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推薦 精選

【神女賦】(41)【作者:小隱者】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位面獵奴之F/A】(01)【作者:何米奇】

下一篇:【晨曦冒險團】(27)【作者:逛大臣】


作者:小隱者
字數:6409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四十一章長風起黑夜至

  現實雖然很忙,但我是很想完本的。

  這是昨天抽時間寫的周刊,下周如不能更,下下周一起,至於更多更少那就
全靠隨緣瞭(A。A)

  「盼兒姑娘會有機會看到那一天的!」

  趙啟同樣對未來滿懷著美好的憧憬,握緊雙拳說道。

  而以此同時,場中殿門前情形一片混亂,那十數餘個曾自稱是大蒼峰白玉真
人座下的碧袍弟子們紛紛將被趙啟一記重拳打暈的召德少主抱起包圍,好似生怕
趙啟再行出手將那人事不省,一條肉蟲也似的召德少主從中格斃。

  一旁闐親王瞧著眼前混亂場景卻是險些氣炸瞭肺,一隻顫顫巍巍的肥手箕指
著趙啟面門,咬牙狠狠罵道:「你這不知死活的小子方才沖撞瞭本王也就罷瞭,
竟然還敢對老殿主未來的繼承人出手,你可知道你剛剛闖瞭有多大的禍事嗎?」

  「神殿繼承人那又如何?我既怕禍事就不會出現在這裡瞭!」趙啟卻不欲再
與那赤裸著肥胖半身,裹著一條黃棉袖袍氣急敗壞的闐親王再加多說,虎目一翻,
眼眸中殺氣四溢,冷道:「怎麼,說瞭這麼多你還不滾?莫非是方才我說的還不
夠麼?卻想與那召德少主落得一般下場?」

  「好…好…好……」那闐親王怎料得如此境地之下,那趙啟竟爾還敢對著自
己再度言出威脅,一時間胖大的身軀不可抑制的開始劇烈的顫抖瞭起來,一邊用
手捂著心口,一邊痛苦的矮下腰來,大口喘息著吃力說道:「可敢…可敢……留
下名諱……我慶氏大蒼峰一脈來日定有厚報…」

  「神照峰,神罰殿,趙啟!」趙啟此時得見那闐親王好似心臟病發作的的樣
子,卻也怕其一聲不響的就死在瞭這裡,畢竟這裡乃是楊神盼寢宮,謀殺慶氏皇
族的罪名更是不小,趙啟雖是有著一顆潑天大膽,但也絕非是個不知輕重的孟浪
之人,得見此情形,即刻氣沉丹田高聲喝道:「爾等大蒼峰弟子們,帶著你們主
子趕緊滾蛋,十息之內若教我在此處看見還有活人,休怪我下手狠毒,不留情面!」

  「臭小子…真…好……好膽……」那闐親王顫抖著一身白花花的贅肉,掙紮
著身型勉力坐起,還欲再說,卻不想一句話斷斷續續的還未說出幾個字來,頓時
被「呼啦啦」一片,爭先洶湧而來的大蒼峰弟子們七手八腳的的抗坐起身,與著
那早先便已墜地昏迷不醒的召德少主二人向著殿外狂奔而去,須臾間十數餘人便
已跑的不見蹤影。

  趙啟濃眉緊蹙,看著那一眾跑的一溜煙兒也似消失不見的大蒼峰弟子,心下
凜然,卻也知曉自己今後在神殿當中怕是又將憑空樹一大敵!

  「郎君卻無需為此擔憂,今夜之事神盼會替你斡旋處理!」楊神盼赤著一雙
嫩足緩緩走至趙啟身前,極靜好聽的聲音說道:「今夜冬至,嚴寒料峭,郎君今
夜便在神盼寢宮當中歇息一晚吧!」

  「盼兒姑娘卻無需操心,此事我自有應對之法!」趙啟一顆男兒自尊心作怪
隻是其一,最主要的還是趙啟不欲讓楊神盼再涉險境,

                是以

  旋即大口回絕,又聞聽楊神盼對著自己發出的夜宿邀請,一顆心臟不爭氣的
「砰砰」直跳,「盼兒姑娘竟肯留我在她寢宮住宿!」一念想到此前那闐親王老
色鬼也曾對楊神盼發出瞭宿嫖,並且楊言要在床上操一整晚小嫩屁眼兒的荒唐請
求,不覺那原本就躁動不安的心此刻更是灼熱起來:「盼兒姑娘留我在她的寢宮
住宿,莫非是……」

