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推薦 精選

【我和三姐的親密關系】

分类:家庭亂倫   人氣:99999+


上一篇:【哥哥的貓耳女仆】

下一篇:【蕩婦瑞敏】


我和三姐的親密關系
  

  
作者:doctor/dahaison  
排版:mssj1984
2006/12/06首發於:幼香閣  
2007/10/13發表於:風月大陸  
  

  前言:

  我在《心慌》三篇裡,經常提到我的三姐和艷艷,有的朋友想知道我和她們
的故事。

  其實我寫瞭《心慌七日》後,第二篇就寫的《我與三姐的親密關系》,看過
我的拙文的朋友,思路都能連貫起來。這裡的朋友可能沒看過,所以有疑問很正
常。

  我將《我與三姐的親密關系》和《三姐的禮物》合並一起,填加瞭一些成人
內容,重新發上來,供大傢批評。

  


                (一)

  常言道:眼不見,心不煩!

  這句話用在我對待幼女的心情再恰當不過瞭。

  我自己感覺著我還是個正常的人,四十多歲,事業有成,孝順父母。雖然這
兩年有瞭幾個銀子,但也沒換老婆。除瞭辦戶口身份證從為進過派出所,甚至連
交通規則夠不曾違反過。

  但就有一樣兒,見瞭小姑娘就心慌,我是說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或者在外面
單獨遇到的時候,就會邪念頓生,隻要有機會總是想盡一切辦法接近她,哪怕隻
是簡單地撫摸一下頭,或者拉拉胳臂,熟悉的可能抱一抱,再熟悉的就逗她玩玩
兒,撓撓癢癢,捏捏屁股,但最期望的還是能看一眼她的小屄屄。

  我對小屄屄有著至高無上的喜愛。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在我童年時代,
孩子是八歲才上學,那時也沒有托兒所幼兒園,所以大街上的孩子很多,男孩兒
女孩兒一起玩耍,看屄屄的機會也很多。長大瞭以後,雖然也能遇到小女孩撒尿
的情況,但畢竟是大人瞭,不能駐足欣賞,稍微感到遺憾。若是自己的親戚有個
女孩兒,那還能不好好看看,彌補一下我的心理缺陷?

  就說我那年春節回傢,初二去我三姐傢,和三姐聊天,翻出瞭傢庭相冊看,
有我們姐弟幾個的,有全傢的,也有姐姐他們傢的,翻出她女兒艷艷小時候的,
突然有一張令我的心跳驟然加快。一般都是男孩兒采取那樣的姿勢照,露出小雞
雞,很少見女孩也那樣的,所以看到那小屄縫心裡就癢癢半天,愛不釋手。

  男女的差別就在這裡,小男孩十來歲光著屁股滿街跑,沒覺得怎麼得;要是
小女孩兒也那樣,我相信好多男人的目光會盯著那迷人的小縫。就像幾年前看到
一篇文章說的,在奧地利首都普魯塞爾中心廣場不是有個著名的雕塑嗎,一個小
男孩兒拿著雞雞撒尿,這背後的故事就不說瞭,大傢都知道的。

  後來有些女權運動者呼籲男女平等,要求也應該造一個女孩兒撒尿的雕塑,
這個提案還真通過瞭,就在男孩旁邊加瞭一個蹲著撒尿的女孩兒。可是觀光者看
瞭總是覺得有說不出的滋味,看到小男孩兒撒尿,隻會覺得天真可愛,可看到女
孩下面射出的那一道水流,往往容易產生不該有的想法。

  艷艷五六歲之前三姐帶她來過幾會回。每次來瞭就會帶給我不少歡樂,也帶
給我不該有的心跳的感覺。

  有一次我抱著她,突然撒尿瞭,小縫裡射出一道水流,真想低下頭去喝,就
是夠不著。然後我說我給她擦,——這種事我是願意效勞的。

  擦的時候就扒著看,其實我也沒怎麼使勁兒扒,三姐姐知道我是故意想看,
心疼她閨女瞭,拍瞭我一下頭:“這麼大瞭你還改不瞭那毛病?!”

  什麼毛病?就是小時候喜歡抱著鄰居的女孩兒看屄屄的毛病,好幾回三姐看
見瞭。有一回可能是把小女孩兒弄疼瞭,哭著去找她媽,搞得我好沒面子。後來
她媽來找我媽媽說這事兒。我在一邊斷斷續續地聽見幾句,媽媽說:“小孩子懂
什麼?!”

  聽三姐這樣教訓我,頓時臉上就火辣辣的。

  “看看怕什麼?”我哪能這樣被教訓啊,從小傢裡就我一個男孩子,受寵慣
瞭,姐姐們也不敢把我怎樣。“那毛病還不都是叫你逗引的?!”

