯定是九死一生,於是便功力全開,殺出瞭一條血路,在真田幸玄與
安國寺靜如趕到之前,逃出瞭金閣寺,當然也付出瞭全身六處刀傷的代價。

  看著龐駿遠去的背影,真田幸玄又看瞭看位於相反方向的平等院親王府邸一
眼,咬瞭咬牙,停止瞭追捕的行動,而是向身邊的一個蒙面人說道:「追蹤劉駿
的事情就交給你瞭,我還要回去保護天皇陛下和平等院親王,追蹤到之後盡量不
要動手,你不是他的對手。」

  「是。」黑衣人領命而去。

  當真田幸玄回到平等院親王府邸之後,部下前來報告:平等院親王失蹤瞭

  這下讓真田幸玄頭都大瞭,一國皇太子竟然在自傢的府邸中消失,傳出去,
東瀛可謂算是顏面掃地啊,他按下怒氣問道:「究竟是怎麼失蹤的你們派人找瞭
沒天皇陛下還有諸公都知道瞭嗎」

  部下回答道:「就是剛剛傳來金閣寺失火的消息之時,親王閣下要去解手,
但是等瞭一刻鐘都沒有回來,陛下便派人去尋找,結果找遍整個親王府邸都找不
到閣下的蹤影,隻找到一張字條。」

  「什麼字條」

  「上面是,是中原文,九條大人說上面寫著借你們的皇太子給我玩兩天唄,
保證他會很快樂,筆跡像是女性的,上面還沾滿瞭,沾滿瞭白色的……白色的,
精液……根據之前的盤問,有親王府的仆人看到,親王閣下拉著一名侍女的手進
瞭西苑的一所房間中……」部下說道。

  「那個侍女呢那個侍女有問題」真田幸玄一聽到女性便不由自主地想到,在
雪狼谷的那個晚上,龐駿身邊的那個煙視媚行的白衣女子,他皺著眉頭說道:
「難道是她難道劉駿一夥想要通過劫持親王閣下來交換邀月公主」

  「那個侍女已經消失瞭,陛下已經下旨,全城大搜索,勢必要找到親王閣下,
真田大人,陛下此次,對你,對武神營,是相當失望啊,」這時,九條德明走過
來對真田幸玄說道,「辛苦你瞭,劉駿有多狡詐,本官也是知道的,可是三番四
次被他愚弄,就是我們的責任瞭,真田大人,先放下其他的事情,當務之急,是
先找到親王閣下,否則,陛下怪罪下來,就算是武神閣下,也恐怕保不住你,至
於邀月公主,有和歌小姐在,不會讓劉駿輕易得逞的。」

  「真田明白,真田馬上就去找回親王閣下。」

  九條德明點點頭,揮揮手示意他出發,真田幸玄便領命而去。

  平等院親王府邸的喜房中,一位衣著清新淡雅,蛾眉淡掃,脂粉不施的素凈
女子,正靜靜地看著因為外面的騷動而感到不安的楊月,輕聲問道:「你在害怕
什麼害怕你的心上人,闖進這個龍潭虎穴被抓嗎」

  和歌聆音,年僅三十歲,便已經是東瀛武道大族和歌山的當代傢主,東瀛武
神武藏五輪劍廬「三十六本刀」排名第三的高手,僅次於絕世天才柳生靜雲和
「東瀛第一強兵」真田幸玄,她是東瀛人守住楊月的最後一道防線。

  她看著整整比她小一輪半有餘的楊月說道:「他來不瞭的,雖然本座的師傅
還有柳生君都不在京都,但是劍廬三十六本刀,有一半的人都在這裡,其中包括
瞭他之前輸過的真田幸玄,本座雖然不才,對上真田君,還是有幾分勝算,就算
他來到這裡,能毫發無損地將你帶走嗎」

  楊月瞟瞭她一眼,並沒有說話。

  和歌聆音看到楊月的表情,輕輕地搖搖頭說道:「隨你吧,女人,有多少個,
不是身不由己的呢。」

  「叩叩叩」,和歌聆音的話音剛落,就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讓她瞬間便緊
繃起來問道:「誰」