  「嗯,郎君卻在思索什麼?」楊神盼一聲問詢,將趙啟從那淫靡無邊的香艷
思緒中拉扯回來,似乎瞭為瞭掩蓋住內心的不潔想法,趙啟慌忙咳嗽瞭一聲,躬
身施禮道:「哦,盼兒姑娘,即使如此…那便打攪瞭,卻莫怪我趙啟一個粗人弄
臟瞭你的行宮!!」

              ※※※※※※※

  楊神盼的寢宮中很暖,也很溫心,擺放的一應陳設雖不及神殿當中其他宮寢
的流輝奢彩,但也卻自有著一脈古樸的素雅之風。金絲雅木雕琢而成的古樸屏風
後是一張紫檀木構造而成的巨大香帳,香帳四周雲煙裊裊,各自擺放著一尊約莫
半人高的石紋寶鼎,寶鼎之上異香蒸騰,霧氣氤氳,讓人睡在其間幾如感受身處
夢幻之中,端的是那般仙境淼淼,亦幻亦真。

  然而此時間趙啟卻無心思去感受眼前這等如處夢境的幻真美好,此時的他心
中復雜無比,抬眼瞧著那赤著一雙白嫩腿根兒,正俯身收拾著床榻之上一應男人
污穢的絕美女神楊神盼,內心中一陣猛烈掙紮,好半響功夫,嘴中吐出一口渾渾
濁氣,始才行上前去,說道:「盼兒姑娘,你且先歇息歇息,這裡便由我來收拾
吧!」話音說過,伸手抓過床榻旁楊神盼那一條被男人隨意裹卷丟棄在床間角落
裡,被射滿瞭渾濁濃精的潔白束胸縛帶,心中就是一陣不可抑制的猛烈顫抖。

  「召德少主與闐老九這兩個老淫徒真的是太過份瞭,不但在床上揪握把玩瞭
盼兒姑娘的大奶子,竟然還把盼兒姑娘平素裡用來裹胸的束帶都射滿瞭穢物,莫
非是真個想叫盼兒姑娘不束胸,挺著一對大奶兒出門?」趙啟一念想到楊神盼微
顫著那薄薄素白衣衫之下的一對豐挺飽滿,行走在神殿之內令人血脈噴張的香艷
情形,不覺鼻端一熱,竟爾留下瞭一絲殷紅血液。

  「該死!」沉醉於無邊遐想之下的趙啟未料到自己居然會突流鼻血,不由暗
罵一聲糟糕,當即用著手中楊神盼的束帶裹胸胡亂的擦抹一陣鼻端鮮血,似乎是
生怕被楊神盼從中看見自己身體之上出醜的異端,旋即將手中染血並混合著男人
濃精的束帶揉成一把,折手藏入身後腰帶當中。

  卻不想趙啟這一幕荒誕的場景恰好被楊神盼看見,一時間手忙腳亂之下不由
結結巴巴的說道:「盼兒姑娘……並不是…你看到的這樣……」

  趙啟話未說完,卻見楊神盼眨瞭眨好看的美眸,言中好似並無責怪之意道:
「郎君也認為奴奴盼兒不該束帶出行嗎?」

  「不……不是的……」趙啟很怕自己的舉動被楊神盼生出誤解,心中慌亂之
下竟是一時半會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如何說話解釋,又聞聽瞭楊神盼口中方才之言,
腦中靈光一現,如有意動,稍稍收拾心情片刻,強自鎮定道:「嗯…盼兒姑娘…
並非隻是你看到的那樣……在我們那個地方的習俗,大胸並不是什麼淫邪醜陋的
事物,它也是一種人體的美好,是很多女孩自豪並且樂意讓大傢去看到的東西…
…」