  我這樣說,三姐臉紅瞭,朝向一邊,不敢面對我。

  三姐似乎在沉思。

  我也被三姐的沉思帶進往事的回憶中……
  



                (二)
  
  我有三個姐姐,大姐下應該有個哥,聽媽媽講生下來就夭折瞭,所以大姐比
二姐大四歲,後面都是二歲隻差。

  我不到十一歲時,我大姐就出嫁瞭,所以傢裡就隻有兩個姐姐,二姐勤勞吃
苦,三姐懶,調皮但和我關系最好,也因為年齡差距小。所以我和三姐玩耍的時
候多。

  十來歲的男孩兒就對女孩撒尿感興趣瞭,在街上經常遇到,瞅上兩眼,還怕
被旁邊的大人看見。但我沒想到能看到三姐撒尿的景觀是那麼美!

  一次我和三姐去挖兔菜,在一個壕溝的凹坡處,我猛然發現瞭三姐正蹲著撒
尿。

  我的目光一下子就掃到瞭三姐那十分醒目的地方,它比我在街上看到過的任
何女孩的屄都美,怎麼個美?當時形容不出來,反正覺得它比任何一個屄都更像
屄!就是說,它更符合我意念裡的那個屄!

  當時心就撲騰撲騰地跳,心裡說看到屄瞭!因為很意外,所以很驚喜!

  “看著人!”三姐這樣說,分明沒拿我當外人。

  我警惕地想四周張望,沒發現人,再回頭看時,三姐已站起來,在她提起褲
子的瞬間,我看到瞭她光光的,迷人的三角區,那是我對女孩外生殖器的最初印
象,就是鼓鼓的三角下一道縫。

  那是我多麼幸福的日子啊!看鄰居女孩兒的小屄被發覺幾次以後,我就膽怯
瞭。幸好有姐姐,可是自己的姐姐總是不好意思。心裡想看三姐兩腿間的那個寶
貝兒,在姐姐面前又不好意思說出那個“屄”字來,就說“我想看……你的”,
或者“我看一眼”,三姐就明白瞭,十回有八回都成功。

  三姐也不是立刻就脫下褲子讓我看,磨蹭一會兒,羞羞答答地找個沒人的地
方,蹲下裝作撒尿,有時候真尿出來,有時候根本就沒尿。那個年齡也知道姐姐
那兒不是供人觀賞的,所以看的時候也不是趴在地上直直地盯著看。大約離開她
幾步,隻要能看到就一不也不多走。還要註意周圍又沒有人,我可不能讓別人看
見三姐的寶貝兒。

  從看見三姐解褲子的那一刻,心就突突地狂跳,每一次都在心裡嘀咕:真的
嗎?真能看到嗎?

  退下褲子的時刻往往是最羞人的時刻,我要是一直那樣盯著她看,三姐很有
可能就不幹瞭。

  我就環顧一下四周,留給三姐一點時間,讓三姐蹲下,也不敢太久,怕錯過
瞭春光乍泄的大好時機,再轉過臉來時,一幅‘春點杏桃紅綻蕊’的美景就呈現
在我眼前瞭!那瞬間的視覺刺激是巨大的,渾身血液立刻就湧動起來,湧向特定
的部位,便產生瞭一觸即發的沖動。

  可那印象太深瞭,一輩子都忘不瞭啊!

  三姐蹲著的時候,眼睛往往不是註意我,而是向四周觀望。她膝蓋往往比平
時撒尿時分開得略開一些,使得兩腿間的光線不至於太暗,在兩條白嫩的大腿的
牽扯下,那兩片豐滿的,最容易引起視覺刺激的肉唇恰如其分地開放著,間隙不
大不小,再大就顯得太猥褻,再小瞭就覺得不解饞。

  白嫩的唇泛起春色,粉紅的蕊透著嬌嫩,也勾引著我最原始的欲望。當薄薄
的尿流沖開那紅紅的小花瓣時,再也無法掩飾它的羞澀,發出“呲——呲——”
美妙的音樂……

  那才叫閉月羞花呢!

  當時就是不明白,三姐撒尿時,為什麼流到屁股上,完瞭還得擦,真麻煩,
哪有我們男孩兒方便!

  我就一報還一報,也叫三姐看我的,當著她的面翻起包皮,露出紅紅的頭,
羞死你!!

  可惜那樣日子也就不到兩年,後來三姐撒尿就開始躲我瞭,我估計當時她可
能長出屄毛瞭,所以才不好意思讓我看瞭。

  我手淫大約也是從那個年齡開始的,從此後我手淫時就有瞭想象的對象,至
於肏屄的概念很模糊,似乎有似乎無,誰也沒見過,誰也沒實踐過,隻是從罵人
的話裡反映出一些意念的東西。

  那時我狠人傢罵我:“操你姐姐!”尤其那些沒姐姐的這樣罵,我就覺得吃
瞭大虧,就上去和他拼命!

  奇怪我是在我的印象中沒見過我二姐的屄。那以後我又看到過好幾回三姐撒
尿,當時覺得有姐姐真好,可以看屄,就是罵人時吃虧瞭。

  那個年齡在性意識這方面,男孩女孩都是一樣的,都是朦朧的,都好奇。但
我沒有想到三姐有一天在傢裡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突然提出肏屄玩兒。別說
是真做,單單聽姐姐說出那兩個字,就興奮不已,因為姐姐們很少說臟話。

  可是說歸說,真行動起來難,我想三姐當時也是好奇,是想把肏屄這種模糊
的概念用現實證明一下。

  三姐說提出那念頭以後,靠著炕沿立著,並沒有馬上行動,氣氛緊張著,我
總不能扒姐姐的褲子吧?