  然而,門外的人並沒有回答她,而是徑直推門而入,映入楊月與和歌聆音眼
簾的是一個美艷絕倫的女子,她笑著說道:「咯咯咯,這位妹妹說得沒錯,女人
啊,真的沒幾個身不由己的,包括妾身在內,逍遙一世,結果還不是被一個小壞
蛋套牢瞭。」

             第173章望月女忍

  龐駿馬不停蹄地逃竄瞭一個時辰,終於離開瞭京都城,卻並沒有發現真田幸
玄追上來,心中不由得一驚,自己本想引開大批武神營的人,結果對方卻不為所
動,這讓配合他行動的宮紫雲又多瞭幾分風險。

  原本的計劃是:龐駿到金閣寺放火引開東瀛人的註意力,順便偷取藏在金閣
寺的楞伽經來制造混亂,接著已經宮紫雲喬裝打扮成給楊月陪嫁的侍女,找機會
用媚術引誘平等院親王,讓他暫時脫離東瀛人的視線,造成恐慌,在東瀛人全城
大肆搜查的時候,再回到平等院親王的府邸把楊月接出來。

  這其中有一個很大的漏洞,就是宮紫雲並不會東瀛話,因此很難通過東瀛人
之間的交談來尋找機會,但萬幸的是,東瀛人為瞭方便日後交流,特意找來導師
培養通曉東瀛話的侍女,宮紫雲也混瞭進去,在嫁車從天京出發之後便一直在學
習,直到現在終於派上用場。

  當平等院親王打算去解手的時候,一旁等候已久的宮紫雲終於找到瞭與親王
單獨相處的機會,她用媚功把平等院親王的欲火勾上來,然後趁著他欲火發作之
時,用半推半就,欲拒還迎的手法,把他引誘到一處較為僻靜的地方,然後把他
打暈,趁人不註意的時候,直接丟到他一名侍妾的房間衣櫃裡面,利用燈下黑的
心理,把平等院親王藏到最為安全的地方,反正隻是拖延時間,引開註意力,能
拖多久就是多久。

  在東瀛人派出大量人手搜索平等院親王的時候,宮紫雲就趁著混亂把楊月帶
出來,藏到一處隱秘的地方,等到天亮的時候,再從京都離去。

  然而,真田幸玄篤定龐駿無論如何都會帶走楊月,所以他並沒有追趕,而是
回到瞭平等院親王府邸,守株待兔,這就讓宮紫雲的任務難度加大瞭不少。

  正當龐駿在考慮如何進行下一步行動的時候,忽然感到一陣心悸,常年的徘
徊於生死邊沿的他,下意識地往後翻騰瞭一圈,就在他到達半空的時候,從地下
傳來「蓬」的一聲,一個身影破土而出,一縷寒光在他面前擦身而過,當他穩穩
地落在地上之時,才看清楚來人。

  來者雖然一身的緊身衣,嚴嚴實實地包裹著,隻露出眼部在外面,但是那惹
火的身材,卻也無形中告訴龐駿眼前的是一個女人,她的手上拿著一把寒光閃閃
的東瀛刀,警惕地盯著龐駿。

  看著眼前帶著月白色面具的男人,蒙面女子竟然揭開瞭自己的面罩,用生硬
的中原話問道:「你就是劉駿在西大瀛敗給真田大人的劉駿」西大瀛,指的就是
東瀛在朝國所占據的領地,東瀛人都將其統稱為西大瀛。

  龐駿看著眼前的女忍,隻見她約莫二十歲,長得妖媚動人,一雙狐貍眼,四
周略帶粉暈,瓊鼻略小,卻面容冰冷,眉目含煞,身穿紫色緊身衫,這是東瀛上
忍的標志,他笑道:「卿本佳人,奈何為忍」

  忍者在東瀛的地位不高,往往都是依附在大勢力之下生存,一個忍者村,忍
者不少,但是上忍卻屈指可數,而上忍之中的女子,更是少之又少,萬中無一,
不過即便如此,龐駿也沒覺得,自己贏不瞭眼前的這名冷峻的女忍者。