  「嗯…盼兒姑娘……不知道我這麼說你能不能理解!」趙啟緊緊盯著楊神盼
那好看的眸子,小心翼翼的斟酌著言辭說道。

  楊神盼聽見趙啟口中說出那出人意料的言論,清晰明亮的好看眸子裡微微幻
出一片神采,輕聲說道:「可想而知在郎君的傢鄉裡一定沒有鐵律的束縛和無休
無止的戰亂吧!」

  「應該是差不多吧!」趙啟心中回思瞭一遍自己穿越來此之前,故國當中自
建國以來強大的高度集權與異常恒穩的社會次序,點瞭點頭應聲說道。

  「生活在郎君傢鄉當中的百姓子民們一定都很幸福!」楊神盼清澈的美眸中
幻出一陣對未來美好事物的真切憧憬之色,道:「神盼亦想去見見郎君生活的那
個傢鄉!」

  「盼兒,你跟我走吧,我們一起走的遠遠的,我會帶你離開這個充斥著陰謀
與背叛的荒誕世界!」趙啟一腔熱血湧上心頭,禁不住伸手捉住楊神盼那一雙冷
冰冰的皓白玉手,鼓起勇氣,再度對楊神盼提及瞭那個夢中心語:「盼兒,我是
真心喜愛你的,不要拒絕我,我知道你有很多說不出口的苦衷,亦知道你肩上負
著一項足夠沉著的使命,但請你無論如何也一定要相信我,我趙啟一定不會讓你
失望的!」

  似乎是過瞭一萬年,也似乎僅僅是隻是過瞭一眨眼,趙啟恍然間感覺握在手
中的冰涼玉潤小手漸漸的有瞭些許溫度,此時柔軟玉潔小手的主人目光依舊清澈
而明亮,隻是其間已然帶上瞭幾分驚異與期許,她那細膩而好聽的聲音認真說道:
「如果可以,盼兒真的願意跟隨郎君一起去見一見這個美好世界!」

  楊神盼美眸盯著趙啟那充滿瞭期待目光的眸子認認真真的說著,那靜逸好聽
的聲音中聽似卻有著一絲淡淡的無奈:「隻是有的時候人生就是這樣的無奈,總
會有個念想強行驅使逼迫著自己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歡,討厭,甚至是極為厭惡的
事情!」

  楊神盼嫩白如青蔥的指尖兒輕輕觸拂著趙啟溫熱掌心,憧憬萬千的語氣對著
趙啟耳邊輕輕說道:「郎君,我怕教你失望,不敢輕易應承你些許什麼諾言,但
是如若有一天盼兒有幸能夠完成自己使命,更且不潔之軀能夠得以繼續撐延,郎
君若不嫌棄,盼兒願與郎君一同歸塵隱世,共此一生!」

  「不……我絕對不會讓你等到那麼一天的!」趙啟聞見楊神盼說出瞭令自己
朝思夜想的夢中之語,心情劇烈激蕩之下不由渾身上下猛地一陣顫栗,雙手伸出
驀地一下將楊神盼那動人嬌挺的身軀緊緊擁入懷中:「盼兒我一定會趕在神殿撞
鐘定律之前阻止這一切的,你相信我一定能做到的!」

  趙啟鼻間嗅著楊神盼潔白頸項間的淡淡幽香,胸膛上感受著楊神盼那一對堅
挺飽滿的嬌人欲死,不覺自小腹當中生出一陣不可阻擋的猛烈欲火,竟是雙手鬼
使神差的一下將懷中佳人猛地一下抱起,撲倒在寢宮中那張紫檀木構裝而成,形
貌巨大的香塌之上。

  「郎君也想如他們一般在這宮中床上狠狠要我嗎!」趙啟急欲的狂亂間,忽
聞楊神盼發出的一聲輕輕嘆息,頓時警醒過來,欲火稍消,雙眸含情萬千盯看著
身下楊神盼那對略微帶著幾分失望的好看美眸,不經斟酌言辭,認真柔聲說道:
「盼兒,我是真心喜愛你,不想與你說虛偽話,要,我做夢都想要你,我真的很
想要你,我巴不得現在立刻馬上就要你,有些時候我真的很嫉妒神殿裡的那些淫
徒,因為他們不需要得到你的認可,也不需要感受你的心情,便可以在任何時間,
任何地點隨隨便便的占有並享用你的身子!」

  趙啟眼含柔情,伸手將楊神盼那一隻細嫩皓白的手兒扼在自己胸膛,發聲肺
腑說道:「我曾聽說情動的男女在床笫之間最為交心,也最為蝕骨,盼兒卿卿,
卿卿盼兒,此刻的我真的是愛煞你,也想煞瞭你,如果可以,你剖開我的胸膛看
一看它究竟是不是熾熱的,我真的很想在這裡在床上深深的占有感受一下你的內
心!」