  猶豫瞭一會兒,三姐說:“你別出去說,啊?”

  我說好。我見三姐真的要來,我興奮無比,然後三姐就還是那樣靠著炕沿立
著,把褲子退到大腿上我看到三姐那誘人的縫。卻害怕瞭,聽三姐說:“來”,
我才湊過去,彎著身子觸上去,好象觸到瞭,隻感覺到兩股間嗖——的一陣兒快
意,我兩腿發軟,差點跪倒。

  頓時,我們倆都很緊張。

  過後我回憶起那一陣兒爽,覺得真不可思議!太神奇瞭。

  三姐再一次囑咐我不要說出去。

  可不知道為什麼,那以後三姐在也沒要求和我肏屄,可我老想瞭。

  不過我們經常相互看對方的生殖器,那時,我的包皮可以翻起來瞭。三姐第
一次看見我把包皮翻起來時很吃驚:“哎呀,怎麼這樣?疼不疼?”

  三姐也讓我看,但她不是在任何場合都讓我看,隻有在撒尿時讓我看,或者
當我要求看時,三姐就裝做撒尿。好象在撒尿以外的場合讓人看屄,或者暴露出
屄有一種犯罪感。

  大約是那年麥收過後,二姐和三姐不知道因為什麼打瞭一仗,還動手瞭,媽
媽很生氣,罵三姐,當然不能先罵二姐,二姐大嗎,三姐委屈地哭,爭辯,媽媽
就打瞭她,三姐就氣得跑瞭出去。然後我聽見媽媽又埋怨二姐,二姐也哭。

  直到晚飯三姐也沒回來,我就害怕,以前就聽說誰傢閨女為瞭賭氣跳井的,
上吊的,我怕三姐出事,吃瞭飯我就去找,終於在一個麥草垛邊上找三姐,我叫
她回傢,她不回,還在生氣,我不敢離開,怕三姐想不開,陪瞭她一會,三姐叫
回傢給她拿吃的,我高興極瞭,就跑回傢拿瞭快玉米餅子和蔥,那時也沒有好吃
的。

  天已經黑下來,三姐就是不回傢,我一直陪著,後來困難覺得太晚瞭,不回
不行瞭,我們就一起回傢,把三姐領回傢,我有一種成就感。

  那年代我們一傢人睡一個炕,就兩幢被褥,爸爸做木匠,經常在外,我和媽
媽一個被窩,兩個姐姐一個被窩。

  那天因為兩個姐姐打瞭仗,都賭氣,誰也不和誰一個被窩,媽媽就叫我和三
姐一個被窩,二姐和媽媽睡。

  那時姐姐們穿褲衩睡覺,男孩兒到十四五歲還光著屁股睡呢。

  三姐還在生氣,面朝墻躺著,我躺在一邊,和媽媽睡好象應該的,和姐姐睡
覺得不自在,好象誰也不碰誰。

  就在那天晚上,半夜裡,我覺得三姐在玩弄我的雞雞,把我弄醒瞭,我感覺
到她的手還在那兒。雞雞正硬著。

  三姐知道我醒瞭,手不動瞭,半天,我們誰也沒有睡,我翻瞭個身,碰到三
姐,我感覺到她和我一樣,光溜溜的,也沒穿褲衩。

  好象兩個人心領神會似的,我三姐就面對面貼在一起,她也往身上貼,我也
往她身上貼。我就開始用雞雞頂她的屄,頂上去瞭,我們倆身子都繃緊著,就那
樣好長時間堅持著,我和三姐都開始呼吸急促。第二天想起來還心跳。

  到瞭晚上,我們還一個被窩,我們倆好象都不想睡,直到聽見媽媽和二姐那
邊打起酣,我們又開始行動,緊緊地帖在一起,那個年齡也不知道還能肏進去,
隻知道那樣就是肏屄。

  第三天,兩個姐姐就好瞭,我也就回到媽媽的被窩裡。

  隨著年齡的增長,三姐也開始疏遠我瞭,不和我做那樣的遊戲瞭。

  我初中畢業那年,二姐也出嫁瞭。

  三姐沒趕上恢復高考就高中畢業瞭,我上高一時,三姐就有瞭婆傢,是個當
兵的,也時回來探親定的婚。隨著長大,那些和三姐的性遊戲的經歷有時不敢回
憶,想起來怪難為情的。

  如果僅僅是童年的遊戲也就罷瞭。可怕的是我對三姐的依戀隨著年齡增長已
經轉化成對三姐的性傾向。

  準姐夫回部隊半年後就復員瞭,他來我傢的機會就多瞭,那時我正準備高考
瞭。

  一天我下晚自習回傢,屋裡漆黑漆黑的,剛進屋突然聽見炕上有動靜,有金
屬的碰創聲,我正害怕,看見準姐夫從裡屋出來,問我放學瞭,我說學放瞭,然
後三姐也出來,他們就出去瞭。

  我的心就開始劇烈地跳,我一進裡屋就問到一股濃鬱的性氣息。

  我的心開始慌亂,我意識到曾經發生瞭什麼,我心生起一陣兒嫉妒,憤恨,
同時也興奮著,我開瞭燈,似乎想找到一點證據。爬到炕上,四處端詳,忽然看
見卷起的被子下露出一點佈,我扯出來,見是三姐的褲衩,上面是濕的,那氣味
我在無熟悉不過瞭。

  那是男人精液的氣味!