  「真田傢,甲賀裡,望月千鸞,參上。」女上忍持著東瀛刀,一字一頓地說
道。

  「有意思,來吧,我倒是要看看,東瀛忍者到底有多厲害。」

  望月千鸞冷哼一聲,突然憑空消失,緊接著,還沒等龐駿弄清情況,突然從
他的背後冒出來,一刀斬向龐駿的背部。

  「叮」一聲清脆的鳴響,望月千鸞滿以為志在必得的一擊卻沒有成功,被龐
駿轉身一閃,同時中指一彈,指頭擊在東瀛刀上,一陣大力傳來,險些脫手飛出,
饒是她再冷靜,手上傳來的巨力也把她震得有些發麻,但是她並沒有放棄進攻,
而是玉指一捻,念瞭一條法訣,單手結瞭一個印,一瞬間便幻化出多個身影,將
龐駿團團圍住,接著數個幻象一起向龐駿斬切過來。

  「潛行能力和幻術都不錯,可是正面對敵實在是太弱瞭。」龐駿看著望月千
鸞評價道。

  龐駿的話音剛落,隻見寒光一閃,望月千鸞突然怔在原地無法動彈,脖子間
地那縷清風和徹骨的寒意讓她失去防禦力,手中的東瀛刀因為氣勢上的挫敗而遲
疑不決,再沒有方才地凌厲逼人。

  「望月一族,聽說也是東瀛武道的一支豪門,你手上的那把東瀛刀,當年我
看過一本關於天下兵器的書籍,應該就是望月一族的重寶,名刀赤雪一文字瞭吧,
既然姑娘姓望月,想必就是望月一族的嫡系吧,為何會隸屬於真田傢」龐駿一把
飛刀架在女忍脖子上好奇地問道。

  然而望月千鸞並沒有回答龐駿的問題,而是把手中的刀插入瞭地下,然後昂
首挺胸,閉上瞭眼睛,打算引頸就戮。

  「啪啪」,龐駿並沒有殺掉她,而是點住瞭她的穴道,然後說道:「我可是
個憐香惜玉的人,殺死你這麼一個美人,未免太焚琴煮鶴瞭,不過為瞭防止你繼
續打擾我的計劃,我隻能先把你困在這裡,等到天亮,穴道自然會解開。」說完,
他便轉身離去。

  「你……你等等……」這時,望月千鸞卻叫住瞭龐駿,她看著轉頭盯著她的
龐駿,說道:「你,你如果,如果能夠殺死真田幸玄,那麼,我,我就會給你回
報。」

  她的話不多,卻勾起瞭龐駿的興趣,他說道:「繼續說。」

  望月千鸞頓瞭頓說道:「我父親,叫望月出雲,五年前乃是劍廬三十六本刀
排名第二的人,當年真田幸玄為瞭搶奪排名,暗害瞭我的父親,並且在比鬥之後,
故意失手殺死他,我父親死後,望月傢族一蹶不振,真田傢同時發力,直接把以
望月一族為首的甲賀裡吞並瞭,我因為追蹤能力出眾,也成為真田幸玄手下的一
名忍者,為他效命。」

  「你怎麼知道真田幸玄暗害你的父親,還有真田幸玄為什麼會讓你一個仇人
的女兒作為自己的貼身手下,這不合常理。」龐駿說道。

  「因為當時不僅是為瞭爭奪劍廬三十六本刀的排名,而且還是爭奪新一任武
神營統領之戰,真田幸玄一向與京都各位公卿交往甚密,他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
他真田傢也能夠登堂入室,入駐京都,成為公卿的一份子,武神營統領便是一塊
重要的踏腳石,那一戰,他早已經聯絡好京中的多位公卿,而那幾位支持他的公
卿也因為在賭場下瞭重註,所以暗中派人在我父親的飲用水中下毒,暗算我的父
親,這一切都是我在其中一名公卿臨死之前留下的懺悔書中所看到的,不信的話
你可以在我身上搜,那封信我一直帶在身上。」望月千鸞說道。