  「郎君這番話語也對雲傢姐姐說過吧。」忽見楊神盼的好看臉頰之上微微染
起一陣紅暈,道:「現在還不行,神殿未曾敲鐘定律,神盼不能丟失處貞。」見
趙啟滿是期許的眼眸中流露出幾許失望神情,忽而輕咬朱唇說道:「郎君若實在
想與神盼交心,盼兒願意用其他方式以供君取……」

  「盼兒姑娘這是肯讓我去操她的小嫩屁眼兒瞭?」趙啟本自失望,忽而聞聽
如此驚人之語從楊神盼口中說出,不覺心中一顫栗,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心痛震
顫之感迅速蔓充斥瞭延趙啟整個胸膛。

  而正當趙啟雙眸深情凝視楊神盼一對迷情美眸,待要有所說辭行動之時,忽
聞一個怪語怪調的聲音極為不耐煩道:「不給操穴,那便幹小屁眼兒唄,年輕人
辦事犯得著把話說的那麼肉麻兮兮的,害不害臊,老人傢我在上頭聽的都起瞭一
身的雞皮疙瘩,無趣無趣!」

  話音落時,忽見一個形貌臟亂滑稽,穿著一襲油膩道袍的邋遢道人從殿頂梁
木之上一蹦而下,落在趙啟與楊神盼的香帳之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吹胡
子瞪眼道:「年輕人不就是想操個屁眼兒嘛,何不學學那當前二人,這入得門來
便將這小嫩丫頭從頭到腳給剝個精光,揪著大奶兒玩著大白腿丫,搞上床去掰臀
便操屁眼,一根大屌幾番濃精灌將下來,還不是將這小嫩丫頭射的哼哼卿卿,水
兒直流。」

  「盼兒姑娘乃我心中摯愛之人,還前老輩請能夠尊重一些。」趙啟看見來人
形貌,鼻間聞著那一股濃烈的酸臭之味,不覺微微皺眉,心中暗自驚訝道:「怎
麼是他,這邋遢老道先前便在此不停窺視,他究竟想做什麼?」心中暗念想著,
卻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背上槍支。

  楊神盼輕輕拍瞭拍趙啟手臂,示意稍安勿躁,坐起身形,雙手執禮恭敬說道:
「神女揚神盼見過神墟師叔祖!」

  「盼兒居然喊這邋遢老道師叔祖,還是神字輩的?」趙啟聞聲一愣,心中不
無驚訝。

  「去去去,我老人傢對女人沒甚興趣,小嫩丫頭自個一邊玩穴去!」卻見那
邋遢老道對楊神盼的出聲問候理也不理,徑直走到趙啟身前自顧自的說道:「你
這小子倒是不錯,既有色心又有賊膽,頗像我老人傢當年!」說著小眼睛上下滴
溜溜的打量瞭趙啟一陣,繼而搖頭晃腦的撫須評道:「嗯,這一身的功夫境兒雖
然是低瞭些,但好在身材板兒夠結實,也算頗合我老人傢的胃口,怎麼樣?要不
要考慮一下來先天峰當我老人傢的嫡傳弟子!」

  「卻是多謝前輩厚愛,晚輩來此山門之前卻已有瞭師門承傳!」趙啟微一拱
手,出言婉拒道。

  「有瞭師父那又有什麼關系,你且辭瞭師門再轉拜我老人傢門下便是!」那
邋遢老道卻似對趙啟的婉拒之言渾不在意,轉袖一拂,鼻孔對天道:「哼哼,我
便不信在這神殿當中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老傢夥敢與我老人傢搶弟子。」

  「我跟盼兒姑娘還未開始呢,這該死的邋遢道士究竟有完沒完?」趙啟此刻
心中暗罵連天,他不欲與這邋遢老道再行攀扯,又惟恐其強仗著自身武力胡攪蠻
纏,是以腦中巧念一動,當即便將自己所能依仗的最大虛假借口直接說出:「晚
輩座師乃是大雄寶寺的戒律大佛!」