  立刻,在我腦海裡出現這樣一個概念:“三姐被人肏瞭!”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時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大姐二姐出嫁我沒有感覺,也
許那時我還小。

  我受不瞭別人罵:肏你姐姐。

  可現在三姐真的被人肏瞭。在我的意識裡沒有三姐會叫人肏的概念,怎麼會
呢,三姐,是我的三姐啊!怎麼會叫人肏瞭呢?

  不一會兒,三姐回來,一進屋就徑直上炕,我知道她是沖她褲衩來的。

  她看到她的褲衩不在原來位置,從我背後一把搶過去,然後不輕不重地打瞭
我一捶,準備下炕。

  這時,我突然就一下子摟住她,叫瞭一聲:“三姐?”

  我也說不清當時怎麼瞭,心裡覺得冤屈,我的聲音帶點哭腔。

  我什麼也沒做,就那樣抱著,三姐一動不動,一聲不吭,住瞭一會兒,我放
開三姐,什麼也沒說。

  那以後我沉默瞭,媽媽也看出來,問我怎麼瞭,是不是學習太累。

  三姐也話少瞭,尤其在我面前,我們倆不敢朝面,都相互躲著。

  從媽媽和三姐平日對話裡我知道,三姐到秋天就要走,我聽瞭很不是滋味。

  幸好我考上瞭大學,那是我們村第一個大學生,傢裡氣氛好多瞭,三姐也高
興的整天笑,和我的話也多起來。

  就在我要報道的前幾天,不該發生的事發生瞭!

  那天晚上,隻有我們倆人在傢,本來說話說得好好的,突然有一陣誰也不說
瞭,然後又奇奇怪怪兩人的目光對到一起,那是姐弟間從來沒有的對視。

  接下來,氣氛驟然緊張瞭!要是誰說一句話也好,要是誰沒事找事走一個也
好。

  可誰也沒走。

  我的心跳的好難受!

  突然,三姐關瞭燈。

  我不知道哪來的那股勇氣,立刻撲到三姐身上……

  一陣慌亂之後,我扒下瞭三姐的褲子,可當我也退下褲子時,我發覺我不行
瞭。

  根本就沒硬起來,過分的緊張導致的結果。

  淡淡的光線下,我看到三姐那兒已經長出毛毛。

  三姐大口大口地喘氣,我激動地壓上去,用那軟軟的東西擠壓著三姐屄上。

  奇怪的是,雖然沒勃起,竟然也射出來。

  我頓時陷入瞭無比失落的境地。

  也許是上帝對我們的懲罰吧。

  第二天我惶惶不安,很後悔,很沮喪,我盡量出去,找同學玩兒。

  直到我走,我們再沒做過。
  



                (三)
  
  上大學後,盡管我後悔過,自責過。但每當看到書上亂倫的字眼,我都會興
奮。

  想起來那次為什麼沒肏進去,太傷自尊瞭!

  雖然對三姐還有想法,但畢竟大瞭,覺得亂倫不時什麼好事。所以我不敢面
對三姐,實在難為清,假期裡回傢也不到三姐傢去。三姐回來我說完話就躲開。

  我畢業分配到沿海城市,兩年後我結瞭婚。當我第一次看到老婆那個時,我
怎麼也看不出美來,怎麼也不能和小時候三姐的屄聯系在一起,簡直不是一類東
西!這也叫屄?!毛太多,小陰唇顏色太深。

  三姐在我結婚第二年,第一次來看我,那時,她又抱養瞭個女兒,因為頭胎
是兒子,她一直想要二胎,但幾次都被迫放棄。那年我兒子也剛出生。

  盡管事情已過去多年,但我和三姐單獨在一起時還是有點別扭,這是我依然
喜歡三姐。一般地講姐弟間是看不出性感的,可我不是,我看三姐就很性感,三
姐長得也確實好看,三個姐姐她最高,一米七的個兒。

  那天,我和三姐突然在茅房裡相遇,她正蹲在便盆上。

  見我進來,三姐微微一笑,我剛想退出,一想也沒有什麼必要。就在一邊洗
手,仿佛又回到童年的時刻。

  從那天起,漸漸地,我和三姐之間又有瞭一種感覺,也許那感覺從來就沒消
失過,兩人在一起也不再尷尬。

  我相信,在我對三姐有性傾向的同時,三姐對我也有,從那次她主動關燈就
能判斷出來 .