  龐駿聽瞭,便在望月千鸞那凹凸有致的玉體上摸索瞭一會兒,果然從她的懷
裡摸出瞭一封書信,東瀛的文字並不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尤其是他們的公文,更
是大量地使用瞭中原文字,雖然書信上的文字龐駿沒有認全,但是大致的意思他
還是懂的,而且紙張和墨跡都有一定的年份,基本杜絕瞭臨時偽造的可能性。

  眼見龐駿沒有提出新的疑問,她繼續說道:「真田幸玄是個很小心的人,既
然他讓我在他身邊做事,自然有控制我的方法,更何況,入夜之後,我要麼是在
外執行任務,要麼就會被鐵鏈鎖在房間之中,而且他所住宿的地方,防備森嚴,
我根本不可能返回潛入,而我自己剛才也說過,我的嗅覺和潛行能力天賦,讓他
在對打探消息和追蹤敵人有莫大的幫助,有瞭我的助力,他在公卿面前的表現也
會相當活躍。」

  「那為何會選擇我還有你的報酬是什麼」

  「因為真田幸玄與京中很多公卿的交情甚好,他在軍方的勢力也越來越大,
再加上他原本就是劍廬三十六本刀排名第二,大瀛排名第六的高手,試問還有誰
會為瞭我一個小小的忍者,去對付他呢你不一樣,你是晉國人,你跟真田幸玄是
對立關系,至於報酬,我這裡有一本甲賀的忍術奧義,萬川集海,」

  接著,望月千鸞停瞭一下,有些羞赧地說道,「還有,我,我還是處女,因
為,因為真田幸玄給我服用瞭守宮神毒,在,在我的子宮中,隻要解瞭這種毒,
你,你就可以盡情享用我的身體。」

  龐駿打量瞭望月千鸞幾息的時間,終於還是說道:「好,成交,不過,我不
能夠完全相信你,不如這樣吧,反正你都中瞭什麼守宮神毒瞭,再吃我一顆九花
龍涎珠,也無所謂吧你隻要吃瞭,我們的交易就開始生效。」說完,他掏出一個
瓷瓶,從裡面倒出來一顆藥丸,遞到瞭望月千鸞的嘴邊。

  望月千鸞看瞭龐駿,又看瞭他手上的「九花龍涎珠」一眼,說道:「一言為
定。」

  龐駿聽後也沒有客氣,直接掰開瞭她的嘴巴,把「九花龍涎珠」塞進瞭她的
嘴裡,然後解開瞭她的穴道並說道:「好瞭,交易開始生效,現在你回去,想辦
法把真田幸玄單獨引到近江琵琶湖長濱郊外的一處驛站,剩下的事情就由我來解
決。」

  「不用瞭,我一直留著追蹤的記號,隻要京中的事情一旦解決,他就會馬上
帶人前來找我,到時候我再想辦法讓他落單,你就在附近監視著,你自己看著時
機動手,這樣可以嗎」望月千鸞說道。

  可是,龐駿現在最擔心的,是自己的師姐宮紫雲還有楊月的安危,不知道她
們現在是不是已經安全撤離,他不太想守株待兔,他打算先把楊月救出來安頓好,
再回去對付真田幸玄。

  然而此時,從京都的方向,出現瞭一道焰火,望月千鸞說道:「真田幸玄已
經處理完京中的事情,要前來找我瞭。」

  龐駿聽後,大吃一驚,神色凝重。

[ 本帖最後由 微嗔 於 2018-10-12 23:18 編輯 ]作者大大終於更新瞭,都等好久瞭,和歌聆音這個角色到時候應該也會被龐駿攻略吧!更得慢不要緊大不瞭我看以前的但是大大千萬別斷更呀!都挖瞭這大個坑瞭千萬別吧我們埋進去瞭謝謝大大瞭龐大人又開始攻城掠美女瞭,看來和歌聆音也是口中菜瞭。。。龐駿深入倭國的情節正在高潮處,期待下文能夠對倭寇有較大傷害,不知道東瀛第一的高手會不會出場

上一篇:【戰艦少女同人 港區生態多樣性報告】(01)【作
下一篇:【珍貴的展品(艦R胡德)】(完)(重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