  果見戒律大佛之名積威甚重,趙啟口中之言方一說出,頓見那神墟邋遢道人
像是踩瞭貓尾巴一般,驀地一下一蹦三尺高,憑空折身倒退三丈,伸手拂袖,顫
顫巍巍的箕指趙啟面門道:「老人傢我沒聽錯吧……你這小子方才說什麼來著…
…你是那老不死的妖怪戒律妖宗的徒子徒孫?」話音落下,眼眶中小眼一陣『咕
嚕』轉動,復又將趙啟細細打量一陣,待得見到趙啟之板寸頭制式與全身上下奇
怪的裝束之後,像是見瞭鬼一般,黑夜裡驀地發出一聲淒厲慘嚎,整個人一下倒
躥而出,一眨眼間,身形便已從宮寢當中消失不見。

  趙啟也未料到自己虛抬出的戒律大佛之名,竟爾會讓那神墟邋遢老道一下生
出如此大的反應,不由心下稱奇,嘖嘖驚怪道:「不知這老前輩為何如此懼怕吾
之禦下座師。」

  卻見楊神盼眨瞭眨那好看的美眸,替趙啟解惑道:「早些年間,神墟師叔祖
玄功圓滿大成之後,曾出山遠遊,間或好似去過大雄寶寺一趟,也不知道是在內
裡究竟發生瞭些什麼,至此歸山之後便時而神智不清,聞聽戒律大佛之名更是性
情大變,老殿主為治其病使瞭多種方法也未見其效!」

  「在這邋遢老道人的身上究竟是發生瞭什麼呢?還有那戒律大佛究竟是何方
神聖,他到底有何手段竟能夠直接影響一個玄功步入玄鬼之境人的心智心神?」
諸多疑問橫亙在趙啟心中,但他此時卻不能問,更不能將問題繼續伸延,隻得強
行調轉話題說道:「那老殿主呢,神墟道人時而心智失常,難道就任由他這般在
神殿當中胡作非為嗎?」

  「嗯!」楊神盼緩緩搖瞭搖頭道:「郎君卻有所不知,神墟師叔祖與老殿主
一般都是神殿『神』字輩碩果僅存的先輩之一,神殿當中幾乎無人能夠在身份上
與他睥睨,這些年來神墟師叔祖也委實在山門中惹下瞭不少禍事,老殿主萬般無
奈之下這才將神墟師叔祖安置在瞭先天峰,而這先天峰乃是神殿凌雲鎮九峰中實
力最為強盛的一脈,峰中高手如雲,強者林立,也確實最大限度的約束瞭神墟師
叔祖好一段時日!」

  「唔,原來是這樣!」趙啟以手支頤思索一陣,正想出聲問問楊神盼自己的
神照峰在神殿凌雲九峰當中屬於什麼地位,忽而見得楊神盼那一襲素白衣衫之下
的碩大飽滿若隱若現,甚是誘人,不覺小腹之上復又燃起一道炙熱暖流,口感舌
燥道:「盼兒,我們……」卻是禁不住欲望一下將楊神盼那絕挺俏的惹火身材擁
入懷中。

  楊神盼出人意料的未做任何動作,靜靜的赤著一雙白嫩美足側身坐於床上,
任由趙啟一雙大手緊緊將她按入懷中,抱緊,深擁,耳鬢廝磨。

  趙啟真正抱得懷中佳人之時,感受著其軀體之上的冰冰低涼體溫,竟爾是出
奇的欲火稍消,連忙緩下手中動作,伸手輕輕撫瞭撫楊神盼那白皙芊美的項背,
柔聲訝道:「盼兒,為何身體如此寒冷,當是練功出瞭岔子?」

  「郎君,卻不打緊的,我是千年玄冰的奇寒體質!」楊神盼此時好似猶有心
思未曾傾吐,朱唇輕啟,在趙啟耳旁輕輕說道:「神盼看的出來雲傢姐姐頗為喜
愛郎君。」

  趙啟聞聽懷中神女佳人忽而將話題極為突兀的調轉至雲韻身上,不由「嗯」
瞭一聲,道:「盼兒何故突然作此感想。」

  「明神功乃雲傢姐姐獨脈相傳之絕密法門,若無雲傢姐姐傾心相助,想來郎
君無法將玄功修至小神通六重領域。」楊神盼的極靜好聽的聲音裡漸漸的有瞭一
絲感觸,一對美眸忽而凝視趙啟道:「雲傢姐姐是個苦命人,如有機會,郎君還
需好好待她。」