  現在,三姐好像也在等待打破僵局的機會。

  我,好象不隻一次地幻想肏姐姐:我的陰莖插到三姐姐的屄裡……

  機會終於來瞭,那天老婆到附近縣城辦事去瞭,說晚上才回來。

  老婆走瞭以後,我突然開始心慌,三姐的表現也反常起來,說話很溫柔,不
像是姐姐對弟弟說話。

  午飯後,三姐在床上哄孩子睡覺,我進去,湊過去看。

  “睡瞭?”

  “睡瞭。”三姐說。

  我覺得心跳得好快!

  三姐還趴在那兒沒動,仿佛在等待什麼。

  我把手臂搭在三姐後背上,三姐也意識到瞭要發生事情,但什麼也不說。

  我猛地把她身子翻過來。

  “幹什麼呀?”三姐呼吸急促地說,好象也不覺得太意外,接下來的三姐的
表現更象是早有期待。

  急不可待地扒下她的褲子,分開她的腿。

  長這麼大,頭一次以主動的角色看三姐的屄,尤其興奮!

  不是我吹,三姐的屄真的很好看,三角區域很凸,毛毛隻長在陰甫上,大陰
唇上很少,白白的很豐滿,當然小陰瓣已不再是粉紅的,但我還是喜歡。

  我近似下流地扒開三姐的屄看著,好像要找回童年的感覺。

  “有什麼好看的?”三姐難為情地說。是啊!哪有弟弟這樣扒著姐姐的屄欣
賞的!

  我俯下頭親瞭一口,調過身子。

  三姐好象沒敢想弟弟會真的肏她,我相信她想過,但沒想到會真的,尤其是
過去多少年瞭.所以當我壓上去時,三姐顯得好慌!

  還沒肏進去就氣喘籲籲……

  說實話我也很慌,喘不上氣來,自己都不敢相信真的要肏姐姐瞭……

  我找準瞭位置,好象對那次失敗的報復似的,狠狠的刺進去……

  三姐微微閉著眼睛,張著嘴輕輕的感嘆一聲。

  我發覺三姐的陰道裡早已準備不少淫水。

  亂倫的刺激令我們格外興奮,我猛裡地抽動,從進入的那刻起,三姐表現出
瞭姐姐不該有的興奮,甚至說放蕩。

  她不住地感嘆!不時地呻吟出聲,那感嘆是對我性器官的贊美!

  我們被彼此的興奮相互感染著,那天我的陰莖也格外爭氣,奮力穿刺瞭那麼
久,依然感到底氣充足。

  三姐壓抑著呻吟,顯然在弟弟身下發出那種呻吟是很難為情的,但是卻不得
不發出來。

  在我痛快地把精液射到三姐陰道裡的那一刻,三姐幾乎要喊出來。

  我非常痛快,和老婆都沒這樣痛快過,我支撐著身子,看著三姐,我相信她
也達到瞭高潮,她依然在氣喘.我覺得我當時臉上一定是一幅很得意的面容!

  隔瞭十幾年,三姐終於真的讓我肏瞭一會!

  真他媽的刺激!真他媽的過癮!!

  …………
  



                (四)
  
  這已經是兩年前的事瞭。

  那以後,我和三姐又做過很多次,每一次都是那麼刺激,那麼興奮。

  …………

  眼下,我見三姐紅著臉沉思著,心裡有種說不的得意,真想把三姐壓在沙發
上。不過,我的心思更在艷艷身上。

  我兩手抱著艷艷,舉過頭頂,在她小屄屄上親瞭兩口:“就是喜歡嗎!管得
著?對不對,艷艷?”艷艷咯咯地笑,那時她才不滿兩周歲。

  放下艷艷,讓她自己玩兒去,我湊到三姐眼前,和她面對面:“是不是叫你
逗引的?”

  “壞東西!”三姐笑著一把推開我,“從小你就壞!”

  哈哈!三姐又一次被我打敗瞭!

  從那以後三姐就掙一隻眼閉一隻眼瞭,知道我也不可能對艷艷作出過份的事
情。

  我隻要一有機會就欣賞艷艷的小屄,總想伸出舌尖舔舔那粉紅的肉肉。其實
小女孩沒有性意識,也就沒有防范的概念,並不會意識到你再對她做什麼。當然
我也不會對她做過分的事,望著她那稚嫩的身體,就像剛剛生出的豆芽,知道嫩
卻不忍心吃,總是盼著它再長長,再長長……

  五六歲的艷艷最可愛,嘴巴也甜,不時地叫著“舅舅,舅舅”,隻要你給她
個笑臉兒,她就沒大沒小,老纏著你,在你身上一刻也不停地鬧,經常把我的褲
襠搗鼓得盛起來。有時拿著東西往我嘴裡送,我就連她的小手指一起咬住,稍微
疼點她就叫起來。為瞭哄她高興起來,我就讓她咬我的手指,將食指伸進她小嘴
裡,心裡的感覺又好像不是指頭……