  此前趙啟曾關乎雲韻出身一事數次問詢於她,但卻不知為何雲韻一直都是緘
口不語,如今有機會窺得雲韻身份奧秘,趙啟自是求之不得,又知曉其中定然隱
藏著些許巨大隱秘,臉上顯現出少有的凝重之色,正色道:「嗯,我不太明白,
還請盼兒與我仔細分說。」

  「郎君,你可知道,雲傢姐姐的父母雙親此時此刻盡都被關在大雄寶寺的玉
窟佛牢之中嗎?」

  「什麼……」楊神盼口中凝神靜氣說出的這一番話語卻不啻於平地驚雷在趙
啟心中猛地炸響。

  「原來如此,無怪乎韻兒在此之前會在大雄寶寺被七玄脈黑風堂一脈設伏拿
住,居然是為瞭營救自己的雙親。」趙啟腦子裡飛速運轉並且消化這一從楊神盼
口中聽得的驚人消息,稍稍一陣沉吟,認認真真的對著睜著一雙明亮美眸的楊神
盼說道:「盼兒,待我事瞭之後,此事我會盡心盡力,設法施為,一定確保將韻
兒之雙親父母安然無恙接出!」

  趙啟此前盡數都在神照峰中假冒大佛嫡傳弟子身份,但實則卻連大雄寶寺之
內的結構樣貌都未曾見過,也不知道其內兇險究竟如何,是以也不敢一下把話說
的太滿。

  「郎君有此擔當,也不枉雲傢姐姐竭盡心力赤心相待。」楊神盼微微頷首,
臉色亦現凝重道:「隻是郎君切記,此事需得親力親為,千萬不可交托他人代辦,
戒律大佛神威難測,稍有差池隻怕雲傢姐姐一傢此生再無相見之日!」

  「嗯,我一定會謹慎的!」趙啟忽而雙手捧起雲韻那張絕塵脫俗的清麗臉龐,
柔情萬千道:「盼兒,此刻的我隻想狠狠吻你!」

  「吻為何物?」楊神盼好似未曾理解趙啟話中真意,大睜著一雙美眸微微詫
異道。

  卻見趙啟在楊神盼驚異的目光當中,俯首側臉,張嘴吐息,驀地一口將楊神
盼那分外誘人的柔軟朱唇狠狠吻住。

  「嗯……」楊神盼檀口徒遭趙啟霸道突襲,隻覺腦子裡朦朦朧朧的眩暈一片,
全然不知這世上竟然還有這等男女交心的歡愉之法,微覺喘息著失神片刻,竟是
任由趙啟一條舌頭在滑腔內肆意遊走糾纏。趙啟為求博得佳人歡心,咂舌,叩關,
深入,不斷的賣弄著一應現代吻技,又捧著楊神盼臉頰深深的癡吻瞭片刻,忽而
見得楊神盼此時已是被吻的星眸微闔,暈紅上臉,氣喘籲籲不止,不覺腦中思緒
炸開,一陣無論如何都阻擋不瞭的洶湧欲火自小腹當中猛地狂沖而上。

  「郎君不可!」恰在趙啟控制不住體內那洶湧而上的劇烈的欲火,掰開懷中
楊神盼那一對白嫩腿兒,便欲抬胸挺腹直接奪取懷中佳人初貞之時,楊神盼倏而
伸出一根白皙的纖嫩手指,輕輕巧巧的點在趙啟檀中穴腹部之上。

  趙啟隻覺腦子裡沉沉一陣,襲來一陣如潮睡意,不由身形一震,歪倒在懷中
佳人的溫熱懷中,漸漸的意識開始模糊,視野逐漸迷離………

  楊神盼赤足盤腿坐在床上,伸手輕輕的撫摸著趙啟臉龐,目光堅毅而柔和輕
輕說道:「睡吧,郎君,放下心中一切塊壘,漫漫的長夜就要來瞭。」

  是夜,嚴寒霜降,北風以凝!

上一篇:【位面獵奴之F/A】(01)【作者:何米奇】
下一篇:【晨曦冒險團】(27)【作者:逛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