  當需要某種刺激的時候,我就讓她坐在我腿腰的彎曲部,硬起的雞巴隔著褲
子頂在她小屁屁上,故意逗她高興,那樣她就來回晃動的身子,好像給我雞巴做
按摩,好舒服!幸虧我歲數大瞭,要是十幾歲那陣子,非被她‘按摩’出精來不
可。

  老婆那時已經到外市找瞭份不錯的工作,三姐來是受媽媽的囑托,來特地照
顧我幾天,從小在傢被疼愛慣瞭,媽媽不忍心讓我自己做飯,所以三姐來瞭,我
就享福瞭,比老婆還好,在老婆面前得裝大男人,在姐姐面前可以當小弟弟。孩
子們不在跟前,我就像小時候那樣,趴到三姐背上:

  “姐姐,好姐姐,給我做好吃的吧。”

  “哎呀——你幾歲瞭?”三姐依然像哄小弟弟,把握得手從她脖子上拿開,
我就轉過臉去,在三姐臉上親一下,三姐就趕緊從我的懷裡解放出來,不然我就
會有更多的要求。

  當有欲望的時候,我還是那樣趴到她背上:

  “姐姐,好姐姐,我想肏你瞭。”

  “哎呀——你這不要臉弟弟!”

  “我要姐姐就行瞭,要臉幹什麼?”

  通常這種關系不被人理解,姐弟間怎麼可以這樣呢?可是發生瞭以後也沒覺
得怎麼內疚啊,不潔啊什麼的。就像我小時候那年代,沒有現在這樣開放,什麼
也不懂,聽說誰誰兩口子曾經是同學,也是不理解,同學怎麼成夫妻呢?怎麼好
意思啊?!

  無論和誰,初交以後的第一次面對面總是難為情的。想想怎麼真做瞭呢?真
的做過瞭嗎?有時想起來也不大敢相信我真的肏瞭姐姐。常瞭以後也不覺得難為
情瞭,姐姐還是姐姐,弟弟還是弟弟,隻不過增加內容而已,而且這內容還很刺
激!

  “姐姐,晚上我摟艷艷睡吧?”

  三姐說好啊,可真到瞭睡覺的時候,三姐又顯得不太樂意。

  “放心吧!”我說,“我還能怎麼樣她嗎?”說完,又覺得自己心裡那點兒
骯臟想法還得表達出來。於是又試探著說。

  “反正又不是你親生的。”

  “不是親生的也親啊,小狗小貓從小養大還親得不得瞭呢。”

  “知道她父母是誰嗎?”

  “知道。就是後街上那個劉……你出來這麼多年瞭,說你也不知道。”

  “那……養大瞭人傢再要回去怎麼辦?”我真想說還不如給我呢,多少年就
有抱養一個女孩兒的的想法,隻是政策不允許。

  “那就看孩子自己瞭,大瞭她願意跟誰就跟誰吧。”這話一出口,三姐臉上
略過一片傷感。

  晚上三姐給她洗瞭澡,她興奮在澡盆裡不出來,一個勁兒地撲騰水,等她鬧
夠瞭,我把她抱出來,給她擦幹身子。

  “艷艷,今晚在大床上睡吧?”我盯著她那小縫,看上去更像個屄瞭。

  “好!”她高興地在床上跳幾下。我心裡就更美瞭,恨不能也上去蹦幾下!

  三姐給她喝完奶,一會兒她就睡著瞭。

  和三姐看瞭一會兒電視,心早已按捺不住瞭,我說睡吧,三姐說:“我怕她
半夜醒瞭哭。”

  “不要緊,哭就送過去。”見三姐還有顧慮,我就安慰她:“放心吧,我就
是喜歡喜歡她唄,從小都是大人摟我睡,從來沒摟著小孩睡過,兒子從小就不讓
摟。”

  提到小時候,便想起瞭那次……

  “還記得小時候咱倆一個被窩兒……”我湊到三姐耳邊挑逗著。

  三姐神秘地笑著。從小就喜歡三姐這樣神秘的微笑,因為它總是讓我得寸進
尺:“說實話,你當時想不想我肏進去?”

  三姐羞得不知所措,在我大腿上掐一下:“快去睡吧,討厭!”

  我洗漱完畢,往臥室裡走的時候,心就開始劇烈地跳,其實我並沒打算做什
麼壞事,那麼小,還是自己的外甥女,我能做什麼呢?所以各位看官,如果你期
望我奸淫我的外甥女,那是不可能的,你就到此為止吧,別往下看瞭。

  從來還沒有摟著這麼小的女孩兒睡過,脫衣服時興奮得不得瞭。隻剩下褲衩
瞭,猶豫瞭一會兒,還是不脫吧。

  替她正瞭正枕頭,望著她熟睡樣子,俯下頭親瞭親,躺下,把這個小肉蛋蛋
摟在懷裡,和這麼小的女孩兒肌膚相親,還是頭一回,不好說是性感,隻是覺得
特別舒服。怪不得小時候媽媽就願意摟我睡呢!

  既然已經摟在懷裡瞭,就體會體會她的肌膚吧,這樣也不算過分吧。我記得
小時候媽媽摟著我,臨睡前總是習慣性地摸摸我的蛋蛋,在我們那一帶農村裡,
大人喜歡小孩兒也都是這樣,無論在街上,還是在哪裡,看見鄰居抱著個小男孩
兒,就湊過去逗逗他,伸手摸摸蛋蛋,那表示喜歡,也讓小男孩兒的主人感到有
兒子的自豪。

  也有發生誤會的時候,一般是外村的,見瞭又認識,不問人傢抱著的是個男
孩兒還是女孩兒,伸手一摸,感覺異樣,自己很尷尬,主人也不好說,趕緊誇獎
幾句,離開後暗暗地慶幸,無意中摸瞭個小屄兒……

  這樣想著,手慢慢地從她後背上滑下去,小孩的肌膚真可以用如脂如膏來形
容,尤其那小屁股,肉感很好,軟軟的,抓在手裡像抓著一個成熟女人的乳房。

  從她大腿外側轉移到內側,心跳就開始加速瞭,再移幾寸就是小屄屄瞭。

  停頓瞭一會兒,並不是不敢摸,也不是不想去摸。當你面對一種美,一種你
向往已久的美的時候,你會因崇拜而產生對它的敬畏。

  多少次想做賊一樣窺視,多少次像色鬼一樣把手伸進幼女的私處,每每這個
時候,就有一種東西在擊打著我心靈深處。

  從十來歲開始產生性意識,到對姐姐產生性傾向,在我童年的蒙昧時期,像
俄狄浦斯一樣,我對大自然所強加的這些違背道德的欲望毫無所知,待我長大以
後,我發現我的這些欲望已無法克制瞭。

  艷艷那均勻的呼吸所產生的氣流,溫馨地撒在我胸脯上,帶給我的卻不是我
對她的父愛的體貼,而是一種欲望的上升,我幾次都想把那不該有的欲望壓抑下
去,但幾次它又生起來,在這種欲望的暗示下,我的小指慢慢地脫離瞭群體,趨
向那感覺異樣的肉唇,在它的帶動下,另外四個指頭也開始向那裡移動,像是一
群狼在包圍一個獵物。

  當小指感覺到起伏凹凸的時候,我身體另一個部位也被充分地激發瞭……

  中指陷落在小溝裡的時候,就再也不想移開瞭,漸漸地埋進去,輕輕地劃動
起來,澀澀的,沒有成熟女人的那種潤滑感,更想是在探索它的成長過程……

  我越來越感到有退去褲衩的必要。

  抬起頭,端詳瞭她一會兒,睡得好香。

  好想去親親它,也許略微過分瞭一點兒,但也能說的過去,不就是喜歡喜歡
嗎?

  於是,我緩緩地向下移動身體,拱進被窩裡,輕輕地分開艷艷的腿。

  我虔誠地俯首下去,如同教父親吻他的信徒般地湊到她小屄上,親瞭一下,
嗅到那裡散發出的幼香,深深地吸瞭兩口氣。再一次湊瞭上去,黑暗中,伸出舌
頭,用舌尖試探著那縫裡的內容……

  要是艷艷會做性夢,那今晚一定是一個美好夢境瞭。

  褲衩被充漲得很大,自小腹以下,感覺到體內熱乎乎的發脹。

  重新回到原來的位置,再摟過她來,把那熱乎乎的發脹的部位貼到她身上,
心想就這樣摟住她睡一晚上,也是難得的美事。

  可是摟瞭一陣感到不行瞭,必須超越某種境界才能睡著。從九歲學會手淫之
後,好像不玩兒雞雞就不想睡,而一旦玩起來不超越那種境界還睡不著。

  寂靜的深夜裡,好象隻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要是艷艷是我的女兒,我會怎
麼做?我會進一步對她猥褻嗎?我會摟著她想入非非嗎?

  可惜我沒有女兒,我不知道那樣的感覺,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遺憾。

  接觸一下也過分嗎?即使有點過分,隻要不進去,就不會傷害到她,何況她
在無意識中,也不會對她造成心理的傷害。而且身體的某個器官發出的信號,讓
我覺得接觸一下的迫切感。

  松開懷裡的艷艷,將她放平的時候動作故意加大,見她毫無醒來的意思。在
這個時候,對好人來說,怕要用相當的勇氣來支持下面的行動,但對我這個畜牲
來說,隻需要將褲衩脫去就可以瞭。

  扯過我的枕巾,輕輕地鋪在她屁股下面,然後翻身上去,拱著被子,身子下
形成一個大的空間,依稀能看見被我分開的兩腿和那隆起的陰阜……

  腰臀向下彎折……

  在這種姿勢的支配,不再需要用手拿著器官,而且在正常性交的時候我也一
向不喜歡用手拿著往裡送,除非不得不那樣。我喜歡最本來的,像自然界的動物
交配那樣,經過一番探索順其自然的進入……

  接觸到瞭,蜻蜓點水般地愛撫著她的小屄屄,像小時候雨後赤腳趟過泥水般
地愜意。記得我第一次在意識清醒下的,沒有通過手淫的射精就是在這樣接觸時
發生的。可現在沒有那時那麼敏感瞭,隻有插入和抽動才會到達那樣的境界。

  我註意著艷艷的反應,就算她醒來,朦朧之中她也不會意識到我在做什麼,
不過即使真的想插入也不大可能。在這樣的判斷支持下,我將那輕微的愛撫變成
實實在在的親密觸動,試探著將龜頭埋進那向往的縫裡,好像感覺來到她那不太
明顯的入口處的凹陷……

  心越來越激動,陰莖的悸動越來越頻繁。

  稍微增加的力量不至於進去吧?

  試著頂瞭頂,果然,感到龜頭被前面的障礙擠扁瞭,不能再用力瞭,不然肯
定會撕裂她那稚嫩的陰門兒。

  我也不敢那樣堅持,怕控制不住真的抱著豁出去的想法沖進去……

  稍微抬抬身,讓龜頭自下而上劃上來……

  開始的那美好的心情變成瞭一種折磨!

  想進又不敢,不進又滿足不瞭龜頭對小屄的渴望!

  艷艷啊!你要是現在十一瞭該多好啊!——不!哪怕你九歲,舅舅今晚也豁
出去瞭!大不瞭讓三姐把我當作畜牲罵一頓。可那年當我把雞巴插進三姐的屄裡
時,在別人看來我已經是畜牲瞭,但我不後悔!

  因為那種強大的心理刺激不允許我後悔!而讓我後悔的是小時候三姐在被窩
裡和我做操屄遊戲的時候,我還不懂得插入,真他媽的苯!其實也模模糊糊地意
識到應該能肏進去的,不然都長雞雞算瞭,幹嗎女孩兒還要長個屄!

  射瞭吧,射到她的小屄縫裡,貼得緊一點射,即使屄眼兒再小精液也不可能
一點都進不去……

  這樣想著,用一隻手支撐著身體,另一隻手開始手淫,竟然沒費多大功夫,
那快要沖出的緊迫感就產生瞭,我再一次彎下腰臀,龜頭實實在在的頂在小屄溝
裡,瞬時,一陣陣劇烈的沖動蓬勃而出,身體幾乎失去支撐……

  太危險瞭!差點就捅進去瞭!

  艷艷出聲瞭。我趕緊下來,叫瞭她一聲:“想尿尿嗎?艷艷?”

  “嗯”她朦朦朧朧地呢喃著。

  “舅舅抱你去尿?”

  “嗯。”

  我披上睡衣,抱起她,順便給她擦瞭一下,朦朧中的她也沒有發覺,去瞭衛
生間,開瞭小燈,不止於刺著她的眼睛。

  我勾著頭去觀察,沒有發現血跡,也就放心瞭。

  把她重新放回到床上,她很快就回到夢鄉。我摸摸她原先躺著的地方,雖然
鋪瞭枕巾,依然濕透瞭,床單上有一塊濕潤。忍不住再起身,湊到她小屄上,聞
到一股濃鬱的精液的氣味,才心滿意足的躺下。

  穿好褲衩,將身子躺實落瞭,體內的緊張已經消除,暫時不想理身邊的小肉
蛋,不知不覺地睡過去……

  以後艷艷兩年沒有來,原因是她上學瞭。

  我回老傢見到過她,都是過年見的時候。孩子變化很大,對我來說,最大的
變化就是疏遠我瞭,好歹用東西哄著叫瞭幾句“舅舅”,摸瞭她一下頭,心想往
後就更懂事瞭,那樣的機會不會在有瞭。

  九歲那年,三姐一傢就搬到縣城住瞭,三姐夫是個很有本事的人,別看人長
得不好,當初我媽媽不同意三姐這門親事。可三姐有福啊,從小在傢裡就懶,找
瞭個婆傢兄弟們多,也和氣,基本不用她下地幹重活。

  三姐夫開始修車,賺瞭一筆,後來又在縣城開瞭傢飯店,生意逐漸壯大,日
子更好過瞭。
  


                【完】心慌七日和本篇文章都看瞭,兩篇文章都是很好的。心慌沒有看過,不過這篇就寫得很不錯,支持瞭~絕妙的亂文.描寫真實.細膩.應該是經歷過的事.支持!寫得很不錯,非常的貼近生活,就喜歡寫實類的亂文瞭,亂而不假沒看過心慌七日,但這篇個人認為寫得很好,有真實感哎,我什麼時候要有個這樣的姐姐就好瞭,羨慕樓主啊,啊哦小時美好的記憶揮之不去就須圓願姐弟的親情終於滿足小弟心願支持寫的不錯啊,給人一種真實的感覺,謝謝樓主的分享啊寫的不錯啊,給人一種真實的感覺,謝謝樓主的分享啊

上一篇:【哥哥的貓耳女仆】
下一篇:【蕩婦瑞敏】